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残疾大佬的小〕〔战龙临门陈宁宋娉〕〔农家小医女,撩夫〕〔镇天神婿〕〔白环斗罗〕〔少帅临门〕〔龙魂兵王〕〔战神扬风叶梦研〕〔傲骨天医〕〔群穿明末之荒海平〕〔开局鹰爪铁布衫〕〔我的宠物是鳄龟〕〔我来自海贼〕〔旋风太极李二海〕〔大秦诛神司〕〔我的暮城烟雨〕〔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某科学的海贼〕〔重生似水青春〕〔太太请矜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31章美男计没用www.mdxs/com
    !

    言下之意,这招摇山就是个弹丸之地,跟你们饕餮一族生活的钩吾山完全没有可比之处,你这是睁眼说瞎话呢。

    青釉可以肯定自己这只雌饕餮,并没有一见钟情,也没有半分喜欢她的意思。

    可是,当他看到陶瓷对星星温声细语,对自己却恶言相向时,这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隐隐又有些吃味。

    青釉这是怎么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不带这样埋汰兽的。

    虽然,招摇山小是小点,但却五脏俱全,好歹是自己生活了上万年的地方,突然被嫌弃了。

    星星很委屈,很想哭,很不是滋味。

    它不要面子的,真的真的很伤兽尊有木有。

    突然,好想像陶瓷姑娘那般怼青釉大大,可是它不敢怎么破,在线急等。

    甭管,星星在心里如何咆哮抓狂,它面上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被掩藏得很好。

    陶瓷一听阴阳怪气的话,顿时间嘴角抽搐,心想,我又不是只真正的饕餮,只不过是个冒牌货而已,也没有去过钩吾山,哪里知道那钩吾山有多大。

    说起这个,陶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到现在心里都觉得纳闷。

    按照正常网文套路,穿越者魂穿异世时,着陆点也应该在原主比较熟悉的地方,哪怕是失忆了,身边也该有熟悉的人和东西。

    同样的道理,她陶瓷穿书成饕餮之后,最先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北次二经中的钩吾山。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让北次二经当中的钩吾山的异兽饕餮,突然心血来潮跑到南山一经中的招摇山上来。

    陶瓷的直觉告诉她,这其中铁定有猫腻。

    可是,她还没有抓到一点头绪。

    不过,没关系,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谜底总有揭开的那天,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

    真相这玩意要一点点挖掘,才会让人觉得有趣不是吗?

    陶瓷不着急,她真的一点也不着急。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陶瓷瞥了青釉,心里五味杂陈,不由生出几分怜悯,哎,这么仙气飘飘的美男子,居然是个神经病,可她那张白皙娇俏的面容浮现一抹不悦,冷声训斥道。

    讲真,其实陶瓷也不想这样的,完全是形势所迫。

    因为,她发现青釉看着自己的时候,明明没有情意,感觉也不像是一见钟情。

    可他的目光却总停留在自己身上,炙热而浓烈。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陶瓷放在火上烘烤一般。

    又似饿狼看见猎物,眼冒绿光,随时都打算将其拆解入腹一般。

    无论是被烈火烘烤,还是被饿狼扑食,陶瓷都不喜欢。

    她就算再傻也明白,青釉对自己产生了兴趣,类似于找到只心仪宠物的那种。

    并且,陶瓷并不知道男人的这丝兴趣,是心血来潮,突然间萌生的。

    还是故意为之,装给自己看的。

    毕竟,他们二人的相遇并不怎么美好,甚至可以说是糟糕。

    青釉那狗男人,居然说她长得太丑,看了倒胃口,想吐,一开口几乎毒舌属性就暴露出来了。

    这笔帐,陶瓷暗搓搓地记下来了,等将来某一天找机会再回敬给他。

    一个人再怎么喜怒无常,自己说过的话,总不可能扭头就忘记了吧。

    所以,陶瓷看着青釉,越看便越觉得怪异。

    从而得出结论,这男人是精神分裂。

    这次见面,她对青釉貌似有了新的认知,那就是病娇。

    陶瓷对病娇的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他们周遭的事物极为淡漠,很难对一样东西,一个人产生兴趣。

    可只要一旦产生了兴趣,便会想方设法将其据为己有,并且看作自己的所有物。

    隐藏,圈养起来,不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触碰。

    一旦碰了,无论是谁,无论对方多么强大,都会倾其所有去打压报复。

    每当青釉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时,陶瓷总觉得如同句芒在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虽然,男人自己掩饰得很好。可是,陶瓷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

    如果有别的选择,就算是打死陶瓷也不会对一个美男恶言相向。

    这对骨灰级颜控来说,是种无形的折磨。

    陶瓷早在心里,忏悔了千万遍,依旧没办法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可再有负罪感,陶瓷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招惹青釉。

    因为,这个狗男人有可能是病娇大佬,而且是隐藏极深的那种。

    所谓“美男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就算没了青釉,陶瓷相信以她现在的姿色,未来再勾-搭一个与自己旗鼓相当的美男,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嘛。

    她又何必为一颗歪脖子树,放弃整片森林,这买卖多不划算。

    这般心理暗示着,陶瓷的心情果然好转了很多。

    脑子里浮现出n+1种,让青釉对自己失去兴趣的作战方案。

    接着,一一排除,最终选择最直接简单的一种,那就是“刁蛮任性”,使劲贬低青釉,将男人的自尊心踩在脚下,试探他的底线在哪里。

    最后,直到青釉将她厌恶,彻底失去兴趣,不得不放弃,陶瓷觉得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

