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宠嫩妻:闪婚老〕〔婚婚来迟,大佬要〕〔先婚后爱:隐藏大〕〔王者废婿岳风〕〔至尊强婿周天〕〔都市废婿〕〔至尊强婿〕〔上门赘婿岳风〕〔最强狂婿(又名:〕〔本龙王好害怕〕〔灵契之主〕〔最强狂婿〕〔岳风〕〔最强狂婿〕〔废柴娇妻太倾城〕〔周天〕〔混在帝国当王爷〕〔反派的自我拯救〕〔周天李若诗〕〔本小奴超A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17章简直没眼看
    只见,水镜前,站着只形态迥异的野兽,它的四脚着地,羊身人面,眼睛长在腋窝下面,有老虎一样的牙齿、人一样的指掌,傲然挺立,看着挺威风凛凛的,颇有气势,带着浓重的威压。

    这赫然就是上古凶兽饕餮的本体,青釉并没有说谎,陶瓷整个“人”都是懵圈,一副完全不在状况之中的模样。

    那腋窝下的眼睛呆滞愕然,满眼震惊,仿佛被吓傻了一般,语气间充满了嫌弃,惊慌大叫:

    “这是我?尼玛,这也太丑了吧,简直没眼看了……”。

    陶瓷一开口,字句倒是清楚了,可那声音却犹如婴儿的啼哭声,透着些诡异和稚嫩。

    这一下子顿时就把陶瓷吓得够呛,差点就再度晕厥过去装死。

    可是,不知是青釉的修为太高深,还是他使的诀太管用,导致持久力很强,她脸色苍白无力,额头上满是汗珠,一副虚弱不堪的模样,却始终没有晕过去。

    青釉听着面前人儿的话,挑了挑眉,嘴角含笑道:“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嘛……”。

    他刚刚可是将陶瓷的一系列神情举动,尽收眼底,转而,深邃的眼眸里浮现出一抹兴味精光,稍纵即逝,快得几乎让人捕捉不到。

    有趣,有趣,想当初饕餮一族,哪个不是对眼高顶的,对自己的身份,那叫一个骄傲自豪!

    它们觉得自己的本体威风凛凛,气势磅礴,恨不得无时无刻都维持兽形,让整个山海大陆为自己英姿倾倒。

    可是,如今这只雌饕餮却不同,不但像人类女子那般花痴,而且还对自己的本体嫌弃至极,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

    什么时候,饕餮的胆子如此之小,要知道它们可是上古凶兽,嗜血成-性,残忍无情,号称吃遍山海无敌手,杀伤力巨大,鼎盛时期毁天灭地都不在话下。

    至于,修为的提升全靠吃,吃的越多,破坏力强,就连青釉听闻这件事之后,都有些自愧不如。

    不过,这件事是饕餮一族的密辛,除了它们本族知道之外,没有旁的兽知道。

    就连青釉也是在机缘巧合知道的,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不止适用在人类身上,也同样适合用在异兽身上。

    靠吃提升修为,单凭这一点就太招兽恨了。

    有时候,青釉都怀疑,饕餮并不是什么上古凶兽,该不会是天道老儿的私生子吧。

    不过,仔细想一想,又觉得不对。若是饕餮一族真是天道老儿的私生子,哪里会沦落到族群灭绝的地步。

    青釉的脑海里浮现出诸多想法,但现实中的时间只流逝了几秒。

    他一心二用,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陶瓷那张脸,突然对眼前的雌饕餮有了好奇心,想逗一逗她,看一看她接下来又会做出那些惊世骇俗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说什么,你这人渣再说一遍试试……”。

    陶瓷只觉得“刷”一下子,一把无形的刀,直接往自己心窝里戳,陶瓷觉得穿进山海经已经够惨了,结果连个人类的身份都没有捞到,直接变成一只兽,这让接受了二十五年唯物主义熏陶,一直崇尚科学的她,心态怎么不爆炸,尤其是面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毒舌男,还对她冷嘲热讽,这让陶瓷怎么接受了,直接大呵道:

    “老娘跟你拼了,看我不把踩个稀巴烂,我就不叫陶瓷……”。

    陶瓷化为人形时,她声音清脆动听,犹如泉水泠泠,让人如痴如醉。

    可如今陶瓷化为饕餮本体了,它的声音也变了,每说一句话,就像听阵婴儿的啼哭。

    虽然,嘴巴里的语句清晰可闻,但却让人感觉瘆得慌。

    尤其是当陶瓷情绪激动时,那声音犹如凄厉,真感觉魔音绕耳。

    话落,陶瓷便直接一个跳跃,直接将面前的青釉给扑倒在地了。

    青釉显然也没有料到陶瓷居然会如此大胆,说扑倒就扑倒,微微有些愕然,猝不及防之下,几乎下意识往后仰去。

    陶瓷那胳肢窝下的眼睛下意识眯了起来,不经意流露出狡诈神色。

    就是现在,找准机会,直接用脚掌一踢,用尽全身力气,直接攻击青釉的下盘。

    陶瓷没想过让面前这位白衣男子断子绝孙,只是现在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无论是现代男人,还是古代男人,下盘都比较重要,若是哪天没用,就等着断绝香火传承吧。

    眼前这个美男,一身白衣飘飘,气度不凡,清逸温润,像极了那些修仙文里的大佬出场的模样,没准还是个男主呢,自带光环的那种。

    不得不说,陶瓷的脑洞开得可真够大,无形中洞悉了真相。

    青釉现在端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架子,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这神仙颜值是怎么长的,明明是个性格恶劣的毒舌男,现在她愣是下不去脚,总有几分“怜香惜玉”的心思。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陶瓷的错觉,盯着青釉看久了,总觉得男子的笑容十分虚假,好似刻意戴面具一般。

    “陶瓷,你是在玩火自焚,别以为你是只雌兽,本尊就不敢打你了……”。

    此时,青釉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了,他就算再瞎,也看出来了,陶瓷的目的不是扑倒自己,而是攻击下盘,给自己一个教训,面色有些严肃,气急败坏道。

    青釉的记性好,几乎过目不忘,再加上耳力惊人,陶瓷恼羞成怒下说的话,他居然一字不落的全记下了,尤其是她的名字。

    “你装啊,怎么不继续装了,你脸上的笑容真丑,真虚伪,比我这只饕餮恶心多了……”。陶瓷虽然不知道面前的男子是谁,但是打嘴仗,膈应人,她还没输过。

    青釉心里惊骇万分,面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带着几分冷厉。

    “定……”。只见,青釉心念一动,催动丹田里的灵力,继而大呵一声,陶瓷的脚掌就硬生生停在离青釉下盘只有一寸的地方。

    整只饕餮仿佛被时间定格住了一般,半分都无法动弹,似乎连开口说话都成了困难。

    许是刚刚太过气愤了,陶瓷的真身饕餮此时就有些张牙舞爪,面目狰狞。

    青釉这会打量陶瓷的人脸,只见女子面容精致姣好,肌肤白皙胜雪,弯弯柳叶眉,小巧高挺的琼鼻,杏红菲薄的唇瓣,晶莹白润的耳垂,墨发飞舞,倾城之姿可见一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