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蝗神〕〔太平客栈〕〔洛诗涵和战寒爵正〕〔八荒战神陈八荒方〕〔至尊神帝〕〔诸天最强签到系统〕〔偏执王爷的圣手医〕〔上门兵王〕〔围棋传奇〕〔大神男友有点直〕〔霸道娇妻超有钱〕〔太太凶猛〕〔从九叔电影开始为〕〔洁白之誓〕〔黑石密码〕〔美漫从军团降临开〕〔团宠大佬:妈咪,〕〔南宋大相公〕〔唐时明月宋时关〕〔墨少的小娇妻狠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30章迷谷树下落
    !

    简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单品之一。

    尤其是前几年唐公子的十里桃花被影改,然后一经播出就成了爆款热播电视剧,造成的轰动那是空前盛大的。

    不仅,里面的男女主角红了,热度蹭蹭地往上涨,就连里面的配角也激起了一波水花,有了点话题热度。

    其实,陶瓷并不爱追星,也不是个肥皂剧狂热粉。

    所以,当闺蜜疯狂向她安利时,陶瓷无论从内心还是表面都充斥着抗拒这两字。

    她当时甚至觉得有追剧的时间,自己还不如捧着原著书籍慢慢啃,也就半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事情。

    其实,这也不能怪陶瓷,她养成这习惯也是被逼的。

    谁都知道国产电视剧又烂又长,粗制滥造,跟裹脚布似的。

    陶瓷自己是个急性子,看不了精品电视剧,又深谙国产电视剧那些套路。

    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受不了。

    陶瓷放弃追剧这个爱好之后,让她的几个闺蜜大呼“失望,不讲义气”云云。

    陶瓷倒是觉得无所谓,但要是实在被念叨烦了,她也会找出一部电影花一,两个小时,陪闺蜜从头看到尾,以此满足她们的吐槽乐趣。

    不过,后来陶瓷自己便喜欢上看电影,因为它消耗时间比较短,中间不用间断,不用等待,就可以从头看到尾。

    当时,她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花了半个小时原著,读完觉得还不错,就买了实体书来收藏!

    不过,最后的最后,陶瓷还是没有抵得过闺蜜的死缠烂打,把十里桃花这部剧从来到尾刷了一遍。

    陶瓷当时是电脑看的,似乎为了表达不满,特意选择了二倍速,气得闺蜜哇哇大叫,直呼时间太短,都来不及舔众男神的屏了。

    没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陶瓷是颜控,她闺蜜在她的感染下,也变成了个颜控。

    二倍速事件完了之后,闺蜜和陶瓷闹了冷战,最后她签订包餐请客一个月的不平等条约才把人哄好。

    之后,发生了些啥,陶瓷也记不清了。

    对这部剧比较深刻的印象,除了白浅和夜华这对男女主角,那便是东华和凤九这对副cp了,再然后就是那唇红齿白,翩翩少年郎般的迷谷老儿。

    自从十里桃花火了以后,“四海八荒”这个词也火了。

    那段时间,只要是写仙侠文,必定以“四海八荒”为故事框架,再此基础上进行延伸,跟山海经搭不上边的比比皆是。

    反正,只是蹭波热度而已,至于内容是什么,谁在乎呢。

    直到看了山海经才晓得此“迷毂”(gu第三声)非彼迷谷,同音不同字罢了,大概是唐公子,为了方便故意为之的吧。

    想起往事,陶瓷除了满心的惆怅,便是像针扎似的疼。

    如今,她身处于山海经内,可以亲自去验证这传得神乎其神的迷谷树,它的效果是否如同传说中那般显著。

    迷谷树,形状像构树,树上有黑色的纹理,开的花能够发光。

    陶瓷刚刚在星星带回来的迷谷树枝丫上看见过,的确跟山海经上描述得相差无几,但还是有差别的。

    其差别在于迷谷树长着绿叶,郁郁葱葱,刹是喜人。

    可那花朵通体雪白,形状像极了莲花,散发着的光芒柔和却不刺眼。

    与天上那轮明月挥洒下的银白光芒,交相辉映,一般无二。

    正因为如此,不走近些观察,根本看不出这是明月挥洒下来的银辉,还是迷谷树本身散发出的光芒。

    至于,那郁郁葱葱的绿叶,虽然与花长在一起,却半分光亮也散发不出来。

    哪怕是遮掩住花骨朵,也映照不出它的模样,透不出半分郁郁葱葱的绿色。

    仿佛,它只是个陪衬,可以熟视无睹。

    这种组合显得怪异而和谐,让陶瓷啧啧称叹。

    陶瓷知道,既然自己要找迷谷树,只要顺着有光亮最为强盛的方向寻找就可以了。

    可是,不晓得是不是她时运不济,命途多舛,陶瓷勤勤恳恳,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别说迷谷树了,就连只寻常的小兔子都没有遇见过。

    这让陶瓷很挫败,很受伤,很无奈;再次感叹自己穿书就是个错误。

    虽然,已经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别人家穿书当主角,摔个跤就能心想事成,立马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是,不知道摔跤了多少次,迷谷树没找到,反而让自己精疲力尽。

    也不知道是不是青釉施展的清洁术还没有失去效果的缘故,陶瓷身上竟然纤尘不染,没有一丝污垢。

    女孩子谁不喜欢自己浑身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陶瓷当时见状,心里对青釉的感官好了那么一丢,但也只是一丢丢而已。

