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病娇千金拐回家〕〔绝域之星〕〔最强废婿〕〔穿越之兽世种田记〕〔皇覆天下〕〔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凤策凰谋〕〔限量萌宝,了解一〕〔影帝,你老婆又闹〕〔生活请别作〕〔最佳赘婿〕〔热搜攻略〕〔缘来妻到,掌心第〕〔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之再为人父〕〔圣手侠医〕〔最强上门女婿〕〔我真没想穿越〕〔我真的不怕鬼〕〔兵王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十七章:一封求救信
    宋伯明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建造一座慈幼堂的想法,最后是被远道而来的好友推动实施的。

    这个想法,宋伯明一直都有,但因为人在京城,一直没有实施。

    如今告老回来,休息了一段日子,将儿子们的事情安排了,体力与精力感觉也都够了,便将这个想法重新提起——要在萧城建一座慈幼堂。

    顾名思义,是帮助无家可归的人,以孤寡老人与流离失所的孩子为主。

    便将这个想法告诉了老友郭敏求,想要听听老友的建议。

    郭敏求在信上赞同,如今来到宋家,听清光左右一忽悠,便想立马参与进来。

    与宋伯明在书房商议了两天两夜,郭敏求敦促宋伯明赶快行动。

    还写了封信,寄回去,要求家人准备好万两银子。

    又立马催着宋伯明找地方,两人出门找了半日,还是将地点选在了后面小巷,一座属于宋家的宅子。

    那是宋家的老宅子,自从宋伯明发迹以后,便从棠花巷买了现在的宅子,老宅子也就空了下来。

    为了留住回忆,宋伯明几年前还特意嘱咐家人修缮了一番,将老宅子扩建了一下,变得宽敞了些。

    地点选定了,宋伯明一一吩咐下去,开始准备,将老宅子打扫了出来,让仆人们将宅子好好收拾收拾,有的屋子专门留给小孩,有的屋子专门留给老人,还有给成年男女的,井井有条。

    在宋伯明与郭敏求忙前忙后时,清光也没闲着,总是瞅着空就要溜出来,看看这慈幼堂的布局,想着自己以后的前途——她不嫁人了,以后就在这慈幼堂住着,日后人多了,也不寂寞了,好过嫁给那些个负心人。

    住了将近两个月,谢青云的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日日盼,夜夜等小妹妹清光来给他道歉,岳父宋伯明好为他出口气,可从那晚他发现清光装神弄鬼之后,岳父岳母都没有进一步地表示了,那个被捉弄了的郭敏求也一点表示也没有。

    没有死缠烂打,要求岳父宋伯明惩治清光。

    反而,还很缺心眼的相信了清光的鬼话,还撺掇岳父宋伯明忙里忙外,开什么慈幼堂。

    在谢青云眼里,那是赔本的买卖。

    “岳父大人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要开什么慈幼堂!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需要管的事?管好自己家的事就行了。”

    春光虽然也认为妹妹清光错了,但听了妹妹的解释,也能接受,妹妹毕竟没有恶意,是为姐夫好,便劝丈夫,“清光还小,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还小?现在给她一把刀,她都可以去杀人了,人长得也不矮了,还吃那么多饭,杀人放火,日后也可以做了。”谢青云还是耿耿于怀,十分介意。

    他这次来本想找岳父,疏通关系,再次为官,但在宋家受了清光这番羞辱,目睹岳父岳母的这般作为后,心也凉了,“我找岳父说明,想必也不会答应我,倘若被那个臭丫头知道了,又要嘲笑我。”

    面子也很重要啊。

    谢青云决定离开宋家,“我堂堂天子门生,这么一点小小挫折,还能困住我一生一世不成?”

    春光本想多住几日,但见丈夫态度坚决,又想到婆婆独自在家,总是不好,便答应跟随丈夫回去。

    万夫人也因为女婿被免职,不待见女婿,见他夫妻二人要走,便没有挽留。

    谢青云恨恨离开了宋府,“日后我不发迹,绝不回来!”

