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倾城〕〔诡命阴倌〕〔天下卿〕〔庶妃惊华:一品毒〕〔洪荒之乾坤道人〕〔明末求生记〕〔王者荣耀之最强外〕〔重生之再无遗憾〕〔我怎么就火了呢〕〔我混烘焙圈的〕〔重生野性时代〕〔仙墓〕〔糟糕,寒太太又生〕〔大周王侯〕〔洪荒之不朽圣道〕〔娇宠田园:娘子,〕〔神道仙尊〕〔我混烘培圈的〕〔重生八五,霸道军〕〔我的出场自带旁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十八章:身陷囹圄
    清光眉头一皱,心情更加阴郁,肚子里不断有气息往上翻滚,卡在喉咙里,只能颤抖着说出一句,“快把信给我看看!”

    那中年男子才进门来,守门人正一边为他扫除身上厚厚的雪,一边接过那男子手中的信——那男子双手已经冻得发紫,哆哆嗦嗦,伸展不开,但对于那封信,是十分看重,紧紧拿捏。

    清光夺过信,不顾金桃在身边劝阻,“小姐,还是快快拿给夫人看吧。”就要拆开信封,金桃大力按下清光的手,道“小姐不要打开看!还是快交给夫人吧。小姐你看了这封信,又能做什么呢?”

    清光不听,正待与金桃争夺那封信,大哥明光循声已至。

    本来,明光听到仆人来报爹爹宋伯明不顾风雪交加,毅然出门,连忙穿衣出来劝阻,可未到大门,就听到爹爹已经远去,正要回房,又听到浑厚的声音来报说有一封求救信,这才没有转身回房。

    明光扫了扫脸上的雪,以命令且严厉的口吻说“快把信给我看看!你小孩子家家,好生在房里待着就是。”

    金桃得命,忙把手中的信交给明光,又拉着小姐清光,略略责备说“小姐,这些事啊,你管不了,也不要去想了——天气冷,风雪又大,快回去吧。”

    清光慢慢转身,挪步,频频回头看大哥明光拆开信封,展开信纸,连连点头等一系列看信的动作,“到底出了什么事?”

    只听到背后大哥一声哀鸣,“四弟啊四弟,你怎么摊上这么一桩麻烦事了啊?这可如何是好啊?”

    是四哥哥来的求救信?

    清光急忙回身,转到大哥明光身边,趁其不备,夺下了那封信,一目十行飞快的看着书信的内容。

    果然是四哥哥的笔迹!

    原来四哥哥在赢牟城落入人家的骗局,所带的财物损失殆尽,还将跟随的仆人变卖了,尽管如此,也没能被准许返回故乡——那伙人还要上万两银子,才肯放人。

    这是敲诈勒索!

    不过……这件事,她确实管不了,她没有那么多的钱,也没那个能力。

    只能请母亲定夺了。

    “四哥哥啊,四哥哥,你怎么会落入人家的骗局呢?”清光也连连哀叹,“我要去告诉母亲,让母亲快去救四哥哥!”

    明光却很冷静的制止了妹妹清光,“你懂些什么?快把信给我!”

    金桃忙要抢夺清光手中的信,清光不愿意给,想听哥哥明光说分明,将信紧紧握在自己手中。

    明光不紧不慢,先是吩咐守门人将带信的男子领下去休息,还嘱咐道“有什么事,尽管来告诉我,多谢你带了我弟弟的书信来我家,这赢牟离此,路途遥远,天气又不好,实在是感谢——现在我家休息着,爹爹不在家,我便做主接待恩人你,必定备上大礼言谢。”

    那来送信的中年男子似是也察觉到了某种一样的感觉,面对明光的有礼,只是淡淡说道“我看到你家郎君受苦受难,于心不忍,便答应为他千里传书,乃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一片心,岂是贪图你们家的回报?”

    明光施礼笑道“惭愧啊惭愧,小生失言了。”

    看到守门人将传书的男子带了下去,明光才转身望着站在原地的妹妹——只见金桃牢牢抓住妹妹清光的手,妹妹清光无法挣脱,一脸生气。

    明光居高临下,冷着脸,迅速的从清光手中夺下书信,道“你去告诉母亲?母亲最疼这小儿子,风天雪地里,传来一封求救信,母亲焉能不急?父亲已经冒着大风雪出去了,你还想要母亲也千里奔走吗?真是不像话!这些日子,父亲没有教训你,你倒越发不知道深浅,也不知道道理了——这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快回房去,这事有我承当,快回房去!”

    清光被夺了书信,很是不快,问道“哥哥要如何做?”

    明光将书信收入自己的袖中,一抬眉,并无十分耐心,道“我还要与其他人商议商议,你快回房去!不要告诉母亲,若是被我知晓你告诉了母亲,我便要代替父亲来惩罚你!你最近言行太不注意,屡屡犯错,父亲宠爱你,但不代表你做的都是对的——回房去。”

    又对金桃与桂魄道“好生看住你们小姐,你们一屋子十几个人,还看不住一个小姐吗?”

    金桃与桂魄连忙应声是,桂魄也跟着金桃一起,两人合力,将满腹忧虑的清光拽到了绣楼。

    明光收好书信,来到三弟延光的小院。

    此时风雪弥漫,天气阴沉,延光正在房中点灯读书,很是认真,以致于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明光来到房中,将房门悄悄闭上,延光才抬头,见是哥哥来了,连忙起身,要呼唤侍儿捧来香茗,明光举手制止,从袖中掏出书信,双眉紧皱,道“你看看这书信——咱们家又要出事了。”

    稍微暖和了会,明光道“外面有人来传消息,不知是什么消息——爹爹便出去了,如此风雪交加,不是急事,爹爹怎么会不管不顾,夺门而出?这一前一后两件急事,我们家怕是又要闹得人仰马翻了。”

    延光边展开书信,边回答哥哥明光的话,“爹爹出去了?究竟是为何事?”看到书信是弟弟邦光的字迹,又看到遭骗等字眼,心下一沉,腾地站起,“怎么会这样?”

    延光边展开书信,边回答哥哥明光的话,“爹爹出去了?究竟是为何事?”看到书信是弟弟邦光的字迹,又看到遭骗等字眼,心下一沉,腾地站起,“怎么会这样?”

    明光慢条斯理道“邦光说他在赢牟落人陷阱,身上所带的银钱全被骗了去,连仆人都卖了,还不够缴纳赎金,修书一封,要我们送钱过去——只怕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延光也道“赢牟路途遥远,那里的事,我们怎么查证?”

    “我们要亲自去走一趟,看看究竟。”明光道,“此事还要拜托你啊,爹爹已经出门,二弟与二妹夫在外经商,尚未回来,弟弟又发来求救信,这府里府外得有人照应,我身为大哥,当仁不让,还要拜托你前去赢牟,一探究竟。”

    延光满脸为难,但事关亲生弟弟,也不好托词不去,“只是该如何着手呢?我心慌意乱,毫无主意。”

    明光给了建议,“你先带着些银票去赢牟,先到当地官府报案,要求官府帮忙查找邦光的下落,试图与那些骗子联系上,用银票引蛇出洞,解救邦光。但具体如何,还需你见机行事。”

    邦光合上书信,左思右想,心里挣扎了一会,找不到办法,只能按照兄长的话来做,道“我知道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齐欢〕〔仙古天尊〕〔午夜游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