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三十七章:祸临(2)
    王兰若安顿好了母亲万夫人与姨娘秦佳玉,嘱咐拂尘等人好生伺候,不得怠慢。

    随后来到扶风厅,看到飞鸿已经用完饭,精神稳定了,重新开口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一定要细细说来——”

    飞鸿酒足饭饱,也有了精神,思路清晰,说话明快——但见他先向众娘子与两位小姐行了礼,而后皱眉愁苦,哀声连连。

    “各位小主母,还有两位小姐啊,你们远在家乡,哪里知道小主公们这一路的遭遇啊——我们几个陪着小主公们坐马车上京赶考,这太平时日,处处风景都好,小主公们心情愉悦,都比在家时候舒服——恰巧某日在路上遇到了一支队伍,不比我们的人少,也是要去上京赶考的,马车上坐着的是两个和小主公们一般大的年轻人——”

    “年纪相仿,小主公们便与他们结伴而行,无话不谈,其中一个叫李玉铭的,为人俊俏,装扮时新,谈笑风生,好不有趣,大郎与其十分亲近——本以为是结交了良朋益友,以后都好有个照应,谁知道这祸端从此而起,由他而生啊——”

    飞鸿停了停,忍不住的悲戚与懊悔,展露无遗。

    “先时,四郎劝阻大郎不要与这个叫李玉铭的人走得太近,不要和陌生人多多交往,大郎却不听,责怪四郎多心——四郎听了,便没有多劝,二郎与三郎生性不喜欢这类能说惯道,道三不着两的人,没有与之亲近——竟躲过了一劫——这李玉铭原来是个心术不正之人!”

    “李玉铭自称是紫阳人,爹爹是河内太守,姐夫为都督,富甲一方,在考前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考题,还有做好的答案,一并分享给了大郎——大郎起初犹豫不决,但李玉铭连连保证,大郎动了心,拿了考题,背了几日,全部背下——进了考场,高中头名进士,那李玉铭则是第三名——大郎得中,春风得意,赴琼林,喝多了酒,口出狂言,对内侍说出了这些内情话——内侍当然不敢隐瞒,立即禀报了陛下——陛下龙颜大怒,当即取笑琼林宴,将大郎关入大牢,立即彻查,所有考子、考官无一幸免,都被盘查——之后,四郎也被关入大牢,说是牵涉其中,要一同严办!”

    飞鸿一番话说完,虽是高大男儿,但在京城经历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惊魂难定,今又提起,无异于重来一遍,神思又开始恍惚,竟不顾各位小主母,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小姐在跟前,悲惨惨的哭了起来。

    四位嫂嫂听了飞鸿的话,反应不一。

    丈夫没有被牵连其中的二嫂陆青青与三嫂刘慧珠稍稍舒了口气,但心中还是很害怕丈夫被牵连,不免又是侥幸又是恐惧。

    而丈夫被收押的大嫂王兰若与四嫂吴归云便不止是心思活动,难受在心里了。

    王兰若脸上惨白,头顶好似云垂,风雨如晦。

    小嫂嫂吴归云则支持不住,呜呜哭了起来,也不管神态是否端庄得体,默默哭了会,便跳脚了。

    首先将矛头指向了同样悲戚呜咽的王兰若。

    “都是大哥不好!兄弟几个好端端的上京赴试,不求金榜题名,但求平安归来,大哥不知犯了什么糊涂,竟要在路上交什么朋友!交朋友倒也罢了,大哥也不看看清,大哥枉活了二十多年,是人是鬼分不清!活生生拖累了弟弟,我的夫君平日里勤勉上进,先生都说他进三甲毫无悬疑,前途大好——如今却身陷囹圄,进退无路!这都是大哥造的孽,连累了兄弟!”

    陆青青也稍稍抱怨了几句,“大哥不思上进,到了开闱的时候,倒想起来用功了!有什么用?偷来的文章惹了大麻烦,这次恐怕要惹出大乱子了!”

    刘慧珠双眉紧皱,唉声叹气,“大哥怎能如此糊涂?偷来的功名怎能长久?去赴琼林,还偏要多饮酒,胡言乱语,这下可如何收场?二郎、三郎虽侥幸逃过一劫,只恐怕要受连累,不能再考试了!这岂不是害苦了我们吗?”

    吴归云忽然一抬头,咬牙切齿,道“大哥真是害苦了四郎啊!倘若陛下要重罚,革除四郎的功名还不够,要禁止四郎参加科考,该如何是好?四郎他宏图未展先折翼,功名未遂路已断,该如何是好啊!大哥哥平素不上进,贪恋荣华难吃苦,诗书不精品行不正,没有抱负,没有想法,功名没了便没了,可四郎他有兼济天下的宏愿,如今可如何得了啊!——”

    “功名不得倒还罢了,只怕四郎要一命呜呼,夫妻永不能相见了!”吴归云哭倒在丫鬟的怀里,任凭如何抚摸劝慰,都无济于事,哭的钗乱鬓散,红云一片。

    二嫂陆青青与三嫂刘慧珠闻言,也都害怕起来,生怕夫君也会遭殃,继而连累到自身,甚至是九族。

    也都哭了起来,不听劝解。

    王兰若本就心乱如麻,听了一段又一段的埋怨,又是愤怒又是忧惧——怒的是,平日里的好妯娌接连恶语相向,全部体谅她的心,她的丈夫最是危险,不听安慰,反倒全是埋怨,怎能不生气?

    也在心中骂丈夫,怨丈夫——埋怨之后,便是担忧与害怕。

    不知道丈夫明光现在可好?大牢重地,环境恶劣,他如何承受?

    他如今身陷囹圄,陛下要如何处理?若真应了几个弟妹的话,该如何是好?

    从未经历过此事的王兰若也无心辩解,无力劝慰几个哭成泪人的弟妹,自顾自颔首哭泣。

    整个扶风厅哭声震天。

    “嫂嫂不要哭了……”

    忙坏了和光与清光,两人走到这个跟前说几句,走到那个跟前说几个,好言相劝,却不奏效,嫂嫂们还是止不住的哭泣,感染的丫鬟们也都频频流泪。

    “不要哭了!嫂嫂们哭干了眼泪,从明哭到夜,夜哭到明,便能解决事情吗?”

    清光站在高椅上,跺脚高呼,手中的茶杯也被甩到了地上,怦然破碎。

    听到这动静,嫂嫂们纷纷抬头,望向站在椅子上,还是很矮的清光。

    这小姑子倒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掉,真是姨娘养的,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就是不能体谅兄长目前的难处啊。

    可歪头一看,与丈夫一母所出的小姑子和光也没有掉泪,正在目光灼灼的望向清光,咬唇不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