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龙张龙〕〔还看今朝〕〔都市超品圣尊〕〔科技之神〕〔超级农场主〕〔婚然天成,总裁情〕〔狂女要翻天〕〔全世界都有异能只〕〔进击的赘婿〕〔我的超级庄园〕〔生活奏鸣曲〕〔汽车大时代〕〔镇魂风云录〕〔我有一个帝王群〕〔乡村小神农〕〔红尘篱落〕〔我在人界掉马甲〕〔龙抬头张龙〕〔学神不好惹〕〔都市透视医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八章:婚约(1)
    前世,清光并未见过这位公爹。

    只因郭敏求在她过门之前,就因为喝酒误事,被贬了官,前往江州赴任,乘舟而行,见月色甚好,又犯了贪酒的毛病,在船上与仆从痛饮,喝到兴起处,举杯对月,醉话连篇,最后竟在船头上一跃而起,掉入水中,挣扎了几下,便不见了踪影。

    仆从们连忙捞取,也无济于事,郭敏求酒后落水,没能赴任,也没能回家,一命呜呼,享年六十二岁。

    郭敏求,字谨思,曾为六部侍郎,在六部都很有作为,较为皇帝信任,多年担任要职,但为人豪放好饮酒,多次误事,迁至闲职。

    清光屈指一算,现在这位郭侍郎还没有因为喝酒误事,被贬官至江州,应当还在黄门侍郎的位置上。

    蓦然,清光心中生有一个想法——前世的丈夫郭景先顽固至极,不听人劝,宁愿与家人决裂,也要和潋滟在一起,是否是因为他失去了父亲郭敏求的管教,变得狂放了?

    若是父亲郭敏求还在,郭景先是否能够改变?

    “唉,我想这些作甚?今生今世,我又不要嫁给那个郭景先——”但脸上却有挥不去的忧愁,“要是有了万一,该如何是好?”

    怕就怕,今生今世,她还是躲不过郭景先。

    就跟她躲不过李鸦——李芳景。

    也许这都是老天的玩笑,老天做下的局。

    要看她无奈的样子。

    要她留在她辜负或是害苦了的人的身边,将功赎罪,期限是一辈子。

    清光忘不了自己是被仇恨自己的李鸦李芳景杀死,而后重生,也忘不了自己前世是如何有了那个结局的——贪欲害人,万劫不复。

    再次回想起死亡的恐惧,清光没有心思对镜梳头了,越看镜子越能看到前世自己的罪孽深重——仿佛那些人要冲出来,要她的命。

    “不可以!”

    清光表情严肃。在旁侍候的金桃表情愕然,心惊胆战——小姐别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我要救我自己!”

    别人可能管不了了,先救自己吧。

    清光给自己订了两个计划——一是好好对待李芳景,毕竟他是前世了断自己性命的人,二是避开郭景先,毕竟是郭家人无情无义,要害死她。

    她记得,自己与郭景先是两家父母指腹为婚,今番郭敏求来看爹爹,两家若是再谈起儿女婚事,很有可能会直接绕过姐姐和光,先将她的事定下来。

    她不愿意。

    她已经被伤害了一次,不愿意再有第二次。

    那么,她要在这位未曾谋面的公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了。

    郭敏求乐呵呵的来了。

    原本来信说好是十月初五来,但郭敏求提前来了,没有带仆人,只身来看老友。

    宋伯明知道这是郭敏求的风格,对于郭敏求的突然来访,没有惊讶。

    郭敏求笑道“现在你可以肆无忌惮了。”

    宋伯明笑道“多年不见,你竟然有些粗鄙了,什么肆无忌惮?”

    两人携手进入厅堂,郭敏求笑道“你回来了,一身轻松,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也能见见这个,看看那个,比在京城自在多了,不是可以肆无忌惮做自己愿意做的事了吗?”

    “人生在世,哪能顺着自己的心愿做事呢?”宋伯明微笑之中带有不一样的忧愁。

    郭敏求却用异常轻松的口吻说着最深沉的无奈,“我一直说,人上辈子做了坏事,这辈子才托生为人。已经成了人,就坦然接受,这辈子多做好事,别做坏事,下辈子托生当神仙,不用受这些苦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辈子当人,要享受苦难,看淡一切,最后都是一死,有什么大不了?”

    宋伯明笑道“谨思这几年越发通透了,我自愧不如。”

    郭敏求哈哈一笑,“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我不通透些,明白些,早就被这个世道气死了,郁闷死了,华佗在世也救不了我。——可记得你我年轻时做的那些大事?幸亏当时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搁在现在,我不敢了。”

    宋伯明却不相信,道“谁不知道你看不惯那样的事?虽是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这样想呢。”

    又道“知道你来,我还专门请了淮扬的大厨,买了汾阳的酒,你爱喝这些,我可是没忘。”

    郭敏求笑道“这便是情谊深厚了,咱们都记得彼此的爱好——可惜你告老还乡了,不然,咱们在京城还能天天见面。”

    宋伯明笑道“可别说了,都是远远地看上一眼。”

    为了避嫌,这两位知己好友,同在京城之时,都不敢会面,也不敢多说话,怕落人口实,说有结党之嫌。

    郭敏求望着老友宋伯明,又从怀中掏出铜镜,照了照自己的面容,时光不饶人,曾经意气风发的他们都老了。

    “年轻的时候,我还嘴硬,说自己不会老,咱们几个都不会老,能一直在一起,多为百姓做些好事,多为陛下分忧,可现在,终究是老了,也没能为天下苍生做什么好事,也不被允许为陛下分忧了……呵呵,过得真快。”郭敏求仍然微笑,语气平淡。

    宋伯明叹道“是啊,年华似水,快把咱们两个老头子冲走了,真希望能多留几年,咱们两家永远都好,孩子们也都来往频繁些,互相帮衬,这样,我走了,也能安心些。——有你郭老弟的孩子帮着点我那几个不省心的孩子,我也能好好安息了。”

    郭敏求来了精神,将铜镜放在桌上,开口笑道“我还要求你老兄呢,你的孩子若能帮衬我的孩子,我也能含笑九泉了——老兄,你可记得你还欠我们郭家一个媳妇?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提此事,我今日来,一是看看你,二是看看我的儿媳妇长大了吗?”

    宋伯明含笑道“我可没有忘记啊,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天业五年,郭敏求的夫人,宋伯明的姨娘秦氏都怀有身孕,就要分别,各自赴任的郭敏求与宋伯明就为腹中的孩儿订下婚约——同岁乃是缘分,若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妇。

    郭夫人怀的便是郭景先。

    秦姨娘怀的便是宋清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佛系古玩人生〕〔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