    等到宋伯明察觉到女儿女婿离开,已经是三天以后。

    这几天,他一直和郭敏求忙慈幼堂的事。

    郭敏求也要走了。

    他要回家,亲自将银子送过来。

    宋伯明不想老友这么快回去,“现在已经是寒冬天,不便行走,你又没有带仆从,还是在我家住着,等过去这个冬天,到了春天,再去不迟——我可不差你的银子。”

    郭敏求不听,执意要走。

    宋伯明要他带几个仆从走,郭敏求不愿意,“想当年,我独自翻山越岭,去凉州赴任,三天没有吃东西,也挺了过去,现在也不需要人跟着我。”

    宋伯明只得派人暗中跟着郭敏求。

    仆人华星和宋桥暗中跟着郭敏求去了。

    没有半月,两人满身是雪,风尘仆仆归来。

    “不好了,不好了!”两人进门就喊。

    惊动了宋伯明,连忙问二人。

    只见房外飘着鹅毛大雪,华星与宋桥身上都是雪,冻得连连呵手,满脸通红。

    华星跪在地上,带着哭腔,“主公,不好了,那郭公他……他殁了……”

    宋伯明差点昏过去,他努力支撑身体的重量,使自己不倒下去,要问个究竟,“怎么回事?”

    半个月前,郭敏求还含笑与他道别,还与他讨论慈幼堂的事宜,两人互相打趣,怎么人转眼就没了呢?

    宋桥道“我和华星跟着郭公,不敢叫郭公发现,便离得有些远,那日跟在郭公后面,漫天大雪,看不清前路,郭公独自驾车,跑得远了,我们看不见了,与郭公走散。足足找了一天,才找到郭公的车,可是里面没人,我们又在周围找,这才发现郭公卧倒在雪地里,头破血流,早就没气息,身上还有几处刀伤……”

    宋桥点到为止,没有继续描述。

    “啊——”

    宋伯明呼喊一声,随后倒地,宋桥与华星赶忙扶住宋伯明,“主公,主公一定要节哀啊。”

    是啊,他一定要节哀,他要去见老友。

    “快,备车!”宋伯明悲伤喊道,声嘶力竭,挣扎着起来,就往外奔,外面的大雪一直下着,足到人的膝盖处,因此主仆几人,磕到了好几次,直扑扑的倒下。

    但宋伯明的脚步一点也没有变慢,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飞奔到大门,坐上马车,朝着老友倒下的地方尽量飞驰。

    不少仆人看到主公在雪地里狂奔,泪流满脸,声音断续,似乎不能自持,金桃也冒雪看到了主公失控的模样——几近疯癫。

    清光从金桃处听到了爹爹出外的事情,心头骤然一紧,倚门望去,天色昏暗,大雪苍茫,雪片呼呼而来,将冒出头的房子都变成了自己的附庸——大地一片白茫茫。

    “不行,这个天,爹爹怎么能远行呢?”

    清光顾不上披上厚衣服,就急急忙忙跑下绣楼,深深浅浅的小跑着,桂魄忙跟在后面,两人个子都不高,走得很缓慢,金桃轻叹一声,也跟了上去,牵着清光与桂魄的手,使她们能够正常行走,不走一步摔一跤。

    走到门口,大门刚要关上,清光哈着气,搓着手,从门缝中窜了出去,看到车辙道道,已经远去,知道已经晚了,重重叹了口气。

    “晚了!”

    金桃拉着清光,关切道“回去吧,再冻着了,就不好了,现在这天,受了风寒,可不容易好呢。”

    清光只得沉闷转身,就在大门快要关闭之际,又有人赶来。

    不是府中的人。

    是个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赶到宋府门前,喊道“我有一封信要送给你们!是你们府里公子的求救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爱在夜色中盛开〕〔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