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家宠婚:顾少的〕〔陛下宠妻无方〕〔夫人今天又被黑了〕〔重生之多情王爷冷〕〔独家宠婚:景少,〕〔我真没想重生啊〕〔夫人,你马甲又掉〕〔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天师神医〕〔你的爱如星光〕〔你的爱如星光〕〔重回1985:麻辣俏〕〔影后常年热搜〕〔状元是我儿砸〕〔谋爱成婚:总裁大〕〔甜妻若水〕〔病娇千金拐回家〕〔安夏顾景行〕〔颤抖吧,渣爹〕〔不完美艺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九章:败露(3)
    一霎间,宋伯明与两个女儿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纷纷举目望向脸色惨淡,长吁短叹的孔繁梅。

    “先生你——”和光差些要站不稳了,幸亏妹妹清光在旁边好生扶着。

    孔繁梅只是与宋伯明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便连忙低下头,眼皮垂下,显得很是憔悴。

    “大郎的话,基本属实——”这一句话说出口,似惊雷平地起,震得宋伯明与两个女儿神色惊讶,和光还连连后退几步,不敢置信。

    清光半信半疑,这向来稳重博学的先生孔繁梅是个好性子,也是个温吞的慢性子,除了在花园里教导学生,几乎不出所住的厢房,只在院中踱步,话也不多,与人相交不多,但对人诚恳,见人总是乐呵呵的。

    况且前世这位先生孔繁梅并没有这一出啊。

    前世,先生孔繁梅在爹爹去世以后,悲痛万分,后也无心教学,万夫人与大哥明光见先生悲痛,难以自持,便好心给了先生盘缠,让先生出去散一散心。孔繁梅因此云游四方,再度回来之时,宋府已经四分五裂,兄弟闹了分家,不可开交,孔繁梅避而远之,再无音讯。

    也许还有音讯,只是出嫁了的清光并不知情,她模糊记得,那时候娘家派去的仆从去郭家看她,好似说过孔繁梅孔先生疯魔了,当时她没有在意,慢慢也就淡忘了,现在回想,也想不起来具体的细节了。

    但孔繁梅先生在前世确实没有闹过现在这一出。

    什么贼,什么枉读圣贤书,子,都从哪里冒出来的?

    孔繁梅接下来的话,低沉又凄惨,说话也慢慢吞吞。

    但很有为自己鸣冤叫屈的意思。

    “宋公,承蒙宋公错爱,五年以前,招我为西宾,宋公爱才惜才,不问出身,我感激万分,同时也羞愧万分,我着实当不起宋公的错爱——如大郎所说,鄙人不叫孔繁梅,真名乃是严致理,字善生,河洛人氏,家父乃是私塾先生,我有幸跟在父亲身边识文解字,但天道不公,命运不济,一十八岁那年,家乡遭难,旱涝不断,家父家母不幸遇难,双双驾鹤,鄙人只得流落他乡,幸亏有些学问,可以教人读书赚钱。”

    “可怜我身无长物,不会经营其他的营生,只懂得书本上的文字与圣人的哲理,多年来教书育人,学生都颇有长进,自己却依然潦倒。换了许多地方,走了许多路,我便想找个地方安身立命,偶然路过南阳,喜欢南阳风情人貌,便留下来。开馆收徒,名声日益壮大,被魏家聘请,做了魏家的西宾,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过一生,却不料……风波涌起,我始料未及——”

    孔繁梅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垂下的眼睛忽然抬起,又猛然垂下,来回闪着光,有些愤懑,有些无奈。

    “某日,主母房中的丫鬟唤我到后院,说小郎君文章上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便跟着去了,丫鬟将我领到后院,却不想引我进了主母的院子,我略略迟疑,便被丫鬟推了进去,我不敢进房,在院子踌躇一会,负手踱步,猛然看到院子的水井里似有一个人,赶忙将那人打捞上来……正是魏家的主母!我惊魂未定,丫鬟们便接连赶到,大呼小叫,将小厮们引了过来,将我关在柴房,一口咬定是我害了主母——”

    “那魏家的主公又从房中搜出了我写的诗词,确实是我的笔迹,认定是我欲要勾引主母,要与主母幽会,哪知见了面,主母拒绝了我,我一气之下,便将主母推入了井中……”

    “我便被定了这么一个罪名,先是被魏家人关在了柴房,几日过去,并没有将我扭送官府……第四日的晚上,魏家的仆人卓然偷偷来到柴房,将我送走,说主母死于非命,与我无关,叫我快走……我便匆匆忙忙离开了魏家,离开了南阳,更名换姓,直到如今。”孔繁梅满是沮丧的神情,毫无生机。

    他心灰意冷到了几点,原本想着能够一直隐瞒下去,好好做人,安稳度日,没想到最终还是会败露,他的一生注定这般不平坦,好人没有好报。

    清光听了这个故事,内心也十分沉重,关切的看向孔繁梅,与他一同感叹命运的不公,但习惯了将人想的很坏的清光立马稍稍收回了这样的念想——这是孔繁梅的一面之词,不可全信,那魏家的人又是另一种说辞,是真是假还难辨,不能轻易下结论。

    哥哥明光显然也是这种想法,听完这个有些长,比较完整的故事,并没有报以相信的态度,而是冷冷说道“江洋大盗也会说自己是一心向善,杀人放火的人往往也会认为自己是在普度众生——你的话,我不信!那魏家的少主公提及母亲的死,句句哀痛,人家是骨肉亲情,会有假吗?那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会随意污蔑吗?分明是你在这里信口雌黄,要欺骗我爹爹!”

    瞻光流露出鄙视的目光,“还在做这些假惺惺的狡辩!你若没有做那些事,你深夜逃出魏家作甚?你应该静待官府来处理!你若没有做那些事,魏家人为何认定你是凶手?难不成是他们害了家里的主母,要嫁祸给你不成?他们是一家人,你是个外人,即便多年生活,也不会真心实意!”

    “爹爹,这样一个人,是大大的祸害,不能留他了!”

    “是啊,爹爹,此人不走,宋家人心难安啊。”

    “主公,这是个坏胚,继续留在家中,害了夫人小姐们,该怎么办?”

    “还是尽快交给官府,让官府来处理他吧!”

    “或是直接交还给南阳的魏家,让他们报官!他们的主母死了多年,也该手刃仇人了。”

    儿子与小厮们七嘴八舌的乱嚷起来,吵得宋伯明脑门疼,但却丝毫没有动摇宋伯明内心的意图——他深深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谁敢多嘴,就拔下他的舌头!”宋伯明瞪目,话不留情。

    “我相信孔先生的为人。”宋伯明坚定的表明了支持的态度,对明光道“就你在路上遇到的那个人?——是不是魏家的人,还说不准呢!就你,恐怕也分不清是非曲直,只愿意听自己想听的吧。”语中不屑,十分了然。

    被父亲轻视,明光心中自然不快,欲要发作,又恐气坏了爹爹的身体,只好将满腔怒火抛到孔繁梅的身上。

    “你,是走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猎魔奇异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