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每天都在劝〕〔卿本红妆之朕不嫁〕〔锦上添〕〔诸天嘴强帝尊〕〔重生之最强剑神〕〔极品女总裁〕〔重生主神混都市〕〔我竟然是富二代〕〔我不是超级警察〕〔香港1968〕〔年少有为〕〔米奈希尔之力〕〔全能护花学生〕〔一品丫鬟〕〔重生嫡女,腹黑王〕〔家有悍妻怎么破〕〔乔夫人她总想着离〕〔巧女喜当家〕〔龙回都市〕〔厉少又来撒糖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四十四章:真假对质
    明光重重叹气,脸上是很不好看的暗灰色,“也不知道我们家最近是怎么了,总是出事,真是流年不利!”

    万夫人很是执着的问丈夫,不断确认,“老爷,你确定这个年轻人才是周志云的儿子,周灵修吗?”

    宋伯明招呼那还未从震惊中脱离出来的年轻人,“灵修,你过来。”然后指着年轻人眉间的红痣,对夫人说道“老周曾说过他的儿子从一出生,眉间就有颗红痣,无论如何洗,都洗不掉——还有这书信为证——夫人,你好生看看这孩子的脸庞,与周志云确实相像。”

    万夫人道“你不是说那个人也像吗?”

    疑问之间,小厮就将在慈幼堂内休息的邦光与周灵修带来了。

    听到有人进来,那年轻人哆嗦着身子转身去看,究竟是何人冒充自己。

    进来的是两个年轻高大的男子,都穿的半旧的蓝布衫,左边的那个眉目潇洒,脉脉含情,右边的那个俊逸清朗,风度翩翩——且与明光等人相像,应该是宋伯伯的小儿子宋邦光了。

    那左边的那个应该是冒充自己的人了。

    虽有无名之火,却不敢发,还频生自卑之感——自己与之相比,确实很有差距,怨不得宋伯母刚才那样的反应,应当是害怕,害怕假的是假的,真的是真的。

    他恨不得钻到地缝里,成全宋伯母的想法。

    邦光从小厮那里听了只言片语,没完全明白,进到正堂,见家人都在,眉头紧锁,堂内又站着一个年轻人,顿时有不好的预感,问道“父亲母亲,这是怎么了?”

    万夫人怨气未消,“你说说你,你从外面领来什么人啊——你身边的是假的周灵修——这个啊——”指了指低头弯腰的年轻人,“这才是你周伯伯的孩子呢。”

    说着,瞥眼观察那先前来的周灵修的面容,稍微有些惨白,并无其他大的波澜,不免有些惊奇,还夹杂着生气,这人是什么来历,真正的周灵修都来了,他还能这样不动声色,脸皮也太厚了。

    邦光不解,问道“母亲,你这话是何意啊?”

    万夫人又道“何意?你身边的这个人啊,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人,居心不良,假扮周灵修,大摇大摆的住到了咱们家,你问问他,究竟安得什么心?想要做什么?是想要骗钱,还是要坑害你这个未来的进士,算计的你前途尽毁?”

    邦光否认了母亲的想法,“不是母亲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让他说——”

    万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后来的年轻人,强逼他去与人家理论,“你看看他,你认识吗?——他是谁,要,冒充你?”

    那年轻人无奈转头,只看了一眼,便吓得不敢再看——那假扮自己的人眼神凌厉,透着寒光,不能久视,只看一眼,就觉得身上寒冷刺骨。

    清光也很嫌弃这个后来的人,觉得他枉为一个男儿,他是真的周灵修的话,就已经理直气壮,上前与人家理论,可他一声不吭,胆小如鼠,实在让人看不起。

    宋伯明直接问很是欣赏的后生,其实他早有种预感,没想到来的如此快;也在考虑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很像某个人,某个和他很有交集的人,却一直想不出——应该是哪个故人吧。

    “你说吧——你究竟是谁?你好生说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毕竟各人有各人的苦衷,你说出来,也许我们还能帮到你。”宋伯明满脸的慈祥。

    那先来的“周灵修”心里一热,眼里的森冷逐渐瓦解,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直接承认了,“我不是周灵修——”没有一丝一毫的辩解,十分的坦然。

