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绝品仙尊〕〔开局一品侯爷〕〔硬核厨爸〕〔美漫杀手日常〕〔战婿归来秦朗苏倾〕〔带个地道系统打鬼〕〔穿越从全真教签到〕〔车游记〕〔从火影开始做幕后〕〔林平张静主角〕〔我在名门正派做妖〕〔我能看到所有BOSS〕〔我女友是up主〕〔斗罗之白虎傲世〕〔豪门奶爸张楚苏青〕〔徐方〕〔乔玉〕〔陈青夏雪〕〔林清然顾墨轩〕〔豪门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10章青釉的怪异2
    ,

    咦,人类小姑娘,对啊,果然看见青釉大大太高兴,差点把正事给忘了,瞧它这记性。

    想到那个人类小姑娘,星星没由来的就是一阵心虚,它也算好心办坏事,本来是怕她喝了丽麂水,之后会肚子疼,特意跳入水底寻了一株育沛,希望她佩戴在身上,免受肚子疼的苦楚,那里想到把育沛扔上岸的时候,出现了失误,直接把人给砸昏过去了。

    陶瓷现在如果醒着的话,肯定会痛哭流涕,真心不容易啊,总算把她记起来了。

    “青釉大大,我能不能拜托您一件事,我刚刚碰到个人类小姑娘,一不小心把她给砸昏了....”。

    星星咽了下口水,心里想好措辞,踌躇再三开口道:

    “您能不能帮忙看一看她身体出了什么状况,死了没有,还有没有救活的可能?”。

    星星也不确定青釉大大愿不愿出手救治一个“人类小姑娘”,毕竟人类和异兽之间向来是水火不容的,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他心情不错,同意了呢。

    “嗯,可以,人在那里,带我去看看......”。

    青釉原本看着星星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却不曾想是为个人类小姑娘,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沉默了半响,展颜一笑:

    “本尊倒是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类女子居然能入得了星星的法眼......”。

    以他对星星的了解,它虽然聪明,但生来脑子就是一根筋,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从不会遮遮掩掩的。

    如今,它这般扭捏,居然是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类女子”,这事倒是挺稀罕,百年难得一见。

    莫不是这货情窦初开,看上那人类小姑娘了吧,青釉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这招摇山上就它一只开了灵智,会说话的兽,而且还是只雄的。

    本来,离招摇山最近的堂庭山上有一群白猿能陪它说话的,偏偏又交恶了。

    再远些的地方,星星就没有涉足过,因为它胆子比较小,而且拥有自知之明,在杀伤力上比不得其他的异兽,除了跑得快些。

    狌狌在整片山海陆里,算是比较良善的异兽,没沾染上世俗之气,因为自己的缘故,对人类比较有好感。

    其他异兽手里多少有几条人命,可是星星却没有杀过一个人。

    这会儿,青釉甚至在想,这个所谓的人类小姑娘,说不定就是个突破口。

    “真是太好了,青釉大大只要您肯帮忙,那个人类小姑娘就有救了……”。

    星星眼冒金光,喜不自禁,激动得就连言语都带着几分颤音说道:

    “我待会一定帮你挑个头最大,长势最好的迷谷树枝丫,保管能用上好几百年都不会腐烂的那种……”。

    星星对青釉这厮盲目崇拜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一直坚信着,只要有他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这大概就是来自迷弟的倔强。

    此刻,青釉看着面前激动到不能自已的某只憨兽,嘴角一阵抽搐,默默地移开了视线,一副“我不认识这货”的神情。

    有时候,青釉甚至怀疑星星是不是生错物种了,哪有像这般狗腿的异兽,简直是没眼看了。

    说这货精明吧,它又偏偏憨得跟个二百五似的。

    说它愚笨吧,它却能将自己的行为模仿得惟妙惟肖。

    这一件事情,是山海大陆其他异兽都望尘莫及的。

    精明也好,愚笨也罢,青釉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跟星星相处时,他会不自觉放松身心,感觉到舒服愉悦。

    也许,是因为面前这只憨儍憨傻的兽,没有沾染上世俗之气,拥有一颗赤城之心。

    它单纯得像张白纸一般,就连青釉也不过在上面描摹了寥寥数笔,便不想让“墨汁”,将它染黑了。

    讲真,每当青釉看着星星的瞳仁时,它都是那般清澈见底,没有任何杂质,就像漩涡一般,差点让人沉溺进去。

    曾几何时,青釉为数不多的几次恻隐之心,都是因为面前的星星。

    同样,也是因为面前的傻大个,让天道老儿对他放松警惕心,避免了很多麻烦。

    所以,他对它的情绪,格外复杂。

    有时候,青釉甚至自嘲的想,若是星星是个雌兽,也许自己会爱上它,估计又是一场痴情虐恋。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他天生就身在黑暗之中,对光明这种东西已经不抱任何期待了。

    一个“人”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么会去爱“别人”。

    “啊,青釉大大,那个人类小姑娘不见了……”。

    正当青釉愣神之际,站在他面前的星星,不知何时跑没影了,紧接着就听到一阵石破天惊的叫喊声:

    “咦,真是奇怪,俺明明记得她就是躺在这里啊……”。

    听到这声叫唤,青釉的身形微微颤动了一下,很明显被吓到了,只是变化细微,几乎无法觉察。

    “咳咳……”。青釉的眼眸渐渐恢复了清明,大手微握成拳,靠近嘴边,掩饰住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寻声望去,只见星星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焦急的来回踱步,不时东张西望着。

    许是真的烦躁了,它控制不住自己,一阵抓耳挠腮,那好不容易柔顺的毛发又变得乱糟糟了。

    这让青釉看了,嘴角直抽搐,几乎下意识就想抬手施展个洁净术(清洁术)帮它顺毛。

    可是,男人轻吐口浊气,最终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接着,青釉抬步就往那边走去,咦,软软的,有温度,青釉的脸色微变,身体僵硬在原地。

    他低下头去,只见自己刚迈出去的那只脚踩在一方小小“土墩”。

    定睛一看,青釉隐约可以瞧见“土墩”的左上方,有一小撮黑漆漆打结的东西,其间夹杂着一些“屎黄”色的泥沙。

    那东西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该不会是人的头发吧?

    任凭青釉如何见多识广,也免不了俗,有些风中凌乱了。

    既然是人的头发,那自己现在脚下踩的应该是……

    想到某种匪夷所思的可能,青釉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当他在脑海里联系到星星刚刚所说的,总觉得八九不离十。

    如果,他预感没出错,他脚下踩的应该是那个传说中昏迷不醒的人类小姑娘。

    紧接着,他默默将脚收了回来,同时暗自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踩实。

    青釉现在心里五味杂陈,按人类的部位来看,距离头发最近的是脸。

    常言道:“打人不打脸”,尤其是人类女子,对自己的容貌尤为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