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之最强通缉犯〕〔漠路王妃〕〔超级钓鱼大师系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终极特种兵〕〔扶摇而上婉君心〕〔觉醒吧异能〕〔寻尸人〕〔这个仙尊真憋屈〕〔离婚那天老公车祸〕〔一剑飞仙〕〔剧透你的生命值〕〔都市古仙医〕〔我真不想躺赢啊〕〔我游戏中的老婆〕〔美食供应商〕〔我不是超级警察〕〔我看到了你的死亡〕〔骄记〕〔娱乐圈如此美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十三章:依依
    李鸦的家就在那座山上,道路崎岖,层林叠嶂,离开开辟好的大道,行走起来便十分艰难。

    长烟不得空,便让宋桥一同前去。

    为了不惊动府中的其他人,金桃与宋桥带着桂魄、溪山步行到城外李鸦所住的萧山上。

    桂魄一脚深,一脚浅,默默跟在金桃的身后,一言不发,她小小年纪,脚底已经磨破,却不敢说出来,抬眸望向四周,只见林木葱茏,鸟语高低,脚下羊肠小道,随草而生,似无有尽头。

    金桃走在前面,心中不快,骂着那小子住的太远,她有些吃不消,偶一回头,却见桂魄低头不语,没有精神,好似被霜雪蹂躏的蔓草,忽然停下,“歇歇吧。”

    桂魄心中大喜,连连点头。

    溪山小跑着到前面一观望,努力拨开齐身高的野草,回头高声道“到了!到了!”

    金桃拉着桂魄,宋桥跟在两人身后,来到溪山身边,顺着溪山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眼前有一间破烂的土屋,无门无窗,无有庭院,孤零零立在天地间,和周围的野草共生,点缀其间,显得异常凄凉。

    这样的景象,大大出乎金桃的意料。

    她此番跟随溪山等人前来,一路上好生护着两包宝贝,不是怕路上遗失,无法给梧桐姐弟,而是想来查看究竟,确认梧桐姐弟并非小姐清光想的那般凄惨,哪能到了那种绝路了?好让小姐哑口无言,将两包宝贝带回府去。

    哪知此情此景映入眼帘,金桃无话可讲。

    桂魄目瞪口呆,想到梧桐身处如此境地,被赶出府,她该怎么活啊?顿时悲从心中来,无言啼哭起来,转念一想,小姐送来了两包宝贝,便能够使梧桐渡过难关,又眉开眼笑起来。

    这一颦一笑,金桃都看在眼里,心中大为嫌弃,眉头一皱,不理桂魄,与宋桥一道前去看看究竟。

    四人慢慢靠近那小小的土屋,越走近,越能感受到土屋的简陋——这像是荒废的屋子,黄泥老朽,墙缝爬草,一贫如洗。

    恰好屋子里走出一个人来——身段憔悴,衣衫破旧。

    桂魄认出是梧桐,但见梧桐步履艰难,身影瘦弱,力不能支,桂魄一阵心疼,不顾金桃等人,忙上前去搀扶梧桐。梧桐将倒之际,两眼发黑,一下摔在了桂魄的怀中,两人一齐倒在地上。

    “是谁?——桂魄?你怎么来了?”梧桐左看右看,最后抬眼一看,桂魄的小红脸正在头顶上,一下笑了。

    桂魄皱眉道“我来看看你,没想到你——”

    过得是这样的日子!

    梧桐虚弱一笑,唇焦舌敝,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金桃四处看看,想给梧桐端一碗水,见也没有水井,便走到屋内查看,一进屋,便被里面怪异的味道熏了出来,无可奈何,只得捂着鼻子进入屋内。

    屋内陈设更是简单——无有桌子,只有一块大石头,上面放着两个泥碗,捏得不成个样子,东面西面各放着一张席子,上面躺着一男一女,男的面色铁青,牙关紧咬,细看身上瘦骨如柴,皮开肉绽,腥臭难闻;女的蓬头厉齿,鸠形鹄面,阵阵咳嗽,可怜至极。

    哪里有碗,哪里有水?连张像样的桌子都没有!

    金桃心慌意乱,连忙跳将出来。

    这简陋的屋子,衰弱的男女,憔悴的梧桐,像鼓槌敲打在金桃的心上,重重的,一下一下又一下……

    “你们是谁?——梧桐姐姐——你怎么样了?”

    一个少年沙哑的声音响起,桂魄侧耳一听,听出来了就是那日哀求小姐,连喊救命的人。

    桂魄一面将梧桐搂入怀中,一面梗着脖子,回答那少年的话,“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那日跟在小姐身边的小丫头,那一日,就是我家小姐和娘子救了你。”

    金桃忙将两包东西好生藏在身后,慢慢抬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那风尘仆仆归来的少年看了一遍。

    那少年同样衣衫破旧,两眼却炯炯有光,赤脚负柴,腰间别着一把砍柴刀,一手按在刀上,非常警惕,另一只手领着木桶,因为站立不稳,桶中还不时有水洒落出来。

    宋桥见少年站立不稳,笑着上前帮忙,“我们是四小姐派来的——”

    就要帮少年接过水桶,卸下干柴。

    少年并不领情,往后一推,绕过宋桥,走到梧桐身边,好好看了桂魄几眼,发现是那日的小丫头,又仔细打量了同来的金桃与宋桥好几眼,确认两人手无寸铁,方才进屋放下木桶与干柴,出来的时候,腰间的砍柴刀到了手里。

    宋桥看出了少年的警备之心,目光一瞥,见少年手按腰间刀没有一分待客之道,怕他绝处生恶心,引火烧到己身,忙朝金桃咳嗽了好几声,示意金桃赶快走。

    金桃却像是没有注意到宋桥暗示,对其不理不睬,瞪视着那少年,喊道“你姐姐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站在那里作甚!还不快端碗水来!你姐姐要渴死了!你姐姐在宋家可是养的跟娇贵的花儿似的,才出来几日,就成这样了,你不在家照看,出去乱跑作甚!”

    一手掐腰,神气十足。

    少年听到这一阵数落,委屈的神色渐渐氤氲在脸上,手也放了下来,垂在身前,双腿迈开,走到姐姐梧桐面前,扶姐姐梧桐回到屋内,给姐姐端了碗水。

    金桃轻声叹了口气,这孩子倒还是个较老实的孩子,能够听得人说,心肠不坏,应当是受过太多冷落欺负,见谁都有防备之心,看谁都先定性为恶人。

    桂魄一直陪着梧桐,屋内冲人的难闻气味也没能赶走她,她小心翼翼从自己的小包囊中取出了几片桂花糕和几块清蒸鸡肉,“你先吃点吧。”

    梧桐笑着接受了桂魄的美意,津津有味的吃了几口,放下了,朝那少年问道“你可吃了?”

    那少年点点头,道“我在外面吃了。”

    “吃的什么?”

    “山里的果子,还有人家不要的肉——”

    桂魄奇怪道“这里还会有人不要的肉?”

    少年目光一沉,道“是人家上坟用的肉——”

    “啊呀——”

    桂魄一惊,感叹不由得脱口而出,又怕引起少年与梧桐的羞愤,忙捂嘴低头,站立不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漫威之永恒之火〕〔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本宫真不是影帝夫〕〔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重生:令妃的逆袭〕〔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