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仍在,再爱不〕〔重生空间九零辣妻〕〔五零俏花媳〕〔玄医暖婚:腹黑靳〕〔青眉煮酒〕〔星光璀璨:重生娇〕〔奔四进行时〕〔重生九零俏千金〕〔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至道学宫〕〔史上最强炼气期〕〔吞天神帝〕〔权少,一吻成瘾〕〔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诸天之主〕〔钟浈封北宸〕〔都市超级高手〕〔逆流纯金年代〕〔重回五零当军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四章:团伙
    一番寒暄后,宋伯明走在前面,率先进入松竹厅。

    今日他在松竹厅略备小酌,准备同四个儿子畅饮一番,说说心里话,也了解了解四个儿子内心的所想。

    亲家派来的人,与两对女儿女婿的到来,让宋伯明不得不立马让仆人多备些碗筷,由老家仆石竹陪着亲家派来的人在偏厅吃饭,他笑呵呵的坐在上首,望着光鲜亮丽面目姣好的儿女们。

    四个儿子与两个女婿陪着宋伯明坐在靠近大门的地方,女眷们则陪着万夫人坐在内里,都是自家人,几杯酒后,陆陆续续打开了话匣子。

    和光清光两姐妹许久未见春光林光两位姐姐,都想借此机会,与两位姐姐多说说话,可二姐林光心思不在她们这张饭桌上,即便说着话,眼神也飘忽不定,最后落在了父亲的身上。

    大姐春光却截然不同,多日未见两位妹妹,再见之时,两位妹妹又长高了些,出落得也更好了些,满心欢喜,一手拉着一个妹妹,仔细端详。

    “我的好妹妹啊,都出落得真好看,都是不折不扣的小美人。”春光笑道。

    和光笑道“上天睁眼看着呢,我们大姐姐是美人,便不好意思降给大姐姐两个丑妹妹呢。”

    清光歪头笑道“大姐姐,哪一个才是你的好妹妹啊?你要说说清楚啊。”

    不止清光和光两姐妹喜欢围在春光身边,连三个小侄儿桐儿、柏儿、栋儿也很喜欢这位姑姑,都从各自娘的身边跑了过来,依次向春光行礼问好,桐儿依恋道“大姑,这次不要走了。”

    春光顿了一顿,慢慢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了明眼可见的哀愁,却又很快消失,替代的是欣慰的喜悦。

    “大姑会多留在这里几天——”也只是几天而已,出嫁的女子向来由不得自己。

    桐儿很是聪明,他已经五岁,跟在父母身边,多少也窥见了父母相处之道——母亲兰若总是听父亲明光的。

    那么,大姑春光也是要听大姑父谢青云的话。

    桐儿拉着柏儿、栋儿,三个小家伙急忙窜到了大姑父边上。

    谢青云正和明光等人推杯换盏,喝得面红耳热,话也慢慢变多了。

    宋伯明并不阻止,由着年青人在面前谈心,说些真实的想法。

    明光还没有从遭人陷害,被朝廷革除功名的打击中脱离出来,仍然一脸愁闷,在人前闷闷不乐,独自喝酒,往常,他可是最活跃的一个,所有人的话加起来都没有他的多。

    如今,他好似一团明火遇到了泼天大雨,熄了。

    谢青云与徐自华没有详问兄弟四人进京赶考的经过,但也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捕风捉影到了一些讯息——宋家的四个兄弟这次真可谓是虎口脱险,保住了性命已经是大幸。

    徐自华端着酒杯,起身走到明光身边,一拍明光肩膀,劝慰道“一醉解千愁,今日咱们不醉不归,不消想那些烦心的事!”

    明光接过妹夫的酒,仰脖一饮而尽,眼神定定,话音中带着恨意,“他娘的,我一定要揪出那些人!看看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么大胆,敢在京城坑害人!还坑害我!”

    徐自华又给倒了些酒,摇头道“要想找出那些人,可是不容易。”

    谢青云轻声道“这些人可是大有来历,即使找到了,恐怕也不能将他们绳之于法。”

    这种了然的语气,让明光不舒服,也惹得瞻光、延光和邦光纷纷投去目光,露出茫然的神色。

    “此话怎讲?”明光抓住话头,立马追问,两眼冒火,能烧掉一整片丛林。

    谢青云不疾不徐,道“当年我去参加科考的时候,也与别人结伴而行,那人说现在朝廷开设科举,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可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因此,他们便想法设法在京城沿途设置陷阱,引人入内,他曾经中了计——贪图便宜,在城外投宿,结果被人偷去包囊,无法应试,生生耽误了两年。”

    “我想,这已经成了一桩生意——有些人出钱雇人假扮学子,诱惑进京赶考的举子,方案应当有许多,我的那位同年遭受的不过是最最平常的骗术,而舅兄遭遇的则是较为高明的骗术,这场骗术,绝非等闲之人能够应用,定是有深深背景的人才敢如此大胆,在京城内,考场外,招摇撞骗,能陷害一个是一个。”谢青云分析道。

    徐自华也道“这定然是成了某些人的一桩生意了!那些人也真真大胆,平城可是天子脚下,又事关科举,他们也敢胡来!真真是赚钱的心有多大,收钱的荷包就有多大!”

