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全村一起去逃〕〔踏圣途〕〔亿万首席的蜜宠宝〕〔我老婆是女学霸〕〔五个孽徒都想争夺〕〔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某科学的海贼〕〔都市凡人修真〕〔秦烟陆时寒〕〔元卿凌宇文皓〕〔剑名神御〕〔暗影谍云〕〔血色圣歌〕〔奈何湛爷中意我〕〔余生为王〕〔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悠闲的法师之路〕〔隔壁基地有只猫〕〔诸天万界的轮回客〕〔大神别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21章青釉的转变
    !

    其实,星星不知道自己这种盲目崇拜的这种行为,在二十一世纪有个词可以用来形容,那就是“粉丝滤镜”。

    在所有粉丝的眼里,自家偶像全身上下啥都好,哪怕是放个屁都是香的,错的永远不是偶像,而是别人。

    在21世纪,因为粉丝滤镜,过度美化偶像,三观不正的,是非不分,被带歪的比比皆是。

    “喂,本尊劝你还是善良些,别再难为星星了,没看到它都急得差点哭出来了吗???”。

    青釉看着陶瓷那副好奇宝宝,迫不及待的模样,他那颗纯黑纯黑的兽心狠狠颤动了一下,面露似笑非笑的神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说道:

    “陶瓷你若是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本尊就好了”。

    青釉鬼使神差的为星星解围,可把某憨兽感动坏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那模样特别像一只摇尾乞怜的金毛犬。

    就连心里刚刚因为青釉大大熟视无睹而产生的一丢丢小失落,顿时间烟消云散了。

    陶瓷因为无法扭动自己的身躯,那胳肢窝下的眼眸被迫停留在青釉身上。

    只见,面前的男子面若中秋之月,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唇如桃瓣,目若秋波。

    一席翩翩白衣,勾勒出男子那修长挺拔的身材,上面没有繁复的云纹,气质清逸矜贵。

    他的一小部分墨发被通体碧绿的翡翠玉冠微微挽起,剩下的及腰长发如同顺滑锦缎,披散在身后,无风自舞。

    恍惚间,陶瓷仿佛看见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俊美绝伦,圣洁如莲。

    原本,按照陶瓷的性格,有人说她丑,是坚决不能忍的。

    就算不怼得他自闭,怀疑人生,绝不罢休,这是来自一个颜控的倔强。

    之后,就是永久拉入自己的往来黑名单,杜绝一切打击报复的可能。

    哪怕,此时处境尴尬,位于弱势,也可能采取眼不见心不烦,直接闭上自己的眼睛,无视青釉的做法。

    可是,陶瓷就像被蛊惑了一般,舍不得这盛世美颜,一直没有闭上眼睛。

    就像她好不容易拥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舍不得自杀,是一个道理。

    “颜值即是正义”这从来不是句空话,陶瓷怕疼,她想自己不用动刀子,就能拥有张天然去雕饰的脸蛋,只要刻意不去想,原主是那糟心的上古凶兽饕餮身份,自我感觉还是挺良好的。

    “我问了,你就会回答吗???”。虽然,陶瓷被蛊惑到了,但是她可没忘记刚刚青釉的“羞辱”,哪怕心脏怦怦跳,面上却没有显露出什么,翻了翻白眼,口气不善地说道:“别开玩笑,您老刚刚还说我是花痴呢,青釉大大”。

    陶瓷态度“强硬”,怒目圆瞪,好似在说,输人不输阵,就算姐趴在地上,气场也是两米八。

    青釉看着面前这只雌饕餮,怒目圆瞪的模样,意外魔怔了,居然并不觉得诡异,反而觉得可爱。

    “小姑娘,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说呢”。此时,男子那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浅浅柔光,陶瓷愕然,对上青釉的眼眸时,仿佛看到了满满的深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这让陶瓷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两句诗。

    她看出来了眼前这白衣男是个妖孽,此刻恐怕唯有天上那轮皎皎明月,可以与之媲美。

    果然,这男人没安好心,青釉这话的潜台词是你问归问,但回不回答是我的事情,全看劳资心情。

    其实,问或者不问,区别都不大,结果都是受到这白衣男的奚落。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她怎么遇见这么没品,又爱斤斤计较的男人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道貌岸然,表面文章做得足足的,但暗中却给人使绊子。

    陶瓷犹记得,她曾听闺蜜吐槽,陶陶,我告诉你啊,这古代,最盛产谦谦君子了,可比咱们现在这些21世纪的所谓“绅士”品质高太多,而且颜值还高。那脸基本是纯天然,无公害的。

    说到这脸,我不得不提醒你,以后找老公可得擦亮眼睛,现在的男人虽然不像女人明目张胆的整容,但他们还是会偷偷摸摸进行,美其名曰“微调”,微调男实在是要不得。

    陶陶,你若是以后有机会穿越到古代,遇到个绝世美男,就算对他死缠烂打,也绝对不能放过。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嘛,陶陶,我说的话,你一定要放在心上。

    梦想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最终,劝她不要找微调男的那个闺蜜,啪啪打脸了,找了个微调男,而且更为惊奇的是脸上明明动过刀子,却愣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看出来。

