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零美发人生 第七章 偷钱风波
    佳欣理发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即便现在大雪已经停了,但大家也不再想着去镇里了。更有甚者,会有镇上顾客专门跑来找她剪头发!也会有客人提前来预约,知道十里八村就佳欣一个理发师,又赶上过年自然是忙的不可开交,生怕白跑一趟!

    佳欣干劲十足!为了解决废水一事,她想出了办法:本村的剪完就回家去洗头,外村的就实话实话,征求顾客的意见,顾客想洗她就洗,不想洗,就回家去洗。大家都生活在这一带,自然知道这水是弥足珍贵的。本来剪头发就比镇上便宜了,所以也就不做硬性要求了。这样一来,确实省了不少水!

    佳欣的一桩烦心事总算解决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竟也来到了年根儿下。这一天,腊月二十五,天气放晴,卢定武跟人家凑拖拉机到镇上去采办年货。

    人前脚刚走,后脚木春华就拍起了大腿:“哎呀,这个挨千刀的,他没拿钱去干啥啊?这好不容易去一趟镇里,这不是白跑一趟吗?”

    佳欣安慰妈妈:“听说去了好几个人呢,先跟人借点呗,回来再还!”

    “你爸那人爱面子,你指望他张嘴跟人借钱,那比登天都难!”木春华气的直抹泪:“一腊月这雪就没停过,一点年货都没买,好不容易不下了,也有车,他还没带钱,啥也买不回来,到时候这年可咋过啊!”

    “我爸应该不会那么傻吧!”

    是的,卢定武当然没那么傻了。

    去了一整天,傍晚才回来,肩膀上扛着大包裹,手里提着小袋子,看样子是没少买!

    一进屋就先把给佳成买的新衣服掏出来:“佳成,过来,看爸给你买的新衣服,这是一整套的,看看喜欢不?”

    佳成拿着衣已经往自己身上穿了,一边穿一边问:“爸,妈说你没拿钱,你咋给我买的新衣服啊?”

    卢定武身体一僵,用余光去瞟了一眼佳欣,然后迅速逃开。不过正是那做贼心虚的一眼,让佳欣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转身就跑了自己的房间,从床铺底下翻出装钱的袋子。

    数钱的时候,她的双手都是颤抖的,那是她辛辛苦苦一点一点攒下的,可是,千防万防,没有想到,最该防的那个竟然是自己的亲爹。

    整整少了五百块!

    佳欣差点就被气哭了,那是她要剪多少头发才能挣回来的!怒不可遏的冲到卢定武面前,她颤抖着双唇质问道:“怎么?逼婚不成,就想这样的法子了吗?”她实在是看着对方是自己的父亲,才忍着没有把“下三滥”三个字说出口。

    此时,怕是木春华也明白了究竟发生什么了!她同样不可思议的看着卢定武,然后一拳锤在他的胸口上:“有你这样的当爹的吗?你知道你闺女为了还你彩礼,她这些天都是怎么过的吗?早上天没亮就得起,晚上十一二点才睡,你看看她那手,满手的冻疮,你怎么忍心?”

    卢定武大臂一挥,就把木春华弄的一阵踉跄,佳欣眼疾手快的去扶,还没站稳,就听卢定武咆哮道:“她自找的,怎么不把她的手冻掉了啊,这样她就再也不能瞎折腾了。卢佳欣,你还不知道吧,你不仅在十里八村出名了,连镇上的人都知道卢家坳出了你这么一号人物。”

    佳欣扶着妈妈,把眼泪生生的憋回去了,她不能哭,不就是五百块嘛,五百块看清一个人,这个教训值了。

    “呵!”佳欣冷笑:“爸,你是怕了吗?”看着卢定武轻轻皱了下眉头,佳欣继续说:“眼看着找我剪头发做头发的人越来越多,钱也越挣越多,你是心慌了吧?”

    卢定武不说话,他知道自己理亏。

    “佳成就在身边看着,你身为父亲就是这样教育他的,就是这么给他做榜样的吗?”佳欣重生回来以后,极善诛心:“有你这样的父亲,你信不信佳成迟早会吃牢饭?”

    “你胡诌什么?”卢定武暴跳如雷,抬手就要往佳欣脸上扇。

    佳欣钳住他的手腕,一把甩开说道:“怎么?你还打上瘾了是吗?”