    如果,青釉此时此刻会读心术,正巧读到陶瓷心里所想的时候,一定会送她个呵呵。

    然后,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满脸鄙夷不屑地说道:“女人,你真是想太多了,你就算给本尊提鞋,本尊都嫌弃太脏了”。

    可惜,青釉并不知道陶瓷内心深处的想法。

    陶瓷也同样不清楚,黄鸟和饕餮本来就是敌对方。

    青釉将她从头发丝厌恶到脚指头,恨不得捅死的那种。

    更为滑稽的是,陶瓷居然把青釉往病娇大佬的方向去想。

    现在的某女并不晓得,因为她一时的想歪,造成了无法逆转的后果。

    原本,青釉只是个具有毒舌属性,立志搞垮山海大陆,在精神方面还算正常的反派大佬。

    可是,为了满足自家媳妇的愿望,硬生生逆袭成了病娇大佬。

    最终,未来的某天,知道真相的陶瓷,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曾经有一个正常的老公,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他被我逼成了个病娇之后,才追悔莫及。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抽死那时候的自己。

    真是的,瞎脑补什么鬼东西。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青釉面色一僵,那漆黑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阴鸷的暗芒,衣袖下的手微微攥紧成拳,青筋暴起,似乎酝酿着毁天灭地的绝杀气势。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陶瓷算是第一个。

    可是,正当青釉有所动作,想给眼前这只雌饕餮一点教训时,却好像猛然想起什么似的,硬生生给压制住了,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

    “小陶瓷,你怎么可以对本尊说话呢,简直是太伤我的心了,嘤嘤”。青釉的俊颜上突然收敛笑意,转而浮现出一副“泫然欲泣”的幽怨神情,连身形都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可怜巴巴的说道。

    陶瓷说出那话时,她心里也是慌得一批,万一修真大佬恼怒之下,把她大卸八块怎么办?

    可即使如此,某女也是粉饰太平的一把好手,巴掌脸上淡定如斯,依旧维持“眼高于顶”的不屑态度。

    陶瓷见眼前男人那副“娇柔造作”的姿态,她突然感觉自己真成了抛夫弃子的渣女,心里更是平添了几分愧疚感。

    让美男落泪,真的要遭天谴的。

    可是,她转念一想,不对啊,算上刚刚那一面和现在这一面,自己和青釉才产生了两次交际。

    根本没有在一起,算哪门子的渣女啊。

    呼,差点被青釉这个狗男人套路进去了,心软了。

    果然,还是蓝颜祸水,绝对有阴谋。

    这回,陶瓷再看那一身白衣,顿时间感觉已经眼瞎了,心里也变得格外复杂。

    原来,传说的“衣冠禽兽”真的存在啊。

    想到这里,陶瓷顿时间觉得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脑回路清奇的某女,再度想歪了。

    应该说,自从穿进了山海经之后,陶瓷的脑回路从来没有正常过。

    尤其是遇上了脑子时不时抽风,连自己都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老喜欢往陶瓷面前凑的青釉,这种清奇达到顶峰。

    “哼,别白费心机了,美男计对本小姐没用”。此刻,陶瓷已经把青釉当做一个“衣冠禽兽”了,神色傲慢的冷哼道。

    青釉一愣,面上的假哭装不下了,转而脸上又恢复那副云淡风轻的笑。

    咦,居然没上当,真是有意思,好聪明的丫头啊。

    其实,青釉不晓得,陶瓷哪里是聪明,完全是脑补过剩的锅。

    陶瓷也并不知道,正是因为这脑补能力,在接二连三与某男的交锋中屡屡占据上风,从而奠定了自己未来的家庭地位。

    “呵呵,那小瓷儿说什么计才对你有用,本尊有空去研究一下”。青釉也不恼,虽然陶瓷说美男计对她没用,男人还是勾起了个迷人的弧度,不经意间凑近她的耳畔,同时用那比以往还要磁性悦耳的声音说道。

    那男声犹如泠泠泉水流淌而过,又似春日黄莺婉转鸣叫。

    仿佛无形之中有种魔力,让人忍不住沉醉。

    男人那温热的呼吸,喷撒在陶瓷的俏脸上,让她不由微微泛起红晕。

    不知道是害羞所致,还是热的。

    “喂,狗男人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凑那么近”。陶瓷原本看着青釉凑过来脸,心里还有点纳闷,想看他到底想干嘛,可是青釉说了一句话没多久,她就耳朵痒痒的,几乎下意识就把男人推开,口吻不善的说道。

    “哈秋”。话落,陶瓷这货还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由于用力过猛,眼眶都雾蒙蒙的,红了一圈,直到她停下来,那鼻头也红润了些许。

    看样子是感冒了,就不知道有木有发烧。

    真是倒霉透了,这一天过得简直比午夜凶铃还要惊悚。

    可惜,这里是山海经里,要是在华夏还是可以冲包板蓝根预防一下。

    显然,某女又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上古凶兽饕餮,别说感冒发烧,就算流血受伤,那恢复能力也是杠杠的。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