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流云引〕〔病娇毒妃狠绝色〕〔超级兵王俏老板〕〔我独仙行〕〔我永远不死〕〔我家王妃富可敌国〕〔丹医〕〔黑夜进化〕〔武炼神帝〕〔青梅竹马之丫头别〕〔大明之雄霸海外〕〔九零农媳有点甜〕〔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重生学神:封少娇〕〔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农门小辣妻〕〔傻妹穿越追玉堂之〕〔灵医天后〕〔兽世情缘,兽夫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十二章:远道而来的麻烦
    金桃心急慌乱地跟着小姐一同出了房门,暂时避开房内纷扰的喧闹声,见小姐面色有变,手紧紧捂住胸膛,大口喘气,很不舒服,忙轻轻抚着小姐的后背,努力克制自己的紧张,让小姐将气息喘匀,

    “小姐,没事了,没事了……”又说了几句话,试图让小姐平静下来。

    桂魄在里面看到情况复杂,主公宋伯明开始用鞭子狠狠抽打邦光,吴归云也不阻拦,还在一旁哭闹助阵,万夫人怜子心切,连连护住邦光,也被打了几鞭子。

    侍女与小厮们急得搓手,进退两难。

    桂魄吓得要拉拽旁边的金桃,无人,跑了出来,看到小姐俯身弯腰,一声不吭,只能听得到喘气声,很是痛苦,金桃温柔的侍立与旁,百般安慰。

    上前轻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清光渐渐好转,胸口的闷气消散不少,扶着金桃的手,就要往里走,可刚到门口,里面喧闹的情形像是有一股无形巨大的力量,将她狠狠推出了门外——她感觉到无比沉重的压迫与阻拦,这种沉闷的感觉,将她与里面的家人分割成两个世界的人。

    她进不去,一进去就难受,只能眼睁睁看着。

    她缓慢抬目注视里面人的一举一动——就在眼前,可她参与不了。

    “我与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并不属于这里——”清光消沉的想道,因为不属于这里,所以默不作声才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清光自觉已经受到了惩罚——接二连三的事故,与前世毫不一样的结局,都让她无力继续内心的想法——救人?怎么救?自救,如何自救?

    还是继续前世的作为,当一个恶女?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桂魄看着小姐迈开步子,却又收回步子的举动,很是奇怪,便对金桃道“姐姐,我去请大夫来,好为小姐看看,也为里面的四郎看看。”老爷这番举动,动静实在不小,打坏了四郎邦光该怎么办?

    说完,桂魄拔腿就走,在转弯处也不减缓步子,撞上了同样急急忙忙的李芳景。

    两人同时倒地,又同时站起,都顾不得埋怨对方,“我找老爷——”

    “我找大夫——”

    互说目的之后,便各自忙各自的事去了。

    李芳景远远地就听到房内吵闹声鼎沸,站在远处果然看到主公宋伯明在狠狠教训四郎邦光,也不敢进去了,只好站在门外,静候里面平息事端。

    清光看到了,唤过李芳景,慢慢问道“你有什么事?要去里面告诉谁?”

    李芳景对四小姐清光不敢有所隐瞒,又因为她是恩人,所以毫无保留。

    “小姐,外面有人求见,说是要见四郎一面,还带来了一封书信,要我亲自交给四郎,嘱咐再三,我不敢违慢,便进来了。”

    “给我看看——”清光把手一伸,要信。

    李芳景迟疑道“这是要给四郎看的,那人嘱咐我一定不要转交他人之手,一定一定。”

    “是谁让你进来送信的?”

    “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清光很是警觉的注视李芳景手里的信,她似乎能够猜得到外面来的是谁,为何要李芳景一定要将信交给四哥哥邦光了——应该是从赢牟来的人,是那个烟花女身边的人。

    清光二话不说,狠狠夺过李芳景手中的信,也不拆开看,利索地撕毁,纸片如雪花,落在地上,难以拼接。

    李芳景急了,忙道“小姐,那人要我一定要将信交给四郎,说是关系到人命——我不敢违慢,小姐你怎么将信给撕毁了?”

    清光冷脸道“你懂什么?这是索命的书信,留它不得!从今后,你不得擅自从外面什么人手里接些奇怪的书信!若是被我看到,定不饶你!”

    口气严厉,清光找到了前世的感觉,她就是这样冰冷无情的人,说话也不喜欢温柔脉脉。

    李芳景身躯一震,目光定定望着地面,不敢说话,但也不甘于不说话,“小姐,这次不一样,我看她是真的有急事。”

    “什么急事?难道死了人不成?”

    “差不多少,她说她家姐姐已经身染重病,可能性命垂危……”李芳景的话音凄凄惨惨,隐隐有些同情。

    里面忽然冲出一个人来,将清光冲撞到一边,清光由金桃扶好站稳,咬牙看着是谁冲撞了她——不觉惊讶,竟然是一脸病容的四哥哥邦光。

    明明刚才还是憔悴不堪,站立也困难,说话也不愿意的四哥哥邦光,一眨眼的功夫,能跑能动,还有力气摇摆这李芳景的身子,不断追问他。

    “是谁来了?是不是一个小姑娘?是不是一个叫欢颜的小姑娘?”邦光情绪很不稳定,激动问道。

    李芳景懵了,话也说不完整,只是道“是一个姑娘,可她不小,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

    “是从赢牟来的?”

    “是从赢牟来的。”

    只听了这几句,邦光便调转身子,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也要出去。

    清光死命的拽住四哥哥邦光,喊道“哥哥你不能去!”

    身后则是嫂嫂吴归云尖锐的声音,“你要是迈出去一步,我们便不要再做夫妻了!”

    母亲万夫人也在呼唤着儿子,“邦光,管那些人作甚?你要气死你爹娘吗?”

    两个哥哥也说“那样的烟花女子,值得你如此用心吗?她那样的人朝三暮四惯了,你回到家里,日夜思念她,保不齐她早就左右逢源,另觅新人了。”

    邦光丝毫不在意这样的冷言冷语,挣开妹妹的手,一言未答,梗着头出去了。

    清光的心似乎从嗓子眼喉咙管重重的跌落了,跌到了肚子里,发出的回响便是接连往上翻涌的气息——撑的她脘腹胀满,嗳气不断。

    难道这些男人喜欢新欢可以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那些女子是神仙下凡,还是人间嫦娥?引得他们茶饭不思,不要发妻,真是好厉害!

    她又想起了郭景先和潋滟,眼前又是他们二人相偎相依的恩爱场景——恨意满腔,也转移到了哥哥邦光的身上,她不再认认真真崇敬与仰慕这个哥哥了,这个哥哥也不是好哥哥了。

    “父亲!”

    “爹爹——”

    清光回头一看,爹爹宋伯明晕倒了,手中的鞭子也跌落在地,爹爹倒地前口中似有一口气沉重的落在了喉咙里。

    “爹爹——”清光喊着上前。

    爹爹此时此刻,该有多失望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是天道爸爸〕〔自古红楼出才子〕〔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进化之危〕〔林诗瑶陆霆骁〕〔萌宝认亲:爹地你〕〔都市全能仙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以梦为马,不负昭〕〔神卦宠妃〕〔龙神至尊〕〔极武双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