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言〕〔林羽江颜笔趣阁〕〔地元精气化生系统〕〔我的超级女神故事〕〔快穿之绿茶的自我〕〔从诛仙穿越诸天〕〔契约总裁:冤家甜〕〔无敌医仙战神〕〔偏执夜九爷的心尖〕〔袁太子〕〔退圈后我回豪门兴〕〔从斗罗开始拆盲盒〕〔圣手闯都市〕〔重生之侯门凤女〕〔脉脉春风,冰雪消〕〔权宠农家悍妻〕〔都市极品仙医〕〔我在大唐当咸鱼的〕〔芭提小筑〕〔皇叔宠妃悠着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25章狗男人青釉
    !

    星星不是陶瓷心里的蛔虫,根本不知道她只是想逗自己玩,没打算做什么。

    “嘿嘿,小狌狌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搭理”。

    咦,总觉得这话说的有哪里有不对,陶瓷感觉怪怪的,算了不管了,难得有只异兽怕她,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感觉如此爽快。

    陶瓷笑得越发邪恶了,这画风让青釉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女恶霸调戏良家妇男”的场景,面露古怪神色,颇有一言难尽的既视感。

    很显然,满身长满金黄毛发的星星就是那个良家妇男,陶瓷就是那个女恶霸。

    尤其是这恶霸,刚刚还调戏他了,想到这里,青釉整个人更不好了。

    他知道自己跟星星在相貌上没有任何可比性,面前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雌饕餮也是开玩笑的。

    可是,有些玩笑还是开不得的,青釉的眼底浮现出一丝似有若无的戾气。

    “小雌兽,我没想到你居然轮落到这般饥不择食的地步了,口味如此重,真是让本尊大开眼界”。青釉心里稍微有点不舒服,他立马就表现在行动上了,似笑非笑的调侃道。

    此时,四周一片静默,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饥不择食的陶瓷:“”。

    被饥不择食的对象星星:“”

    星星听着自家青釉大大的话,原以为是自己出头的,当即漆黑如墨的眼眸里流露出兴高采烈的神色,可是细品之下,它猛然觉得男人这是讽刺陶瓷,连同它一块讽刺进去。

    不带这样的,典型的“敌我不分,无差别攻击”啊。

    想到这里,星星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淡淡忧伤了。

    毕竟是青釉大大,某憨兽心里还是有些敬畏心的,虽然它的信仰崩塌了那么一丢丢。

    它不敢过多的发出抗议,因为刚刚因为陶瓷的存在,自己已经做出了很多次出格的举动了。

    现在,已经知道陶瓷的身份,对上古凶兽,它是半点想法都没有了。

    娶饕餮当媳妇,需要很大的勇气,除了它色胆包天,嫌弃自己活得太长了。

    “青釉大大,救命啊,我不想被吃掉”。星星虽然是觉得青釉在讽刺它,可是权衡利弊,某憨兽还是觉得上古凶兽饕餮更可怕点,于是哇的一声的哭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生可怜。

    “喂,小狌狌,你有没有搞错,姐姐都说了不吃你啦,干嘛还找这狗男人求救,是不是眼瞎???”。陶瓷嘴角一阵抽搐,不满地数落道。

    虽然她是挺想吓唬狌狌没错,可是把异兽吓哭到喊救命,这体验绝了,比吃了苍蝇还让人难受。

    狗男人,这称呼没错了,自从知道青釉不是她的老乡之后,陶瓷就有点飘了。

    而且,听一听青釉这说的是啥,饥不择食,口味重,台词倒是挺接地气的,但却不敢恭维。

    哎,讲真的,陶瓷是挺佩服青釉的淡定,也不怕伤害到小迷弟的自尊心,形象崩塌了,让星星从此脱粉,成为职业黑。

    星星沉默不语,身形抖了抖,撇脸不看陶瓷,但是一双清澈的眼眸直勾勾得盯着青釉,表情格外幽怨,愣是站在原地不敢动。

    不是它不想动,而是汗流浃背,紧张到腿麻,身体感觉被定住一般动不了。

    能站着不被吓得瘫软在地,已经是极限了。

    “狗男人嘛,很好,这个称呼有点意思,陶瓷,本尊记住你了”。青釉不怒反笑,邪魅磁性的声线,特别像狗血言情里霸总们的雷人句式。

    陶瓷惊呆了,青釉这狗男人是不是脑子瓦特了,被人骂了居然还笑,没准还有精神分裂症呢。

    听说修仙大佬多病娇,表里不一都属于正常范畴,这样才能衬托他们的高深莫测。

    想到这里,陶瓷狠狠打了一个哆嗦,看向青釉的眼神越发怪异了,甚至有几分微不可察的怜悯。

    “饥不择食,也总好过你孤家寡人强,姐姐我刚刚真是昏头了,居然会觉得你长得倾国倾城,惊为天人”。

    这不,陶瓷刚数落完星星,转而把苗头对准了青釉,对她来说既然这男人不是自己的老乡,那么友谊的小船随时可以翻了,只见女子捂嘴娇笑道:“啧啧,我看你从头到脚都透着股腐烂味,看了让人作呕”。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用眼睛打量着青釉,神色间满是轻视和嫌弃。

    陶瓷也不知道自己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如此对修真界的大佬。

    可正如青釉表现出的那样,这狗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上一秒叫她小孩,下一秒叫小雌兽,鬼知道他下下秒叫什么。

