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零美发人生 第一百四十四章 白日做梦
    邵聪站在楼梯的拐角处,自己的母亲与佳欣的谈话,他听的一清二楚,身旁是死死拉住的他的奶奶。

    “她走了,你可以下去了!”老太太松开他如释重负的说道:“你别怪我和你妈想了这么一出,奶奶对你有怨气是不假,可是对那丫头片子现在却总是喜欢不起来了。”

    “奶奶,我说了,我的腿跟她没有关系!”邵聪有些失望的看着老太太:“您和我妈一直不和,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却达成了共识,果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话不假。只是,不知道,佳欣的做法是否真的达到了您和我妈的目的?”

    “她早晚有一天会知道,如果这个家不欢迎她,就算她挤进来,也不会幸福!”说完老太太一步三晃的回了房间。

    邵聪扶着楼梯栏杆艰难的来到客厅,一步步朝李婉云走去,李婉云听见动静,抬头一看,邵聪已经来到了她面前,满脸的失望,眼神里带着愤怒,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昨晚明明答应过我,不会告诉佳欣我受伤的事情的!”邵聪一开口就咄咄逼人:“可是你刚才都说了什么,我以为你会心疼我,你会站在我这边,却没有想到,你竟然和奶奶一起伤害佳欣。”

    不等李婉云说话,邵聪冷笑一声接着说:“这么多年,咱家在外人看来,一片祥和,爸爸是这个县城最知名企业家,财运亨通,生意都做到了大上海,叔叔在京都有名的大学里任教,爷爷是退伍军人,这个县城谁不羡慕咱家,一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好模样。可是我从小就不喜欢这个家,因为太没有人情味了。咱们家不过是顶着一顶和谐的帽子,其实到处都是问题,爷爷致死都没有跟我爸解开疙瘩,叔叔三年五年都不回来一次......如今,你是不是也想让咱们母子之间多一条沟壑?”

    “只是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最善良,殊不知您还有这手段,也怪不得您能成为邵世峰的枕边人!”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说完转身就走,完全没有给李婉云辩解的机会。直到李婉云看着邵聪出了家门,这才起身追出去。

    “聪聪...儿子...你去哪?”李婉云拦在邵聪面前:“去找佳欣吗?”

    “我回我自己的住处!”邵聪目光空洞,越过李婉云,不知道看向哪里。

    “你那里连个人都没有,都已经将近一年没有住人了,你怎么能回去?不行,赶快给我回屋去。”

    李婉云上前拉邵聪,却被邵聪一把甩开:“我在这里憋的慌,透不过气!”

    “聪聪,今天是除夕,你爸爸一会就回来,你奶奶还在楼上等着,别耍小孩子脾气。你已经十九岁了。”

    “您还知道我十九岁了?还知道我长大了?那我为什么连自己的事情都做不了主?”

    李婉云被邵聪的话噎住了。她知道,如果说我都是为你好,那么接下来将是更激烈的争吵,那样只会把自己的儿子往外推,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所以,安抚最重要。

    “是妈妈不好,是妈妈错了,可是我真的是心疼你,你是我的儿子,伤在儿身,痛在娘心,那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李婉云红着眼圈,“聪聪,听话,看在今天是大年三十的份上,陪父母在家过个年,好吗?”

    *********

    佳欣是从邵聪家一路走回家的,不是因为三轮车太贵,而是她有很多不解的问题需要思考。

    佳欣虽然没有当过母亲,可是李婉云护子的心情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就好比佳成将来若是因为哪个女孩子把自己搞的满身伤痕,那么就算是胆小如鼠,逆来顺受的木春华也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只不过,每个人的方法不一样,邵聪的妈妈是个聪明大气的人,她没有把事情搞的更难堪,是为了给大家都留下面子。

    木春华正忙碌着午饭呢,准备的比较简单,毕竟她以为是自己一个人吃,可是没有想到,碗筷刚刚摆到桌上,佳欣推门进来了。

    脸色不是很好看,像冻的,也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你回来了?怎么,没留你吃饭?”木春华赶紧又添了一副瓦碗筷,寻思着,以邵聪妈妈对佳欣的喜爱,不能不留她吃饭啊,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嘴上却不敢这么说,她拿着碗筷笑嘻嘻的看着佳欣说:“不过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刚做好饭。”

    佳欣点点头,坐在桌前,看了一眼桌上的菜,红烧带鱼,凉拌海带,还有一个丸子汤!

    “妈,再把酒拿来!”

    “你要喝酒?”木春华有些不高兴:“难得就咱们娘俩,说说话好了,别喝酒了!”