    让已经想好对策,要送其去见官的明光活生生将原本的话逼了回去,还差些咬到舌头。

    不论怎么说,都要反抗一下嘛。

    他却不。

    “我本名叫董鸿渐,确实不是周灵修,也不是周公的儿子——我是周公身边的书童,跟着周公从京城到了沧州,周公说那地方瘴气太重,要我离开,我本不愿意,但又接到了家人的书信,说我父亲病重,没奈何只得离开沧州——回了家,父亲病重,难以痊愈,不久离世,我心中记挂着周公,三年孝期满了,便去了沧州,听人说周公已经回家了,便去了云阳,左转右转,却找不到周家门。”

    “才听得乡里人说周公已经去世了,家产也都变卖了,我知道周公还有一个儿子,名叫周灵修,多方打听,却得到小公子遭遇不测的消息——乡里人说小公子出门在门,遇到劫匪,已经……”

    明光打断道“这又不是你冒充周灵修的理由!说那么多没用的做什么?说出你的目的来!”

    “都是周公要我这么做的——我离开沧州之前,周公嘱咐我守孝回来,他若是不在了,便让我去小主人,和小主人一起来寻宋公,他有重要的信件要交给宋公,还要求宋公照顾小主人,周公对我很好,我要完成周公的遗愿——可是我听说小主人没了,万念俱灰,又不相信,便四处寻人,为了找到小主人,我几乎走遍整个燕国,除了西边战事频发的地方,我走了许多地方,只为找到小主人……可天不助我,我没有找到,但又不能不完成周公的遗愿,便开始打听宋公的下落,找到此地,巧遇邦光,领我前来。”恢复自己原名的董鸿渐缓缓说道。

    那真正的周灵修很是惊讶,没想到有一个人费尽心思,只为找到自己。

    “我爹爹确实说过有一个书童,忠心又有才,却没有见过面,竟会在这种境地下相见——真是天意弄人。”周灵修语中带着酸溜溜与嫉妒,这个书童长得好,长得高,比起他这个小主人来不知道要强多少。

    明里暗里生有羞惭之心,自觉比不上那个先来的“周灵修”。

    明光冷着脸,质疑道“那你为何要扮成周灵修,才来见我爹爹?难道你不扮成周灵修,就说不了这些话吗?我看你今日说得挺多挺好啊——快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说你真正的想法!”

    董鸿渐道“我不愿让宋公再伤心了——我打听到宋公才刚失去一个挚友,怎能再对宋公说真话?何况我见到宋公的时候,根本不认识宋公,也不知道宋公就是周公的好友——在京城的时候,宋公与周公为了避嫌,并不怎么来往,我也就没有见过宋公。”

    这句句在理,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邦光信了,延光也信了,万夫人只觉得脑壳疼,被这些话绕的有些晕乎乎的,权且相信了董鸿渐的说词。

    少有的“明白人”清光此时脑子也跟不上董鸿渐的话,反应不过来了,她也没经过这些事啊,前世只有周灵修,哪有什么董鸿渐?

    清光不顾场合如何,直溜溜的看着董鸿渐,又陌生,又熟悉,爱多想的她生出了可怕的猜测——这事情已经乱套了,与前世毫不一样,现在站在堂内的真周灵修举止投着寒酸与自卑,与前世那个果断行事,自信张扬的周灵修相去甚远——

    倒是这个董鸿渐颇有几分像前世的周灵修,灵动有才,相貌英俊,前世就是因为他少年得志,相貌过人,爹爹才选他为婿,并不全是出于想和好友周志云结为儿女亲家这么简单。

    难不成——这个董鸿渐就是前世的周灵修?上辈子,她所见到的的就是董鸿渐,那时候无人发现,董鸿渐就完美的冒名顶替了——而真正的周灵修早就不知所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好孕鲜妻,一胎生〕〔不流泪的春天〕〔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邀约天下〕〔猎魔奇异志〕〔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明朝败家子〕〔自古红楼出才子〕〔江湖封尘录〕〔镖道〕〔文艺的咸鱼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