    最后,陶瓷努力了很久很久,还是没能找到迷谷树枝丫,甚至好几次差点被茂盛坚韧的树枝划过,幸亏她反应灵敏,躲了过去。

    当然,某女就是处于危险当中,也没有忘记护住自己那张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脸蛋。

    觉察到自己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没有受伤毁容,陶瓷当时万分庆幸,事后却心有余悸,后怕起来。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原路返回,去找青釉这个狗男人和那只脑子貌似不怎么好使的异兽狌狌。

    招摇山的地形太过复杂,而且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万一真遇上危险。

    原主这个上古凶兽饕餮的身份太过鸡肋,未必能救她。

    若是没有重生多久,又嗝屁了,那她不是亏大了。

    到时候,能不能活过来都是问题。

    就算活过来了,谁也无法保证她下具寄居的身体,会长得比现在这副模样更加绝色倾城,祸国殃民吗?

    如果没有,她又该如此自处,难不成再自杀死上一回。

    归根究底,陶瓷与她第一次知道自己这具身体是上古凶兽饕餮,做出的心理建设如出一辙。

    舍不得现在这副好皮相,前世的她什么都完美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拥有张辨识度不高的大众脸。

    这不止让陶瓷身边的朋友摇头惋惜,就连她自己,虽然每天笑呵呵,嘴上说着没关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是,她心里不舒服,始终有个疙瘩。

    谁也不知道,其实陶瓷心里也渴望自己有一张好看漂亮的脸蛋,弥补自己的遗憾。

    前世的她并不是没有偷偷去过整形医院,只是每一次到了临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总会不由自主的反悔,想要逃跑。

    久而久之,这也成了陶瓷的执念,她藏在心灵深处最隐晦的秘密,除了女孩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回,陶瓷倒是没有遇上什么危险,顺利的原路返回,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感觉自己在做梦。

    差点没有喜极而泣,哭出声来,这还是她第一次人品大爆发呢。

    当然,陶瓷最后还是没有哭,因为出现在星星和青釉面前必须端着,不能太过卑躬屈膝了。

    不然,以后的日子指不定怎么难过,她得深谋远虑,把目光看得长远。

    常言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陶瓷刚刚离开之后,发生的种种;青釉和星星是不知道的,当然她也不会自讨没趣说出来。

    万一,这两货听后,嘲笑自己胆子小,怎么办?

    好歹是上古凶兽饕餮,虽然陶瓷打心里并不想接受这个身份。

    但事实摆在眼前,就算她不接受,貌似也没办法。

    所以,面子工程还是要维护的。

    场景转换,回归正题。

    青釉见陶瓷那跟吃了火药桶似的不善口吻,几乎不用猜,就能肯定陶瓷遇上什么麻烦,于是他悠悠叹了口气,压抑着内心的郁闷,朝星星不动声色眨了下眼睛。

    “陶瓷姑娘,你刚刚不是去游览招摇山的风光了吗?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某憨兽虽然脑子一根筋,但是毕竟跟青釉相处蛮久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忍住心里的恐惧,赶忙恭敬地问道:

    “只要您说出来,我很乐意为您效劳,解决麻烦的”。

    其实,星星也不知道陶瓷刚才离开是准备去做什么。

    左右是个理由,随口编出一个来就是了。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问出青釉想知道的东西。

    其实,星星也十分郁闷,这两位大佬之前不是相处得挺愉快地吗?

    陶瓷姑娘怎么离开一趟,就不待见青釉大大了呢。

    哎呦,说起来,它还是头一回看见有雌兽敢怼青釉大大,给他甩脸色看。

    怎么办?看见青釉大大吃瘪的场景,它这心里突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行,好想笑,可是一笑出声来,估计会被青釉大大给杀兽灭口吧。

    此时,星星的双肩抖动着,为了预防让自己憋死,它几乎下意识浮现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出来。

    那一刻,某憨兽看好戏的心理,战胜了它对陶瓷的恐惧心理。

    星星的小心机不但陶瓷没有看出来,就连青釉也没看出来。

    陶瓷没看出来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粗神经,加上狌狌刚看到自己就吓得双腿打颤,几乎魂不附体,从里到外都透着“我很怕你”的意思。

    哪里会注意到星星的情绪已经从对她的恐惧,转变成对青釉这厮的幸灾乐祸。

    如果,陶瓷知道真相的话,一定会感叹道:“啧啧,看吧,果然,八卦的力量是无穷大的,这种特质不止人类身上有,就连异兽身上也有”。

    而后者的青釉之所以没有洞察到,完全是因为他的理智莫名其妙离家出走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刚出现的陶瓷身上了。

    “小狌狌,你知不知道迷谷树长在哪里,这招摇山实在是太大了,姐姐初来乍到根本不熟悉地形,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你带我去摘好不好???”。

    许是知道星星怕自己,陶瓷连说话的声调都放柔了几分;那张精致绝美的容颜浮现出和煦的笑容,尽显真诚,隐约似乎还能听出几分讨好之意。

    眼下这态度和她对青釉的恶劣口吻,简直是天壤之别。

    青釉心里不平衡了,暗自磨了磨牙说道:“招摇山的面积还没有钩吾山的十分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