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零美发人生 第五十章 父女战争
    木春华机械的点着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忧,毕竟,去年因为剪头发这事,佳欣就和卢定武闹的挺僵,希望这回不要生出什么事端!

    但是现实往往要比想象的还要残酷百倍,千倍!

    卢定武从佳欣奶奶那里回来,一身的酒味,醉醺醺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有人就告诉他说:“定武啊,你家闺女回来了,听说她在城里一边上班一边上学,还挺辛苦的,不过估计是挣钱了,我看她大包小裹的没少买!还是你有福气,这么年轻,就享了姑娘的福了!”

    这话打耳一听,倒是好话,可是在这卢家坳谁不知道,当初卢佳欣跟他这个当爹的不仅断绝了父女关系,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退了婚。让他老卢家在全村人的面前抬不起头。现在说起这话来,听不出一丁点的羡慕,倒是十足十的挖苦和嘲讽!

    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发难,只是闷头了喝了几杯酒,就回去了!

    一进屋,卢定武没有看见佳欣的影子,于是他可屋里找,一边找,一边忍不住骂:“你回来干什么,有种你死在外头,不是跟我断绝关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挣钱了?哈,是挣钱了是吧,你以为我稀罕...”

    声音越来越大,几近怒吼,家里的东西、锅碗瓢盆被他叮当作响的摔打着,那副样子,就是找不到人不肯罢休的样子!

    木春华上去薅住他的胳膊,低声下气的说道:“你要干嘛,喝醉了就去炕上躺着,睡一觉,佳欣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能不能消停点,你是老子,她是儿,你还真能跟她一般见识,她说断绝关系,你就真的不让她进这个家门吗?”

    卢定武一把推开木春华,推的她接连几个踉跄,最后扶在了水缸沿上才得以稳住身体!眼前的金星还没散尽,卢定武就又吼了出来!

    “我就是不让她进家门,她不是能吗?不是会挣钱吗?”卢定武吞咽了下口水,指着木春华骂骂咧咧:“是谁给你的胆子让她进来的,你又皮紧了是吧,我一天不在家,啥事你都能做主了...”

    佳欣不知道啥时候站在门口,听着卢定武那些不堪入耳的谩骂,她不后悔回来,要不然她还看不到自己的妈在家是一副什么样的受气样子呢,以前他的打骂也有,但是远没有这么频繁,看来自己离家的这一年,他倒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卢定武气不过,刚喝酒不大一会,这会酒精又有些上头,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卢佳欣,他脚底划圈一般的走近木春华,像提溜小鸡仔一样把木春华一把拉起来,质问道:“那死丫头去哪了,说!”

    这时候木春华到希望佳欣不要回来,否则卢定武这个样子,一定会让佳欣吃亏的!可是目光一转,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卢佳欣,她惊慌失措,失声叫道:“佳欣...”

    卢定武缓缓的转过头来,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但是佳欣毫不畏惧,还没等他有任何动作,说任何话,佳欣手疾眼快,拿起水瓢,从水缸里舀了一瓢冷水,一点都没带犹豫的全泼到了卢定武的脸上!

    然后佳欣干净利索的把水瓢扔进缸里,嘴上也没闲着,她淡淡的问:“酒醒了吗?”

    卢定武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这么冰冷彻骨的水泼到脸上,酒自然醒了一大半,只是他后知后觉的发现,泼她冷水的竟然是卢佳欣!

    “你个死丫头,你找死呢。”说着卢定武就朝佳欣扑过去。

    佳欣一把推开木春华,自己也迅速闪到一边,卢定武扑了个空,似是不甘心一样,转过身又朝佳欣扑过来。

    “你今天若是敢动我一下,我就报警,让你大过年的在看守所里过!”佳欣嘴巴跟竹筒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说着:“你别忘了,我跟你断绝关系了,你要是敢打我,试试看!”

    卢定武在接近佳欣那一刻,听到这话,立马停住。他一直知道卢佳欣自有吓唬人的一套,他本来半信半疑,可是佳欣的后一句话,还是让他迟疑了!

    “你还报警?你报啊,你报啊,警察来了也是先抓你。”卢定武底气不足:“是你先拿水泼我的!”

    “我好心帮你,你怎么还倒打一耙,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了。”佳欣哼了一声:“我不过是帮你醒酒,万一你在醉酒的情况下,把我和我妈打伤,打残,你有没有想过你下半辈子会怎么过?”