    陶瓷总觉得面前这狗男人,脑洞清奇,有时候甚至跟自己有的一拼。

    老实说,青釉挺对她口味的,只是这男人喜怒无常,而且非常毒舌这点,让陶瓷招架不住。

    按理说,陶瓷初来乍到,猜想着青釉是修真界那一方势力的大佬,在原主没有记忆又摸不清情况的时候,对男人毕恭毕敬,明哲保身,不得罪他,才是王道。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陶瓷这般想的时候,她的行动总快于思想。

    说白了,就是说话不过脑子,控制不住自己。

    更让陶瓷感觉到奇怪是,她除了最开始看到青釉的颜值有那么一丢丢惊艳的心悸。

    如今看着,居然脸不红心不跳,隐隐还生出了几分不屑和厌恶。

    听到青釉说话,甭管三七二十一就是想怼回去,好像天生就看不惯他似的。

    这不科学啊,陶瓷面对颜值高的帅哥美男,通常都是比较宽容大度的,从来没有出现过动不动就怼人的情况。

    刚刚那一幕和谐相处的画面,便是最好的证明。

    有时候,陶瓷甚至生出了种小孩子过家家,无理取闹的诡异感。

    她不知道青釉有没有这种感觉,以如今自己与这狗男人的相处模式,哪怕是有,这厮估计也不会轻易告诉她。

    陶瓷可以肯定,她是个正常女人,面对秀色可餐的帅哥走不动道,甚至产生“怜香惜玉”的想法很正常。

    毕竟,在颜控的世界里,颜值即是正义,这话不是说说而已,别说被美男毒舌,就算被捅上一刀,估计也会心甘情愿的接受。

    陶瓷想,如果不是她出了问题,就是现在这具身体出了问题,有古怪。

    这具身体本能地在排斥青釉靠近,陶瓷不知道这种排斥是只针对面前的狗男人,还是针对所有人类。

    如果是前者那还好,只要不接近青釉就行。以后要是知道狗男人与原主有啥血海深仇,找机会报复就是了。

    如果是后者,那就神经大条了,几乎上升到异兽和人类的层面上。

    那以后自己如何找老公嫁人啊,总不能因为是只伪饕餮,一辈子孤独终老吧,那样也太惨了。

    上辈子,她活到二十五岁,一直母胎单身,连男人的小手都没摸过,到死还是个处,保留着那层膜。

    重活一世,怎么着也不能像上辈子那么窝囊了。

    不然,怎么对得起现在这副从头精致到脚的倾城容颜。

    星星目瞪口呆,甚至连哭都忘了,饕餮姑娘不愧是上古凶兽,居然又怼了青釉大大,刚刚两位大佬相处得挺好,没消停过三秒,居然就剑拔弩张,弥漫着一股硝烟。

    “小雌兽,你说的对极了,本尊全身上下都弥漫着腐朽的气息,让人作呕,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讨厌自己呢”。

    青釉眸光微闪,看向陶瓷的眼眸里多了几分欣赏,她居然把自己看透了,也不知道男人是怎么想的,俊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明明是高贵清冷的谪仙,可口吻却平添了些许阴鸷:

    “可是怎么办,那怕很讨厌自己,依旧活得好好的,逃不开,躲不掉”。

    不知为何,陶瓷听着这话,应该觉得毛骨悚然,汗毛竖起的,下意识后退几步,离青釉远一点的。

    因为,她现在确定了面前这男人就是个心理阴暗的病娇,变-态。

    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却并没有如同自己脑海里预想的那样行事,反而愣在原地,心里突然浮现一股悲凉,似乎能够感同身受,产生共鸣。

    陶瓷的脑子十分清醒,她知道这股悲凉不是自己的,而是从原主身上散发出来的。

    按照正常套路,她现在脑海里应该有那么一星半点的零散记忆。

    可是,没有,啥都没有,那股悲凉感觉,仿佛凭空在她身体里出现一般。

    陶瓷知道人的身体是有记忆的,也就是俗称的“条件反射”,但她没有料到连异兽的身体也有。

    其实,说是条件反射也不准确,毕竟这具身体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刚刚的一股悲凉,平白无故就从心里产生,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也有些莫名其妙。

    “神经病”。陶瓷有种活见鬼的既视感,她也不朝星星的方向去了,顿时间没了逗弄的兴趣,瞥了眼青釉,低咒道。

    接着,陶瓷并没有往后撤回青釉站定的位置,而是选了一个离星星截然相反的方向漫步离开。

    她不想留在这里和青釉多费唇舌,总觉得在这么下去会没完没了,陷入死循环。

    这是陶瓷不愿意看到的,因为没有多大意义,她现在想搞清楚自己这具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青釉大大,饕餮姑娘这是要去干嘛”。星星见陶瓷就这么走掉了,它眨了眨眼,下意识朝青釉问道。

    只见,某憨兽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里雾气弥漫着,鼻涕和眼泪糊一脸,全身毛发皱成一团团的,滑稽又狼狈。

    猛然间梦想照进了现实,星星整只兽都是飘忽的,总觉得格外虚幻。

    “不知道”。青釉紧抿嘴,没有喊住陶瓷,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直到化作一个小黑点,他才堪堪收回视线,清冷答道。

    果然是这样,一旦那只小雌兽离开,他便能感觉到自己的理智慢慢回笼,脑子一下子清明了,所有的思维逻辑回到正常的轨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穿越星际之做个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