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甜心冤家〕〔超凡侵染〕〔陈青阳〕〔我不想继承亿万家〕〔六零娇妻有空间〕〔首富们,该还钱了〕〔斗转东南〕〔锦绣田园:骗个夫〕〔陆先生又上头了〕〔快穿之贪恋你的温〕〔你黑粉太多配不上〕〔跃出寒门〕〔佛系少女不修仙〕〔女神她有预言式乌〕〔夫君随本神上天吧〕〔我全家都是穿来的〕〔这个病娇有点甜〕〔三寸银河〕〔战士之天狼劫〕〔明末汉之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十章:责子(1)
    宋伯明眉毛一挑,心也从兰陵回到了自己家中,问万夫人道“赢牟?他们怎么会从赢牟回来?”

    此事也瞒着万夫人,万夫人当然也不知道。

    见瞒不下去了,弟弟们也都回来了,明光才上前,将弟弟邦光的那封求救信交给了父亲宋伯明。

    慢慢解释道“爹爹母亲,请听儿子一一道来——一月多前,有一男子从赢牟赶来,送来这封求救信,说弟弟邦光在赢牟误入人圈套,被骗走了钱,难以脱身,教我们赶快派人去救。当时爹爹为了郭伯伯的事情,已经出门,儿子想着母亲身子不好,不能过分激动,便自作主张收下这封信,没有告诉任何人,又让延光带上人去赢牟探听虚实。”

    “如今,看来延光一帆风顺,将弟弟带回来了,真是可喜可贺。”

    万夫人忙凑到宋伯明身边,举目看着书信,她虽然不认识多少字,但能认个几个,将信的内容猜个大概。

    本来想要埋怨大儿子明光不告诉她来龙去脉,但一想到小儿子邦光已经回来,便将埋怨收了起来,忙让拂尘去迎接邦光,让邦光与延光来向远道而来的父亲请安。

    来报信的仆人一听要请延光与邦光过来请安,脸上泛起疑难,支吾道“四郎怕是不能来了,四郎是被抬进来的……”

    “怎么了?”宋伯明与万夫人同时问道。

    清光不好的感觉又在心里升起,难不成是三哥哥延光去晚了一步,那些绑架勒索的人对四哥哥邦光做了些什么?

    要知道,那些绑匪不是善茬,杀人越货都是寻常事。

    四哥哥要是出了什么事,全家上下都得心疼死,四哥哥可是最有前途的一个了,母亲万夫人还指望四哥哥光大门楣,宋家永远富贵呢。

    那仆人满脸涨红,一问他话,就连连摇头,嘴似张不张,像是舌头抵在牙关口,受了什么外力,就是说不出话。

    “快说!”万夫人喝道。

    那仆人支吾道“还是让三郎来说吧……具体的,我实在是不清楚。”

    万夫人忙让拂尘去找三郎延光过来。

    四嫂吴归云担心丈夫,跟着拂尘去了。

    过了好一会,延光才姗姗而来。

    清光举目望去,一月不见,三哥哥延光黑了,也瘦了,眼窝深陷,脸颊颧骨突起,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样子。

    看来,延光哥哥此去是深入虎穴,才救出了邦光哥哥。

    延光很清楚坐在上首的父母亲要问他些什么,稍微犹豫了会,才说出实情。

    原来实情不像邦光在信上说的那样。

    延光道“我拿到书信,第一时间就去了赢牟,那来送信的人将我领到邦光向他求救的地方,是个破窑,邦光躺在里面,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看周围无人,便大着胆子进去将邦光背了出来,先送到医馆,请了大夫诊治——大夫说邦光身上多处伤痕,是被人用棍子打后形成的,还说邦光至少三日没有进食,且这几个月没有好好吃饭,脉象很沉……”

    “邦光醒了,我问他,他先时不肯说,后来才对我说了实情——他没有被绑架,那封求救信是他胡写的。”

    听到邦光受苦,万夫人心口一疼,痛苦的叫了一声。

    等到母亲叫唤完毕,延光才重新开口,相比刚才,声音略显消沉,头也低了下去,神色迟疑,像是在说不敢说之事。

    “邦光说他被绑架是假,想法设法问家里要钱是真。他说若修书一封,不写缘由,家里人是绝不会给他上万银子的,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万夫人拍着巴掌,问道“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宋伯明倒是显得十分冷静,慢慢道“他出外游学,不是给他好些钱了吗?怎么,还不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快讲来,不要吞吞吐吐!”

    延光立马道“邦光说他游学到赢牟,听说当地有座仙山,山上曾有仙人驾鹤到此,便想去长长见识,谁料在山上没见到仙人,到遇见了一位女子……邦光口称呼她为知己,这几个月便是在那女子家里度过的,钱也都花在了那女子身上,花费颇多,银子用光了,邦光变卖了仆人,也不够花了……”

    万夫人着急道“什么女子?什么女子?分明是个妖精吧?邦光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也去打听了,那女子是赢牟当地有名的花魁,名叫柳绵绵,生的甚是俏丽,满腹诗书,全城闻名,邦光这几个月便是住在她的家里,被那鸨儿骗取了身上全部的钱,最后还被扫地出门。”

    “那他还要那么多钱作甚?”万夫人追问道。

    延光闭目回道“邦光对那柳绵绵情深意切,此番假装被绑架,乃是为了从家中拿钱将那柳绵绵赎出来,带回家里。我找到邦光,他像是中了邪一样,非要我拿着钱去百花楼赎柳绵绵,我只得去了一趟,想到弟弟被骗,我心有不甘,特意带着官府的人去闹了一番,果然见到了那柳绵绵,生的楚楚动人,一看就骗了不少人的钱——我二话没说,将那百花楼给砸了,那鸨儿看来像是与县令有些交情,那些衙役不帮我,反倒将我赶了出去。”

    “那柳绵绵叫住我,泪眼婆娑,说对不起邦光,她也是被逼无奈,我哪里肯信?见无法出气,便强行带着邦光回来了。”

    这边延光话音才落,那边拂尘便着急忙慌的跑进来,喊道“四娘子要收拾东西回娘家了,说是与四郎就此恩断义绝!”

    延光叹道“看来四弟已经跟弟妹说了……邦光此番出去像是变了一个人,执意要赎出柳绵绵,带她回家,还要休妻!我劝了他一路,没想到一点用也没有!”

    宋伯明拍案而起,怒道“真是岂有此理!”

    清光忙上前,拉住爹爹手,唤道“爹爹不要气坏了身子,也许事情还有内情。”

    清光很担心爹爹的身体,刚刚经历好友亡故,接着就是儿子留恋风尘,这怎能不让人生气?

    宋伯明甩开清光的手,呼唤石竹,“拿家法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凡侵染〕〔听说皇后是拐来的〕〔关于我成为元素使〕〔不与君言夏〕〔网游之勇士黎明〕〔陈青阳〕〔我的甜心冤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