    “他是你弟弟,你竟敢诅咒他?”卢定武怒目圆瞪。

    “他以后成什么样子,我比你清楚!”佳欣看了一眼佳成冷冷的卢定武:“那你敢不敢告诉我弟弟,他现在身上穿的那身新衣服,还有你今天买回来的所有东西,都是你偷拿了我的辛苦钱给他买的?你敢不敢?”

    佳成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姐姐还有爸爸妈妈,八岁的孩子,早就清楚他们在争吵什么,于是他怯怯的问:“爸,姐姐说的是真的吗?”

    偷?

    卢定武不能接受这个字眼,他认为这个字实在是太过恶毒。

    “卢佳欣,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啊?挣钱了就六亲不认了吗?我是你爹,你竟然说我偷了你的钱,你真是丧良心啊!”卢定武上前把佳成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小脸哄着他:“别听她的,她挣的钱本来就是要给我的,我不过是先拿出来花了一部分,爸怎么会做偷钱这种事呢,没有的事!”

    佳欣又笑了,这回不是冷笑。

    “佳成,你听见了吧,妈你也给我做个证!”说着佳欣转身回了自己屋,然后把装钱的那个袋子拿出来,走到卢定武面前说道:“爸,既然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说你没偷拿我的钱,你是花了自己的,对,这话这样说也对,反正这些钱我迟早是要还给你的,那今天这五百,就当是我提前还你的一部分。”

    “你...”卢定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被佳欣钻了空子。

    “我这里已经赚的差不多了,如果你急着用钱呢,我都可以提前给你。只不过,还要麻烦您给我写个收据!”佳欣提溜着钱袋子在卢定武面前晃啊晃。

    父女两个人对峙着,卢定武不去拿那些钱,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卢佳欣,十六年来,他第一次在自己女儿面前吃了瘪,不,不是第一次!

    “不要吗?”佳欣挑着眉问道:“那就把那五百块写个收据吧!都说亲兄弟,明算账,父女也应该不例外吧!”

    卢定武依旧站在那里不动,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了。

    “不写也行,那我逢人就给她们讲一遍你是如何偷了我的钱的。”佳欣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出去了!

    木春华看着地上大包小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边是自己的女儿,如今他们的关系这么僵,这可咋办呢!

    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佳欣把炉膛里的火压灭。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正南方,有三颗星星连成直线。老话讲,三星正南,就要过年!不知道,她重生的第一个年,到底能不能过的消停!

    木春华死活不同意佳欣一个人住在仓房,佳欣也同意了,现在冬天,这么冷,万一感冒发烧的,就得不偿失了!

    回了自己的房间,一眼就看见床上放着的收据!佳欣拿着字条叹了会气,在炉子上烧了热水。水开之后,她用热水烫了烫手,然后在生了冻疮的地方擦了凡士林,又放在炉火上烤。当那种钻心的疼痛侵袭她的时候,佳欣竟然开心的笑了。这一世,终于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

    传统习俗来讲,二十六,炖大肉!那天一早,木春华就在炉子上准备好了。肉是昨天卢定武去镇上割回来的!

    他一大早就去挑水了,他不光要把自己的水缸挑满,还得帮奶奶挑,他就是这么孝顺的一个人......这么想着,佳欣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妈!”佳欣喊正忙的不可开交的木春华:“昨天那些年货应该花不了五百块吧!”

    佳欣心里寻死,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一刀肉了。其他的无非就是花生瓜子块儿糖之类的,就算给佳成买了衣服,也不会把五百块都花了。

    “可是,昨晚上我洗衣服,你爸兜里我都翻遍了,没剩下啊!”木春华不知道佳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哦,想起来,他不是还扯了几尺布嘛!”

    佳欣没再说话。她已经猜出来了,这次的事情并非只有卢定武一个主谋,恐怕在背后出谋划策的那个,是少不了奶奶那一份的。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佳欣知道这几天会格外的忙。果然从二十六那天开始,烫头发的特别多,一大把火夹子几乎全部用上,依然供不应求。

    木春华忙着准备过年的东西,也没帮上什么忙,那几天是佳欣自剪发以来最累的。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本村的都已经剪完了,因为要忙年,外村的自然也不会太晚,所以八点钟以后基本就没人了。

    只是佳欣这几天每晚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都会突然惊醒。

    醒来以后她就会把钱袋子找出来,然后抱着睡!这个时候,不能出岔子,因为过完年就没有生意了。

    佳欣笑自己: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