    从那以后,陶瓷就知道了,有些话听一听就算了,当真你就输了。

    可是,陶瓷从没有想过,她当初听一听的话,如今居然实现了。

    她真的穿越了,只不过不是穿越到古代遇见美男,而是穿进山海经遇见美男。

    自己对他那张脸挺动心的,只是那恶劣的性格,让人接受不了。

    那她到底追还是不追呢,而且这个美男貌似有点毒舌,讨厌花痴,死缠烂打,应该行不通。

    “青釉大大,您不开口说,怎么知道我不想开口呢”。

    陶瓷暗自瘪了瘪嘴,她突然灵光一现,打算把问题踢回去,这就好比在说“到底是鸡还是先有蛋”这个无解,且能无限循环的问题。

    青釉没想到面前的小雌兽,居然敢反击,毫无准备被这一噎,顿时语塞了。

    他那张俊美的容颜上微微有些变化,笑容看着也没有之前那般自然。

    那声“青釉大大”喊得莫名其妙,并且被陶瓷刻意加重了语气,那如同婴儿般啼哭的声音,瞬间成了亮点。

    “小孩,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被鬼附身了”。青釉愣神了几秒,继而勾起迷人的弧度,性-感的声线带着几分蛊惑道:

    “青釉大大,那是星星的词不适合你,乖”。

    陶瓷的嘴角抽搐,眼前这位白衣男怕有毒吧,“陶瓷”,“小姑娘”,“小雌兽”,“小孩”,这一会儿就换了多少个称呼,他该不会是有啥起名癖好,或是精神分裂症吧。

    这态度和刚刚那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陶瓷并不会自恋的想,青釉之所以这么对她,是因为突然之间发现了自己的好,并且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不适合发生在青釉身上,像这般绝代风华的男人,估计最爱的只有自己。既然不是一见钟情,那就是另有所图了。

    这个,陶瓷就猜错了,青釉不但不爱自己,还极度厌恶自己,只是被男子掩饰得很好,藏得极深,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谁知晓。

    一句“小孩,你这是做什么,该不会被鬼附身了吧”。顿时间让陶瓷的神经紧绷起来,像只炸毛的小喵咪,凤眸微眯,心虚神色稍纵即逝,怒目圆瞪:“白衣男,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忘记吃脑残片???”。

    陶瓷原本是想说,你才被鬼附身呢?你全家都被鬼附身了,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

    可话到嘴边,她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就这般硬生生转了个弯,变成了另一番说辞。

    这具身躯可不是被她这只“鬼”附身了吗?

    陶瓷忍不住想,面前这男人该不会是设下什么语言陷井,就等自己往下跳吧。

    不是陶瓷想要把人想得那么坏,而是青釉给她的第一印象实在是深刻得紧。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看来这古代不止盛产谦谦君子,而且还盛产毒舌心机男。

    陶瓷这话说的出格,其用意有两个,一来是怼青釉,二来是为了试探青釉的身份。

    “青釉大大”这充满二次元的称呼,还是让陶瓷对青釉的身份存了疑。

    可是经过这短暂的接触,她算是看出来,面前的白衣男并不是个好哄弄的主。

    直接了当的问,万一让对方抓到啥语言漏洞的话,那她死翘翘的概率,估计会直线上升。

    想到这里时,陶瓷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冒险了,小小的试探一下还是可以的。

    “本尊有名字,不叫白衣男,名唤青釉”。青釉几乎下意识出口反驳,可是视线落到自己穿着的这身白衣时,他沉默了。

    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觉得这一身白衣格外刺眼,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现在,青釉并不知道这种莫名不舒服的情绪意味着什么,直到很久之后,他渐渐才明白。

    原来,有些人一旦遇见了,命运的齿轮已经缓缓转动了,无论怎么躲,始终逃不开。

    一切看似是机缘巧合。实际上却是命中注定的必然。

    每一次相遇,都是宿命的牵引,或许在芸芸众生眼里,她是他的救赎,实际上他何尝不是她的。

    她成了他的生命中的那抹阳光,为他驱散了所有的阴霾。

    他成了她在这陌生异世里,最初的依靠和温暖,让她不曾感觉到孤单与寂寞。

    “脑残片是何物,本尊怎么从未听闻过”。

    本尊,这称呼挺有派头啊,貌似那些修仙文里碉堡的大佬,都是这么自称的。

    唔,她是不是该考虑现在就抱一下这男人的大腿。

    毕竟,自己现在是上古凶兽饕餮,而且还是没有传承记忆的那种。

    鬼知道,原主有没有在外头招惹过什么祸事,留下什么烂摊子给她。

    而且,饕餮是上古凶兽,小事它肯定不屑动手,能让它动手铁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要不就辱没了它的身份,降低了逼-格。

    陶瓷现在就想,万一原主真留下什么烂摊子,以她的能力估计十有八九是处理不了。

    毕竟,她前世就只是个扑街的三流作家,同时兼职网红吃播,家境小康,父母离异,之后他们各自有了家庭,自己就跟着奶奶相依为命。

    既不是啥十项全能的杀手特工,也没有强硬的军人背景,更没有出身富豪家庭,接受经营教育,拥有众多特长傍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