    邦光也来了气,“他们这么做,就不怕遭天谴,得报应吗?万一诬害了国家未来的栋梁怎么办?”

    谢青云轻蔑一哼,道“那些人可不管被害的人是不是栋梁,他们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即可——亦或者,他们想要陷害的是……”

    说到此处,谢青云也不敢说了,畏惧的朝上一瞥,宋伯明正眯着眼看他们说话,顿时身子一凛,杯子里的酒也洒了一些出来,恰好洒在了蹲在身下的桐儿的背上。

    桐儿、柏儿、栋儿三个小孩子乘机跳了出来,可找到他们说话的空当了。

    “大姑父,姑姑想在家中多住几日。”桐儿细声细气说道,孔先生教育过他们,面对别人,说话一定要轻声细语,隔得远了,才能大声说话。

    柏儿、栋儿也随声附和,说姑姑想在家里多住几日。

    听到这几声稚嫩声音说的话,春光忙松开两位妹妹的手,略显畏惧的匆匆起身,颔首蹙额,忙从谢青云身边拉走了桐儿等三个小孩子。

    明光听到关键处,见大妹夫谢青云目光微滞,迟迟不开口,很是着急,听到儿子的请求,忙道“好,好!”

    见儿子被妹妹春光拉走,明光接着道“你既然知道这可能是事先布置好的圈套,为何不早点与我说?四妹妹做了个梦,梦见有人要陷害邦光,都急急忙忙去告诉邦光——你为何不来告诉我?”

    得了一通埋怨,谢青云并不着急,他的口吻十分平常,“我哪里能料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们身上?况且,我之前也是提醒过几位舅兄,舅弟,京城虽好,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是最好不过的去处,可同时也是深潭绝地,危险重重啊。”

    明光哑口无言,何止是谢青云没有料到,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革除功名,犹如断他手脚。

    徐自华看出了明光的沉闷,在丈人和几位舅兄、舅弟面前,忙不迭的表现,他依次给明光兄弟四人倒了酒,道“如今,什么也不要说了,从今日起,不再谈论此事,就此翻篇过去!当官有什么好?处处受制,还要受那些个言官的嘲弄,想要做些利国利民的事,还需要过五关斩六将,困难重重,哪里比得上在民间自在逍遥?鲸飞兄,以前都是你安慰出了事的兄弟们,现在,也要拿出这般本领来,好好在心里劝劝自己才是!仕途是没有了,还有其他的坦途呢。”

    有些醉意的徐自华,叫着明光的字,好不亲热。

    “我生在商贾之家,命中注定不能参加科考,步入仕途,可也活得十分自在,出门在外,虽被有些顽固的人轻视,瞧不上我,但手里有钱,大多数门路都能行得通,那些识文写字的穷酸秀才们见到的大官还没有我吃的饭多,满腹书文,又有何用?那些入了仕途的人,若是幸运,通过了吏部的筛查,当了个官,也只是小官,少数人苦苦挣扎,才能进到四五品,大多数人碌碌终生也只是个芝麻小官,无钱无势,还不如我呢。”

    谢青云飞快的转动眼眸,不屑地打量了一眼徐自华。同时又有些气愤,直觉得徐自华是在暗讽他。

    他乃是天业十二年的进士,是正儿八经的天子门生,可命运不济,现在还只是个地方县令,俸禄微薄,有时还要靠妻子与老母做针线补贴家用。

    徐自华是玉石商人,腰缠万贯,购置的宅院遍布天下,从不用为吃穿用度与人情往来发愁。

    两相对比,天差地别,也难怪谢青云内心不平,有些厌恶这位妹夫。

    徐自华并没有注意到姐夫厌恶的眼神,继续道“鲸飞兄,现在这丝绸生意可是越来越好了,早日争取到了,回报绝对不少。你我可以一起做生意,从楚国购买丝绸,卖到其他地方,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现在人可都很是喜欢楚国产的丝绸”

    竟有些忘了这是家宴,而宋家的规矩,在家宴上不准谈仕途经济,也不准攀比,徐自华一时兴起,都抛之脑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给我一张复活卡〕〔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