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成婚,总裁宠〕〔花心皇后〕〔妖孽弃少在都市〕〔绝品校花保镖〕〔愿有湖光载归客〕〔神医妙相〕〔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重生之多情王爷冷〕〔开局我是弃子〕〔极品贴身家丁〕〔乡村小医圣〕〔霍少的闪婚暖妻〕〔萌妻难追:总裁爹〕〔外滩十三号〕〔百鬼传人〕〔农女种田之将军宠〕〔村民苏果果〕〔大刁民〕〔种田神医:小媳妇〕〔以妻之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六十章:栽赃(1)
    孔繁梅缓缓抬头,仍然是满眼温柔与慈爱的看着明光,他平日虽不大喜欢这个学生,但也绝无讨厌之意,所说的一些狠话也都是为了使得学生明光上进,并不是真心厌恶明光。

    难不成学生明光会错了意,今日抓住了一个机会,便要推他上绝路?

    眼前这个情况,将他交给官府,或是交给魏家,两条路,都只有一个结果——死路一条。

    想当初,卓然不顾生死,偷偷放他出逃,那时他立下宏志,要翻身,要回南阳彻查魏家主母之死,可惜出了南阳,离开了魏家,也没有找到自己的翻身路。他已经年逾四旬,年轻时都未能翻身,年纪大了,谈何容易?

    流落街头,不敢教书育人,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整日穿的邋里邋遢,胡子长满下巴,也不梳理,面目污垢从不清洗,有时还要装成疯癫,异于常人,才能躲避别人审视的目光——那目光,他总觉得像是要抓他,去领赏——魏家出金千两,悬赏。

    整日过着卖字画的穷苦日子,他几次三番要寻死觅活,但一想到自己冤屈未申,还没有报答卓然的救命之恩,便一忍再忍,艰难活着。

    直到遇到宋伯明——宋伯明似冬日清晨的一缕阳光,照暖了他的身心,也给了他希望。他得以重新以人的姿态生活,继续教书,宋伯明给了他充分的信任与关照,他也不想辜负宋伯明,努力教书。

    同时,几个学生的身上也承载了他的希望。

    孔繁梅准备等到学生们金榜题名了,做官了,一切都稳定下来,再将自己前些年的遭遇告诉学生,尤其是告诉自己最得意的门生邦光,让学生帮助自己查明案情的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也给九泉之下的魏家主母一个交代。

    可老天似乎偏偏要跟他对着干,现在,他的学生不理解他,要赶他走,天要绝他的后路,断他所有的希望。

    果然,最狠的是天,是命。

    他没有力气抗争了,他东奔西走了半辈子,好累。

    孔繁梅望着学生明光与瞻光,没有多说话,只是问道“这五年来,我有幸成为你们的先生,你们拜我为师,交往五年,风雨同行……这五年,你们究竟如何看待我?真是认定我是那起亵渎圣贤的人吗?这五年来,你们应该最理解我的品行,我的为人……我哪里会是你们两个口中的那种人啊?”

    出乎意料的,言语之中没有多少抱怨与责备的语气,多的是心酸,是自责——孔繁梅认为是自己没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将事情说明白,也没有真心托付于学生,学生乍一听到这些丑陋的事情,情绪难免激动,对他难免恼怒。

    只是,这样的话,他难以启齿。

    明光与瞻光并不听先生孔繁梅的解释,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还是和小厮们一起叫嚷着,要扭送孔繁梅到官府,“不能留了,爹爹!这是个居心叵测的人,家中弟弟妹妹们还小,留他在府中,我心实在难安!”明光咬牙道。

    瞻光火上浇油,继续说道“即便这事虚虚实实,有些出入,但有了这些风声与传闻,也得留心些,向来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孔繁梅……严致理!一定不是个好东西,爹爹,提防之心不可无啊,就好比那卓家,少了提防之心,全家人都遭了秧,我们不能做第二个卓家啊!”

    瞻光不愧是万夫人的好儿子,说起卓家的事,一点不含糊,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宋伯明嫌弃的看了看两个儿子,轻声叹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们走吧!”

    “爹爹不将这厮送到官府,或是赶出府去,儿子不依,儿子也不走!”

    明光与瞻光态度坚决,死不改口。

    孔繁梅意志消沉,心如死灰,脸上愁云顿生,整个人的状态十分不好,放佛阴天寒雨连绵不断,笼罩着他整个身子。

    让人看了,心情都难以放晴,无法释怀。

    “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不能因为别人的只言片语,就怀疑在我们家中多年的先生!先生说得对,这五年,你们在一起多少个日日夜夜,一起学习,一起交流,形影不离,你们就如此不信任你们的先生?如此心急的想要推走先生,意欲如何?明光,你也是快三十的人了,做人怎能如此心急?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便是栽赃,是陷害!”宋伯明道。

    和光也忙道“先生在我们家多年,如何为人,我们谁不知?先生好脾气,好性子,对谁都好,若是先生有歹心,要害人,会等到今日吗?哥哥们不要这么武断,随意决定先生是个坏人!”如此维护之心,孔繁梅听了,感动于心。

    他的两个学生——明光与瞻光,连他们的妹妹都不如。和光尚且为他说话,体谅他的内心,两个学生仿佛要赶紧置他于死地,只想赶走他似的。

    明光不耐烦了,朝两位妹妹吼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知道要回避吗?还上赶着来凑热闹?嫌事情不够大吗?”

    金桃与程鸾站在一边,见到如此场景,早就吓得口不能言,不敢乱动,又听到明光叱责两位小姐,忙走到两位小姐跟前,道“小姐,我们快走吧——”

    和光脸皮薄,听到哥哥明光指责自己,说自己上赶着参与热闹,很是委屈,跟着程鸾走了。

    清光则不想置身事外,很想看看这事情到最后如何处理,死赖着不走,被金桃拽走了。

    不情不愿的走了,清光连连回头,却被金桃挡住,看不到身后花园里的“闹剧”,只能听到清脆的巴掌声——接着便是爹爹的斥责声,哥哥们的争辩声。

    清光能想到里面的场景——已经长大的两个哥哥不怕父亲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将孔繁梅赶走,一定会与爹爹据理力争,身边的小厮可能也会趁机起哄,里面,应该马上就要闹得沸反盈天了。

    “哥哥们是怎么了?”一点都不叫爹爹省心,爹爹年事已高,名为告老还乡,实则遭到贬黜,归家已经心情不快,他们两个怎么还上赶着给爹爹添堵呢?

    清光加快脚步,想要赶上前去,叫住姐姐和光,姐妹们好一起想个办法,或是等会一同去劝慰爹爹,叫爹爹宽宽心,不要气坏了身子。

    忽然,清光觉得自己重生归来,怎么如此体贴人呢?

    “原来我是这么好的姑娘啊。”担心完父亲,清光又有些小得意——自己前世应当也是个好人,只是做的事情不为世人所理解罢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