    听了佳欣这话,卢定武一机灵。

    佳欣倒是中气十足,继续说道:“你不让我进家门,你有什么资格,这个家是你和我妈的共同的家,我跟你断绝关系可没有跟我妈也断绝关系,就算你离婚,这个家也有我妈一半,你以为我是回来看你的吗?”

    卢定武被卢佳欣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没想到,这孩子出去一年,这嘴是越来越凌厉了,他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心里憋的这口气,他是咽不下去!

    “你少在这睁眼说瞎话,这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置办的!跟你妈有什么关系,她除了下地干活啥都不会,还想分我家产。想的美!”卢定武拍打了一下自己满是冷水的外套,呵斥道:“杵那干啥,还不给我找件衣服!”

    卢定武话音未落,木春华就巴巴的要去找衣服了,佳欣拦着木春华,怒视着卢定武:“你自己不会找吗?”

    “衣服平时都是她洗她叠,我哪里知道放哪了!”卢定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我妈啥都不会,这转眼你就得用人家。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佳欣白了卢定武一眼:“我看你就是平时打骂她惯了,既然你这么瞧不上她,跟她离婚啊!”

    “你给我滚出去!”卢定武指着外面:“你以为你是谁,用的着你来褒贬我!离婚,想的美,你已经让我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一次了,你还想再坑我一回是吧?”

    佳欣冷笑,她早就料到卢定武这样的男人不过是徒有其表,长的高大蛮横的样子,其实不过是色厉内荏外强中干而已。

    “行了,别的我也不想跟你多说了!”佳欣看了看时间,她已经大半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这会肚子正饿的厉害,“妈,给我下碗面条,或者熬点粥,都成,我饿了。”

    “哎哎哎...”木春华连声的答应着,就去准备。

    卢定武这次倒是没拦着,他目光在佳欣身上打量半天,觉得这丫头确实比以前更加精神了,穿着打扮都不像是村里人,莫非真的挣钱了?

    他狐疑的看了佳欣良久,这才大言不惭的说道:“想吃我的喝我的?拿钱来,我可以让你在家过年,但是一天的伙食费,一百块!”

    一百块?

    “你咋不去偷?这个你不是最擅长了嘛!”佳欣嘲讽他。

    两个人之间你来我往,毫不相让,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这是积攒了几辈子仇恨的人,真正是一丁点的父女感情都没有。

    “你个死丫头,你再给我说一遍?”卢定武狠狠攥紧拳头,仿佛佳欣再多说一个字,他就立马一拳挥过去!

    在他眼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他的女儿了,她是一个专门跟他作对,长了一副利嘴,还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嚣张丫头。

    对,她早就不是他女儿了!

    这么一想,卢定武觉得也没有必要对她手下留情,这一年多来自己和家人受的委屈,也该让这丫头尝尝!

    “你想要钱就直说,用不着拿伙食费来说事。”佳欣早就看出了了卢定武的愤怒,:“你放心,我不会在家过年,明天我给村里人剪剪头发,后天我就走!”

    佳欣知道,即使自己真的厚着脸皮在家吃一顿年夜饭,那也不会是一片齐乐融融的大团圆景象,奶奶一定会阴阳怪气的意有所指的敲打她,卢定武更是不会给她好脸色,与其这样,她到不如离开,干嘛要在这里找不痛快,反正惦记的人也看到了。

    “你后天就要走?”木春华看着佳欣,这人还没走呢,她就已经眼中有泪,她现在才发现自己是有多无能,大过年的,竟然不能让女儿在家过个好年!

    “妈!”佳欣笑的明媚,她不想让妈妈担心:“我就是回来看看你,看到你就已经没有什么牵挂的了!”

    木春华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生平第一次恶狠狠的瞪着卢定武,大声吼道:“你还是男人吗?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容不下,大过年的,你让她上哪里去,你就不怕全村人笑话你?”

    “全村人谁不知道她早就不是我的闺女了!”卢定武丝毫没有悔意,眼睛里满是愤怒的恨意:“我放她进这个家门,已经够对得起她了,还想留家里过年,想都别想!”

    “你要是让佳欣走,我就跟你离婚!”

    木春华终于忍无可忍,但是情绪却出奇的平静,这不是威胁,不是退而求其次的要留佳欣的一个办法,此刻,她说的全部是真心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