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子霸都市陈〕〔奇殊馆〕〔我有个神级选择系〕〔我的超级庄园〕〔暴力丹尊〕〔重回1985:麻辣俏〕〔重返洛杉矶〕〔重生媳妇有点甜〕〔何其有幸一生有你〕〔农门小辣妻〕〔宠妻总裁坏透了〕〔未婚美妻超级甜慕〕〔陈默〕〔流年沉醉忆盛夏权〕〔顶级弃少〕〔江瑟瑟靳封臣〕〔空间农女种田忙〕〔初婚有刺夏至〕〔天命不归客〕〔逆世天丹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七十四章:弄鬼(1)
    “真是好倒霉也!”

    谢青云惨淡抬眼,望着岳父家的门楣,轻声叹了口气。

    现在他是有罪之身,言行都要万分注意才行。

    他满是落寞的掀开轿子的帘子,脚步沉重地走了出来。回身转眼看夫人春光,百味杂陈。

    三月前,他在郴县遭了秧。

    收受当地士绅柳棠五百两银子,答应为他将一起丧天良的事情做得滴水不漏。

    若不是他当时着急用钱,要在官场上疏通关系,定不会为了这五百银子,就要诬孤女刘英不孝不贞,为了情郎,投毒杀死双亲。

    他当然知道柳棠的面目丑恶,心也奸诈,为了得到刘英家的良田,先后逼死刘英父母,还要霸占刘英,刘英击鼓鸣冤,他身为郴县的父母官,本也想要为民伸冤,但一看到柳棠送来的五百银子,和美好的承诺,一时间丢了魂魄,迷了心窍。

    大笔一挥,要送刘英上刑场。

    谁知朝廷钦差微服私访到郴县,目睹他冤枉刘英,当庭跳脚,为刘英翻案,最后判决刘英无罪,柳棠入狱待秋日斩刑,而他也被剥去官服,丢入大牢。

    此番若不是贤夫人春光求了岳父宋伯明,搭救与他,只怕他这个天子门生已经变成刀下之鬼了。

    “唉!”谢青云在心中叹了无数次气,说了无数次好倒霉。

    他认为自己是真的倒霉,时运不济,被人发现收受银两,无人发现,他既能得到钱,又能送人一个人情,两全其美。

    可是被人发现了,他什么都没有了。

    谢青云脱险之后,一直归罪于自己初次行事,毫无经验,没有发现朝廷钦差私访到郴县,若他事先知道,也不会丢官削职,如此出糗。

    今日他跟着夫人春光来到宋府拜谢岳父,内心不安,灰头土脸的跟在夫人身后,略微抬眼看到笑脸相迎的小厮,都认为是在嘲笑他的。

    谢青云内心别扭,不愿登临岳父的大门,但又不得不来,岳父四处奔走,为他这个女婿费心费力,他理应前来致谢。

    但他怕看到宋家人嘲笑他,他家境本就贫寒,当了官,宋家人还能以礼相待,如今他没了官,只怕岳母就要首当其冲的给他难看的嘴脸,更不要说下人们背地里的嘲笑。

    刚进大门,谢青云越思越想越生气,不愿意走了。

    春光听到丈夫的脚步声停下,回头看到丈夫郁郁不开怀,内心明了,她的丈夫心思最是敏感细腻,少不得她这个做妻子的好言相劝。

    “谢郎啊,你不用多想,这里也是你的家,你此番受苦,多亏了爹爹到处求人,爹爹爱护你的心,难道你一点都感受不到吗?你今日回家,爹爹高兴还来不及,不会责怪与你。”

    谢青云轻轻握住春光的手,脸上扬起温柔的笑意,“是,是,我从此以后,都听夫人的话,再不多想!”

    春光笑道“这才对了。”

    清光自从得知大姐夫谢青云无罪释放,不用坐牢,只是丢了官职,便整日吃不下饭,都消瘦了不少。

    见到大嫂王兰若带人在自己与姐姐和光居住的绣楼东面收拾屋子,知道是大姐春光与那个谢青云要来小住几日,不愿意了,想要搬到后面与母亲秦佳玉同住。

    偏偏不巧,父亲这几日住在后面,弟弟重阳又生了病,母亲不得空闲照应她,也没有多余的地方给她住。

    清光只得气鼓鼓的看着日子一天天临近——大姐春光与谢青云定于九月二十五日回来,清光只觉得身子处处难受。

    这上天也太不公平,谢青云作恶,性质与她一样,为何她受人唾骂,遭到惩罚,而谢青云只是丢官削职?还是时候未到?

    清光躲在绣楼上,默默观察着外面的动静,眼见得大姐春光与谢青云移步到收拾好的汀香阁。谢青云安然脱险,满面笑嘻嘻,手挽大姐春光进到屋内,夫妻两人并无隔阂。

    可就是不久之前,谢青云出手打姐姐春光,多年之后,谢青云还要停妻再娶,作践姐姐。

    清光心下一惊,惆怅满身,这一辈子还跟前世一样的结果,那她重生归来,还有什么意思?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众人的结局不变,是否也说明了她的结局不变?她还要嫁到郭家,过着清冷凄苦的守活寡的日子?

    “桂魄——”清光转头小声叫着桂魄的名字,桂魄猫着腰进来了,也小声回道“小姐,何事啊?”

    “你帮我把溪山找来,我有要事。”

    “钥匙?什么钥匙?是开门的钥匙吗?”桂魄天真地问道。

    清光咳嗽了几声,忍不住笑道“你快去!——别让金桃发现了。”

    桂魄仍然小声道“这几日大小姐回来了,金桃姐姐在那边帮忙呢——金桃姐姐与露桃姐姐也好久没见了,有说不完的话呢。”

    此番来岳父家,谢青云更加小心,话不多说,路不多走,以前做官的时候,还有几分神气与傲气,现在,只剩下大气不敢出。

    宋伯明近来因为小儿子生病,几个大些的儿子整日生闷气,怏怏不乐,见到女婿前来,怕女婿多心,也只能强装笑脸,好言宽慰女婿,还特意在晚上设宴,叫来四个儿子为女婿接风。

    所幸,在宴席上,几个舅兄舅弟没有胡言乱语,明光竟有些同病相怜之意,一直拉着谢青云喝酒,瞻光插科打诨,醉翁之意不在酒,延光与邦光说了不少安慰之语。

    谢青云一杯杯酒落肚,前情又浮现眼前,低头一望,什么讨厌来什么,酒水里也倒映出刘英等人的面貌。

    谢青云一脸厌烦,嫌弃的抛在地上。

    酒过三巡,话也说了不少,在座的人个个酒酣耳热,小厮们贴心的走上前来,轻声道“已经喝了不少了,郎君们,等明个儿再喝吧。”

    各人的小厮扶着各自的主人,回房去了。

    谢青云最后才从房中出来。抬眼看看,周边没有人等他,也没有人上赶着来扶他。

    他忍不住自嘲,自己丢了官,老娘和老婆都快养不活了,哪能养得活小厮?

    这世间无情,世人都是跟红顶白,他穷途落魄,来到岳父家中,仆人们表面不说什么,但心里的话不会很好听。他都知道。

    谢青云缓步出来,差些被门槛绊倒,幸亏从左右各窜出一个小厮,顶住了他的腰,才没有摔倒。

    “谢大郎,主公叫你去花园里呢。”右边的小厮说道。

    谢青云努力睁大双眼,想要借助屋内的灯光看清楚是哪两个小厮,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两个小厮架走了。

    走得很快,谢青云差些将酒饭吐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