    其实木春华是看出来了,佳欣有事!

    “是啊,难得就咱俩,喝点吧!”说着,佳欣起身自己去拿了。

    “哎你这孩子...”

    佳欣回到桌上,手里是一瓶红酒,那是她打算送给宋轻轻的,结果师傅还被打住院了。佳欣倒了两杯,一杯留在自己面前,一杯端到木春华面前。

    “来,妈...”佳欣端起酒杯,象征性的跟木春华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喝!”木春华略微舔了一小口,咧着嘴问佳欣:“这什么酒,这么难喝?涩的。”

    “你就叫它...葡萄酒吧!”说着佳欣又喝了一杯:“这酒不醉人,没事!”

    “再不醉人,它也是酒,既然是酒,就会醉。不过是喝多喝少的问题,要不然它怎么不叫水呢?”木春华看着佳欣,有些担忧的说道:“有啥事,跟我不能说吗?非要喝酒?”

    佳欣故意忽略掉木春华的后半句,笑的花枝招展:“妈你总抬杠...但是这酒比白酒的度数低多了,真没事,过年嘛,高兴...破例喝一次!”

    佳欣也不顾木春华阻拦,一杯接一杯,一杯又一杯,直到喝到自己趴在桌子上,才算罢休!

    木春华看着佳欣,心里别提多心疼了。可是她又不敢问,也不敢多说一句。

    木春华起身把佳欣掺到房间里,把她弄上床,盖好被子,然后就在床边坐着看她,听着她即便是醉了,却还是一声一声的叹息着。

    “是妈无能,没能让你生在大富大贵的人家,一切都得靠你自己!”木春华抹着眼泪:“妈知道,你今天一定是受委屈了,但你不说,妈就当做不知道。可是话说回来,这邵家在这县城虽然有头有脸,可是我闺女差啥啊,我们啥都不差,何况现在不过是搞个对象,以后咋样谁又说的准呢!你妈我这一辈子就这样窝窝囊囊的过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一样。”

    这些话,佳欣听不到,她睡着了,睡熟了,做了个梦,梦见邵聪跟她说这辈子都不分开。

    佳欣以前听过一个说法,说人为什么会做梦,并且还希望梦想成真,那是因为人在潜意识里有太多的担忧!

    不知睡了多久,佳欣醒来,朝窗外一看,天还大亮着呢。外面鞭炮声,烟花声不绝于耳。佳欣苦笑:原来是个白日梦。

    木春华熬了小米粥,放了枸杞和红枣,听进佳欣房间有动静,赶紧推门进来。

    “醒了?喝碗粥吧,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没吃几口菜,肚子里肯定空了!”

    佳欣点点头,然后假装不经意的问道:“那个,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电话打给我?”

    木春华知道她问的是谁,但是又不好说真话,怕佳欣失望,只好支支吾吾的,佳欣心中明了,不再追问,出去喝粥了。

    刚坐下,电话猛不防的就响了,吓了佳欣一跳,她放下勺子,犹豫了好几秒,才起身去接。

    “喂...”

    “佳欣...”

    电话一接通,邵聪就迫不及待的喊佳欣的名字。

    “佳欣,你还好吗?”邵聪担忧的问。

    “你...都听到了对吗?”佳欣问。

    “你也知道我就在楼上对吗?”

    “我答应你去你家,你怎么会不在家等我呢。”佳欣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从来没有食言过!”

    “我替我妈妈跟你说声对不起。佳欣,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会跟你说那些,好在今天我爸不在,不然...”

    “都过去了!”佳欣反倒安慰起邵聪:“我能理解大姨的心情。邵聪,这事说起来,是我的不是,是我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学习和开店上。好像一直以来,就是我不断的向你索取,给你带来麻烦,造成困扰,却给予你的很少,就像这次,连你这次受伤都不知道,邵聪,是我不好,可是你不该瞒我的!”

    “是是是,我不该瞒你,要是告诉你了,至少你今天不会这么猝不及防的被我妈...”

    佳欣掉了眼泪,她不是觉得委屈,也不是因为那个梦,是真的觉得自己对邵聪没有足够的关心,即便是现在,邵聪依旧想的是她,就冲这一点,她就觉得自己很不称职。

    “你别哭,佳欣,大过年的,不好哭的!”邵聪恨自己鞭长莫及,没有办法在佳欣身边安慰她:“你放心,无论谁说什么,都不会改变我,这辈子,我都不会跟你分开!”

    原来,白日做梦,并非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