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言〕〔林羽江颜笔趣阁〕〔地元精气化生系统〕〔我的超级女神故事〕〔快穿之绿茶的自我〕〔从诛仙穿越诸天〕〔契约总裁:冤家甜〕〔无敌医仙战神〕〔偏执夜九爷的心尖〕〔袁太子〕〔退圈后我回豪门兴〕〔从斗罗开始拆盲盒〕〔圣手闯都市〕〔重生之侯门凤女〕〔脉脉春风,冰雪消〕〔权宠农家悍妻〕〔都市极品仙医〕〔我在大唐当咸鱼的〕〔芭提小筑〕〔皇叔宠妃悠着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书后我成了饕餮 第33章灵力球被吃
    !

    陶瓷打算光荣赴死之后,她不但没有一点害怕的情绪,反而在心里暗暗盘算着自己魂归地府之后应该怎么讨好阎王爷,怎么讨好判官,就连来勾她魂魄的黑白无常都想到了。

    常言道“做戏做全套”,就算讨好鬼差,也得全部讨好了,不能顾此失彼了。

    万一,鬼差们心理不平衡,暗搓搓给自己穿小鞋怎么办?

    不得不说,死过一次的陶瓷,心是真大了,脑洞也开破了天际。

    毕竟,不是谁都有一觉醒来就穿进山海经里,并且还成为了上古凶兽饕餮这份一言难尽又奇葩经历的”。

    其实,陶瓷也算是典型的破罐子破摔,没办法就连穿进山海经里,成了上古凶兽饕餮这种万年难遇的事情都让她遇上了,那还有啥可怕的。

    老天爷连个人都让她当了,直接跨越物种把自己变成异兽了。

    与“禽兽”相比,只有一字之差。

    就算是异兽,能修炼成人形,那也是兽,属于“非人类”的一种。

    这让陶瓷心里总觉得压着块石头,心里膈应得很。

    连“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等诸多至理名言都安抚不了陶瓷那颗暴躁的心。

    万一,某天,自己连异兽都当不了,真成了口不能言的“禽兽”怎么办?

    哎,这话听着,的确有点别扭。

    可是,以那贼老天的尿.性,也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毕竟,山海经里,稀奇古怪的事情多如牛毛,很多都无法用科学道理来解释。

    要不然,它也不会号称“上古第一奇经”了。

    青釉见陶瓷闭上了眼睛,感觉就像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他整颗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仿佛要随时跳出来似的。

    这下不止身体传来疼痛,就连他的灵魂都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开一样。

    渐渐的,男人那淡定自若的俊脸,开始慢慢扭曲狰狞,那双漆黑的眼眸慢慢染上一抹如血般的深红,那及腰的白发无风自舞,额头上青筋暴起。

    “噗嗤”一口鲜血从男人的口中喷撒而出,染红了那一抹席胜雪的白衣,双腿打颤,整个人也跟受到什么重击似的,扑通一声瘫软在地上。

    整个人看起来虚弱而狼狈,再也没有当初那份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青釉不由苦笑,自己这算不算自作孽,不可活。

    明知道,他不可以对陶瓷动手,从第一眼见到这只雌饕餮就知道了。

    可是,他偏偏不信这个邪,非要试探。

    这放纵自己的后果,便是让他的灵魂受损。

    代价着实是有点大啊,可是青釉并不后悔。

    至少,他现在知道了,陶瓷于自己而言,是一块软肋也是块逆鳞。

    眼前这个女人连他都下不去手,怎么可能不是逆鳞。

    而且,这块逆鳞的存在,非他所愿。

    因为,青釉明白,以后一旦自己有对陶瓷不利的想法,他的身体就陷入撕心裂肺般的疼痛。

    一旦,他将脑袋里的付出行动,就算还没有伤到她,灵魂也会受到波及,有微小的损伤。

    原本,青釉早有准备,只要看势头不对,立马就能在挥手间将灵力球收回。

    可是,他现在灵魂受了损伤,非常虚弱,并不能自如的控制自身的灵力,更别提将灵力球收回了。

    现在为今之计,只能耗费灵力将其调转方向。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身体估计有段时间不能动用精神类的攻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麻烦,那便是星星,灵力球的能量,青釉是有所了解的。

