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至尊〕〔商海风云〕〔天降萌妻爱意欢梁〕〔重生六零:翻身做〕〔软肋〕〔武神血脉〕〔完美女婿〕〔苏酒娘〕〔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真没想高调啊〕〔恋战新梦〕〔长生五千年〕〔雪落关山〕〔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家有悍妻怎么破〕〔影帝今天做人了吗〕〔无敌双宝:首席大〕〔雄起都市〕〔叶黎笙陆承屹〕〔大王有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章:恶果(2)
    没有找到丈夫的踪影,清光悻然转身,意欲离开这个有些透不过气的屋子。

    她与桂魄还没有走到门前,就只见房门徐徐而开,进来的不是守在门外的溪山等人,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的装扮异于常人,面容被幂离遮住,身着黑衣,头戴斗笠,腰间佩有宝剑,身形细长,动作麻利,进来之后,将门重重关上,还给上了锁。

    用意险恶,一目了然。

    清光与桂魄本能的往后退,东张西望,想要找到一个逃走的路线。

    那年轻男子轻轻摘掉所带的幂离,轻松道“不用张望了,你们是逃脱不了的——一切都是我的安排,这一日,我等了许久,怎会让你轻易逃脱?你带来的那几个随从都被我解决掉了,现在,该轮到你了——”

    这番话,是男子边笑边说出口的,只听语气,和平常的对话没有两样,细听内容,却是可怖的杀人计划。

    桂魄壮着胆子,声音颤抖问道“我们与你有什么冤仇,你要杀了我们?”

    最后几个字都有了很重的哭腔,面对此种情况,桂魄害怕极了。

    那年轻男子将幂离仍在一边,继续以一种轻松平常的语气说话,“你与我没有冤仇,你身边的这位小姐却与我很大的梁子,这梁子大到现在都无法解开,过去十几年了,我都无法释怀——”

    清光尽量掩藏畏惧的情绪,也以平常的语气说话,“我与你有很大的梁子?我却一点都不知情,敢问是什么梁子,什么冤仇?阁下莫不是找错了人?”

    那年轻男子显然有些愤怒了,慢慢上前,腰间的宝剑咯噔作响,很是唬人。

    清光与桂魄不免又倒退几步,直到无路可退。

    那男子走近了,清光大着胆子看向男子——这男子约莫不到三十,脸上却有几道刀疤,右眼下面还有一块醒目的黑痣,凶神恶煞。

    那男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声音变得沉闷,脸上又是一番难以隐忍的愤怒,显得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变形。

    “小姐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那男子恨恨道,“也是,像我们这般低贱如蝼蚁的人,死了就死了,怎会入小姐你的法眼?”

    那男子在清光与桂魄面前小步走着,脸色阴沉,声音怪异,像是被人掐着喉咙一般。

    “十八年前,小姐你到普救寺上香,路遇一众樵夫,其中一人不知为何故遭到众人的奚落,其中几个身强力壮的还施以拳脚,那人鼻青脸肿,奄奄一息,此时小姐的车马经过,一个小男孩哭着上前求救,小姐你认出那伙施暴的樵夫有一人与自家颇有关系,乃是厨娘张氏的丈夫,不顾小男孩求救,扬长而去,还留下仆从协助那伙施暴的樵夫,冷漠地看着重伤的樵夫逐渐昏迷,不省人事……”

    那男子眼里冒火,手握腰间佩剑,狠狠道“那受重伤的樵夫是我的父亲,那上前求你帮忙的小男孩便是在下!十八年前,小姐你的车马经过,不伸援手,也不是大错,但你不该纵容那些施暴的樵夫,让他们活活打死了我的父亲!那伙施暴的樵夫不是善人,只因我父亲踏实肯干,吃苦耐劳,打来的柴甚好,价格公道,招惹他们不满,要赶走我们父子。他们欺负良善惯了,其中一人仗着和你们宋府有些关系,更是蛮不讲理,称王称霸!”

    男子顿了一顿,屋子内霎时悄无声息,清光与桂魄大气也不敢出。

    清光心里一惊,这件事早就不在她的记忆中了,若不是这男子提起,她哪里能知道自己做过这样一件事?

    许是男子看出了清光的想法,停顿之后,用剑直指清光,满脸凶光。

    “小姐肯定是忘了!小姐做过那么多亏心事,哪里在乎多一件少一件呢?”男子冷笑道,“我父亲被他们活活打死,丢弃在一旁,可恨那时我手无寸铁,年纪又小,奈何不了他们,只能耐心等待——六年前,我终于等来了机会,手刃了那伙施暴的樵夫,那个宋府的厨娘张氏助纣为虐,也被我了断了——那时小姐你若是没有报官,将我逼上绝路,兴许我并不会回来找小姐你——可是小姐你铁了心要逼死我,没办法,我只能杀了你——你也是死有余辜!你不肯帮助受到欺压的人,冷漠对待一条人命,你也该死!”

    那男子越说越生气,索性将宝剑一横,朝清光与桂魄打来,唬得两人急忙蹲下,瑟瑟发抖。

    桂魄叫了起来,她实在是害怕,尤其是看到那男子如闪电般的眼睛,觉得与地狱之中的鬼怪一样可怕。

    那男子轻声道“你没有做过亏心事,我不会杀你,我可以放了你。”

    桂魄不敢抬头,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仍然缩在清光的身边。

    清光摇晃着桂魄,仍以镇定的口吻道“这位少侠放了你,你便走吧。”

    男子轻轻笑了一下,随后身子一偏,让出了一条路,示意桂魄离开。

    桂魄本想与清光同生共死,转念一想,自己出去,兴许能找来帮手,与清光交换了下眼神后,便歪歪倒倒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出了屋子。

    屋子内只留下清光,和那男子。

    男子轻轻擦拭了一下宝剑,叹道“今日,这宝剑要沾染上恶人的血,着实可惜,不过,能为世间除害,为那些被你害死的人伸张正义,也是值得了。”

    清光面对宝剑临头,心里害怕,表面上却不知怎的没有表现出来一丝害怕,随着那男子挥动宝剑,她盯着那宝剑的冷光,心里倒慢慢平静下来。

    劫难临头,光是恐惧,毫无用处。

    清光道“那件事,确实是我错了……”

    刚一说话,就被那男子冷冷打断。

    男子冷笑道“小姐啊小姐,你光是那件事做错了吗?小姐你沦落到今日这种地步,步步错,件件错,小姐你的本性决定了你要有今日的结果——可叹你并没有看清——”

    门外忽然传来喊声,很是急促,是在提醒屋内的年轻男子快点动手。

    “李鸦,快些,若是等到官府的人来了,就不好了!”

    原来是一伙人作案,难怪这寺内寺外无有人迹,却原来,都被这群人控制起来了。

    另一个人也急声道“郭大郎说过,要速战速决!不要误事!”

    清光一惊,郭大郎?莫不是在说郭景安?

    大伯郭景安是幕后主使吗?

    郭家好狠的心,设计骗她出来,找来杀手,取她的性命,如此看来,丈夫凶多吉少,很有可能已经先她而去,大伯等人觊觎家产,下此毒手;或是丈夫郭景先也参与其中,杀了她,才能够为心爱的女人报仇。

    屋内的男子应了一声,转脸面向清光,略一闭眼,举起宝剑,就要了断清光的性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