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三章:云伤
    眼见得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丫鬟仆妇们来回奔走,人多口杂的,和光没有再细细追问,而是轻声叮咛清光,“你以后可不要梦游了!吓死人了!谁能想到大姐夫会被关在花园里一晚上呢?这个天虽然不是很凉,可也不暖和,大姐夫这一回啊,也是够受得了。”

    清光点点头,叹道“希望他福大命大吧。”然后改过自新,不要辜负大姐春光的情意,与姐姐春光好好过日子。

    到那时,她一定登门致歉,为昨晚的事情道歉。

    前提是谢青云变好了,还有人记得这回事。

    不一会儿,宋府请来的大夫来了,赶忙进入房中,为谢青云看病,此时无关人等都站在房外,只有春光及几个侍女在里面陪着先生看病。

    清光站在姐姐和光身后,不断踮脚张望里面的情况。

    却什么也看不到。

    忽而有人拽了拽她的衣袖,回首一看,是桂魄,桂魄将清光拉到一边,一脸焦急与恐慌的溪山朝清光作揖行礼,而后急切问道“小姐,大姑爷没事吧?”

    溪山有些后悔昨晚带着几个小厮把大姑爷谢青云打得那么厉害。

    他还是拿棍子的人,下手没个轻重,只知道痛打。

    清光望向四周,忙压低了声音,对溪山道“没事,他命大,死不了——此事,你千万不可对人讲,你昨个儿找来的那些人可靠吗?也别让他们说出去,近日也别到二门以内了,若被大姐夫看到了,认出了,就麻烦了。”

    溪山也小声道“我都叮嘱他们了——只是没有来得及告诉芳景。他是主公面前得脸的人,早早的去了主公面前服侍,也许现在他还不知道大姑爷病倒了这件事。”

    昨晚,若不是芳景出手帮忙,说宋公在花园等谢青云,只怕他还弄不动谢青云。

    李芳景虽然是刚来的,但与溪山脾气相投,昨日巧遇溪山与其他几个小厮商量晚上的好戏如何如何,当即表示愿意帮忙——站在树上,往下撒沙土的便是李芳景了。

    溪山打了个问号,“不知道李芳景会不会说出去?”他虽才来,但宋公很宠信他,只怕他一时意志不坚定,说漏了嘴。

    “小姐,我这就去找芳景,让他不要将昨晚的事情说出来——大姑爷与咱们无关。”溪山向清光汇报了自己的想法,却忘了降低声音,这个音量,略略走近的人都能听得到。

    两人对立无言,都不敢抬头观察身边是否有人。

    被人听了去,就不好了。

    两人都觉得瞬间安静了,没有杂音,就连那些侍女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都听不到了。

    溪山哑着嗓子,小声道“小姐,那……我先去了——”

    说罢,鬼鬼祟祟的走了。

    清光畏畏缩缩的看看这,看看那,还好没人,可刚转过身,就看到姐姐春光的侍女露桃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显然她听到了某些不能听的内容。

    清光目光躲闪,像没看到露桃一样,由桂魄搀着回到姐姐和光身边,此时她多说无益,少说为好。

    大夫出来了,宋伯明、万夫人与秦姨娘也陆续赶到。

    听得先生说“还好没有大碍,只是冻了一夜,受了风寒,里面的郎君身子骨本就不太好,在园中冻了一夜,身上还有外伤,虽然不严重,但也得调理擦药才能恢复,又受了风寒,得休养一段时日了,吃药期间切记受凉,切记生冷油腻。”

    宋伯明谢了大夫,令石竹送大夫出去。

    转头问出来相迎的春光,“儿啊,青云他怎么会在园中冻了一整夜?身上怎么还会有伤呢?”

    春光呜咽不止,“爹爹,谢郎他昨晚赴宴就没有回来,也没有派人告诉我去哪儿,我只当是几个哥哥弟弟留他过夜吃酒,畅叙心怀,便没有等候,先睡了,哪知谢郎在花园中冻了一夜,还满身是伤!这一定是某些个不怀好意的人干的!我夫妻虽然无钱又无势,但终究是宋家人,对谢郎下此毒手,那个人真是好狠的心啊!那是歹毒的人,不能留在府中!”

    万夫人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明光,瞻光、延光和邦光呢?”派人去找四个儿子,可得到的回复都是昨晚喝多了,都没能起来,醉醺醺的。

    但其中一个小厮汇报说“大姑爷昨个儿是最后走的,小的看到有两个人搀着他朝花园去了,还有说有笑的呢。”

    “你看清是哪两个人了吗?”宋伯明问道。

    那小厮挠头,努力回想,“小的看着好像其中一个是溪山,一个是主公身边新来的那个僮儿——李芳景。”

    清光心里一惊,非常着急,想把那个小厮的嘴封上。

    怎么就有目击证人了?黑咕隆咚的天,走路不点灯,都能在平地摔倒,这还能记得住别人的声音?是有千里眼,顺风耳吗?

    宋伯明怒道“溪山!李芳景!你们干的好事!”

    溪山不在,李芳景便独自一个人跪在宋伯明面前,没有歉意,也没有害怕,和往日一样平静。

    看来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犯错了。

    “是你将谢郎引入花园的?”春光着急问道。

    “是。”

    “是你把谢郎关在花园里一夜?还打了他的?”春光接连问道。

    “是。”李芳景还是只回答一个字。

    “你为何要这么做啊?”宋伯明不解问道。

    李芳景冷静回道“他是个坏人,说了好多不敬主公的话,还对大小姐不好。”语调毫无温情,让人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

    宋伯明有些哑口无言,这李芳景说是为了他们,才教训谢青云的,有些道理,但也怎么听怎么别扭。

    一个刚来的僮儿,对大姑爷做出这种事,不太可能——他们接触的实在是太少了。

    “那溪山呢?”

    “溪山没有做。”

    李芳景一力承担了所有的事情。

    清光没有料到,前世了断了她性命的杀手会在今生挺身而出,承担她做的事情。

    这样一来,她不是又欠了他?

    “爹爹,此事都是我做的!溪山也好,李芳景也好,都是我派去的。”清光承认了。

    “你为何要这么做?”宋伯明一头雾水,搞不懂女儿整日在想些什么。

    “谢青云他欺负姐姐,打姐姐,我看不下去,就想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欺负我们宋家的人,会送命的!”清光道。

    春光见此,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里面躺着的是丈夫,外面站的是妹妹,妹妹派人将丈夫打了,是为了自己——算下来,还是自己对不起丈夫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死亡工厂〕〔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