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逆少之风云再〕〔悠闲乡村直播间〕〔透视神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大小姐的贴身狂医〕〔原来我是富二代〕〔奈何璀璨动人心〕〔最窈窕〕〔古探奇玉〕〔南寻北觅〕〔快穿白月光:男神〕〔我们只拥有黑夜〕〔闻录笔记〕〔亿万婚宠:老婆,〕〔世纪第一宠:厉少〕〔医品至尊〕〔药师种田:娘子,〕〔全服女神〕〔源初星辉〕〔丹宫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十九章:坏消息接踵而至
    清光不知外面的动静,不知哥哥们商议的怎样了,金桃等人看她看得紧,她只能待在绣楼上,与姐姐和光谈论此事,两人在闺中胡思乱想,讲的故事都让彼此心惊肉跳的。

    和光担心爹爹此去会遇到意外,“这风天雪地的,寸步难行,咱们待在房中往外看,都有些睁不开眼睛,爹爹不知去哪里了,听说那些个江洋大盗最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没,拦路夺人钱财了呢。”

    清光则想得更多,她认为能让爹爹冒着风雪天出外的人并不多,一定是与爹爹谊厚情高之人,很有可能就是与爹爹拜别不久的郭伯伯——郭敏求。

    几十年的老友,才能让爹爹不顾一切的冲出去,那么迫不及待。

    清光不免紧张起来——这个天,爹爹出去,要到哪里去找郭伯伯呢?郭伯伯到底出了什么事,才能让爹爹不顾一切夺门而出呢?

    虽然两人不能下绣楼,但桂魄与程鸾能够下楼,她们二人左右打听来了消息——果然是郭敏求出事了。

    这是跟在宋伯明身边的小厮李芳景告诉她们的。

    “听宋桥大哥他们回来说,好像是郭公倒在雪地里,不省人事了,身上还有伤,财物都没了。”

    清光闻言,心思惨淡,生出惆怅来,她不明白,怎么刚刚与郭敏求相遇,说了没几句话,郭敏求就出了意外呢?

    而且比前世的意外来得早,来得快,来得让人措手不及。

    前世,郭敏求死于贬官的途中,今生,郭敏求则死于寻访老友的路上。

    还不算很老,也没有疾病,是一场实打实的意外,飞来横祸。

    看来,这祸躲不过,怎么也躲不过。

    她的提醒都是白搭。

    清光只觉得眼睛看不清面前的人,一睁眼,周围都是灰茫茫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她迷茫了,本以为重活一世,有了前世的经验,能够活得比谁都明白,可以获得稍微自在潇洒些,能够努力是自己避开前世的错误,还能够帮助别人免除祸殃。

    如今看来,岂止是空想?简直是笑话。

    在忐忑不安与惊惶无措中,和光清光两姐妹整日打听外面的消息,都盼着爹爹能够平安归来,三哥哥延光能够顺利解救四哥哥邦光,两人顺利回家。

    过了一月多,才终于等来了爹爹宋伯明。

    回家的爹爹宋伯明明显可见衰老了不少,头发斑白,面目憔悴,双眼通红,衣着灰扑扑,没有刻意的梳洗打扮。

    看到儿女成群,宋伯明也没有开怀,更没有笑颜,他一开口,便说了那个让清光胆战心惊的坏消息——“谨思他没了……”

    站立着的儿媳们与郭敏求没有见过,也没有往来,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多少触动,但由于是爹爹的老友,爹爹神思恍惚,非常悲伤,也就多多少少表现出悲哀,举袖掩面,做做样子。

    明光一脸沉痛,与爹爹同忧同乐。

    万夫人显然接受不了,低头神色沮丧,当年两家常常来往,宋伯明与郭敏求还未发迹时,万夫人与郭夫人就是常常往来,很是知心,后来慢慢分离,两家走动的少了,万夫人也没忘了郭夫人,常常书信来往,也就是最近几年,各自的家里都有事,才断了联系。

    论情分,是很好的,论年龄,万夫人比郭敏求少不了多少,如今乍一听到郭敏求没了,心中难免酸痛,想到自身,多了几分害怕。

    万夫人颤抖着声音,问道“怎么?谨思不是才走,怎么没了?”

    宋伯明懊悔万分的说“我担心谨思,不让他走,他执意不肯,她这辈子都是执拗惯了的人,也是个十分幸运的人,这样的天,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比这还险恶的情况,年年都有,可他今年却没有以往的幸运了——我赶到时,他已经被当地官府派去的衙役拉到了义庄,仵作已经检查完毕,没有他杀的迹象……”

    “谨思生前喝了酒,驾车又快,撞到了另一辆马车,撞到了胸膛,也撞破了头,失血过多而死……”一提起此事,宋伯明就眼泪连连,无法控制。

    万夫人也情不自禁的留下眼泪,哀哀哭泣,“谨思啊,他不该这么早就去了……他那一家老小可该怎么过啊?”

    万夫人的哭声很有感染力,抑扬顿挫,秦姨娘也跟着哭了。

    生性敏感的和光也流泪了,清光很是惋惜郭伯伯之死,更在心里疑惑是不是自己“泄露天机”,才害了郭伯伯?越想越痛苦,最后也抽泣起来。

    宋伯明努力振作精神,淌着眼泪,继续说道“我扶着他的灵柩,回到兰陵,那场景真是……唉,可怜他刚刚娶了新媳妇,儿子刚刚成家立业,两个小儿子还没有学业成功,他就走了……郭家人都不相信谨思已经走了,看到遗容,才痛苦的接受……”

    万夫人问道“郭家应该是只靠谨思一人的俸禄养着,几个儿子还没有考出名堂,没有做官呢,这下谨思没了,他们家的顶梁柱可是倒了。”

    “谨思向来不肯置办产业,如今走了,他们家可是很艰难。”

    “老爷,咱们两家是多年的交情,如今郭家有难,咱们可要帮一帮。”万夫人提议说。

    宋伯明正有此意,“夫人说的是,我打算资助他几个儿子,助他们学业成就,功名得就,也好安慰谨思在地下之魂。他的小儿子哭得厉害,得了病,我已经留下银子,交代好了大夫,等过几日,还要去看看。”

    顿了一下,又道“我准备接他的两个小儿子来这里学习,好好照顾他们,他的长子次子都已经成家,帮助他们立业就行了。”

    “也好,我记得他小儿子叫什么景先,以前叫如渊,后来改了名字,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宋伯明道“这几年,他认了个义子,就是他的小儿子叫景善,但他在信中给我们说,还是习惯叫景先小儿子。”

    万夫人道“对,对,就是景先。”

    宋伯明叹道“我这次去了,看到景先了,他最像他爹爹了,脾气性格样貌,无一不像极了,我一看到他就想起了谨思——夫人啊,咱们一定要好好对郭家。”

    万夫人叹道“我一听到这个坏消息,心都乱了,脑子里想的都是咱们两家以前怎样好,谨思是多好的人,如今他去了,留下一家老小,我们理应照料。”

    门外有人来报。

    “三郎和四郎从赢牟回来了!”声音很大,生怕没有人听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我为人类谋长生〕〔妙手妆娘〕〔我的巨星老婆〕〔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