    一旦爆炸,估计会毁了大半个招摇山,这憨兽还会不会受伤,那都得另说。

    凭星星的性子,怨恨上自己,倒是不至于,但是与他疏远,那是肯定的。

    哎,这都是些什么事啊,他用了几千年的时光,好不容易让星星对自己恭敬有加。

    结果,陶瓷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雌兽,没多久就给搅黄了。

    真是流年不利,现在还不知道她未来要给自己惹出多大麻烦呢。

    青釉现在可体验到了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滋味。

    可就算他再怎么不满,该施法施法收回来的灵力球,还是得收回来。

    不然,最后要遭殃的还是自己,青釉可没有自虐的爱好。

    可是,当男人即将有所动作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几乎惊掉了下巴

    只见,陶瓷的鼻头突然间发痒,让她打了大大的喷嚏。

    许是鼻子难受,陶瓷还不时吸了吸。顺便连带她的嘴巴也习惯性的吸了一口气。

    这一吸可不得了,然后异变突生,那能量爆戾的灵力球猛然间缩小。

    犹如颗弹珠一般,刷得一下子飞入陶瓷的嘴巴里

    陶瓷没有反应过来,感觉嘴里有异物,几乎下意识咬了下去。

    “咯嘣,咯嘣”几声脆响,灵力球就被咬碎了,然后顺势被陶瓷吞入腹中了。

    “嗯哼,这是什么玩意,感觉甜甜的,像是小时候吃的冰棍”。

    陶瓷打了个饱嗝,发出了满足的喟叹,小声嘀咕道。

    吃了,居然被吃掉了,陶瓷姑娘居然把那个白色光球吃掉了。

    虽然,星星并不清楚,刚刚那是什么东西,但是能被青釉大大凝聚在手里的东西,必定不是凡品。

    而且,刚刚那光球里肆虐的能量,即使是身体强横的星星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它能不能抵挡住都是未知数,就算抵挡住了,能不能保全性命又是另一个未知数。

    此刻,星星看着陶瓷的眼神格外复杂,又敬佩又恐惧。

    果然,陶瓷姑娘不愧是上古凶兽饕餮的后裔,不但能跟青釉一样修炼出人形,还能将能量攻击,直接吃下去,看着半点事情都没有。

    比起星星的敬佩与恐惧,青釉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他设想过无数种陶瓷应对灵力球的方式,却唯独没有想到小姑娘居然如此大胆,直接把这颗灵力球能吃下去。

    她不要命了吗?就不怕能量消化不了,突然爆体而亡吗?

    自己凝聚出的灵力球,能量到底有多么暴戾,有多么强横,青釉是心中有数的。

    可是,青釉转念又想到了陶瓷的身份,他又释然了。

    是了,饕餮一族是大胃王,对它们来说什么都能吃。

    吃个灵力球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们的胃不但是个无底洞,而且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而且,看这只雌饕餮,能和他一样修炼出人形,想必实力肯定不弱。

    这般想着,青釉又生出了另一种想法。

    也许,这只雌饕餮的出现,并不是完全意味着是麻烦,还有可能是助力。

    毕竟,危机也有一小部分概率化为转机的,就看自己怎么利用和抓不抓住了。

    想到这里,青釉心里又涌起了万丈豪情。

    星星的好感没了就没了,这只雌饕餮成为了他新的拉拢目标。

    陶瓷并不知道青釉此时此刻的想法,她要是会读心术,肯定会冷冷地嘲讽他道:“大哥,您老真是想太多了,我并没有修炼,甚至对它一窍不通,姐姐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自己就是这副尊容,如果不是您好心帮我幻化出饕餮本体,我只怕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当然,陶瓷注定不会读心术,她也不知道青釉内心的想法。

    于是,两个脑回路同样清奇,并且各怀心事的异兽男女就这般相识了。

    上古凶兽和上古瑞兽,饕餮和黄鸟,日后会发生碰撞出怎样火花,谁也不知道。

    不过,有件事却可以肯定下来,青釉和陶瓷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即使,陶瓷没有萌生重走扑街网文之路的想法,没有买那本山海经,她也依旧以另外一种方式魂归山海大陆。

    因为,这是她的宿命,她原本就是属于山海大陆的一份子。

    陶瓷原本等着赴死,可是她等了半天,居然没有半点动静,不由心生疑惑,怎么没有感觉到疼痛,该不会是那光球突然失灵了吧。

    于是,某女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天上依旧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高悬挂着。

    地上桂树飘香,不远处的黄金和白玉矿石熠熠生辉,闪烁着柔和又不失耀眼的光泽。

    那丽麂水面,波光粼粼,清澈潋滟,可以看到水底那一抹片如妖艳赤红,状似珊瑚般育沛。

    招摇山的风景依旧独好,美不胜收,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又仿佛什么都变了。

    “咦,那颗白色的光球呢,小狌狌你知道它去哪里了吗???”。陶瓷找了半天,始终没找到,心里的疑惑更深了,扭头就将目光放在星星身上,那意思相当明显,希望它能为自己解答。

    星星刚想开口,”噗嗤”一声,鲜血就跟不要钱似的喷涌而出。

    可是,它还是强撑着身体,气息奄奄的说道:“陶瓷姑娘,那颗白色光球被”你给吃了。

    星星的话还没说完,它就因为重伤彻底昏死过去了。

    因为,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它的极限了。

    “哎,小狌狌,那颗白光光球被怎么样了,你倒是把话说完整了再晕啊”。陶瓷心里的疑惑没有解答,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郁闷,忍不住抱怨道。

    可虽说是抱怨,但是那美眸里流转着担忧却是实打实的。

    这只狌狌该不会就这样挂了吧,不会的,不会的,它可是异兽,就算技能鸡肋点,体质还是在的。

    但是,万一真的挂了呢?瞧瞧那身金黄色的毛发都粘满鲜血,瞧瞧那变形的脸蛋,瞧瞧那弯曲的双腿

    额,貌似真有点狼狈,真有点受伤严重,怎么破。

    陶瓷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同情心泛滥的圣母白莲花,她看着活泼开朗,实际上却十分冷心冷情。

    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与自己无关的人,她基本上也不会多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始终依靠着别人施舍,别人的搭救,苟且偷生的活着,那不如死掉呢。

    因为,那样的你,已经没有了自我。

    如果,有一天那个施舍你的人不再施舍了,那个搭救你的人消失了,那你将会沦为彻头彻尾的废物,被所有人不齿。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穿越星际之做个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