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桑榆陆凉城〕〔分身的次元聊天群〕〔学神今天表白了吗〕〔长生不老混都市〕〔荒野幸运神〕〔重生之都市修真者〕〔妃倾天下:王爷请〕〔重生媳妇有点甜〕〔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你就吃点吧〕〔魔改红警在超神〕〔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落难男尊国的女尊〕〔极品天医〕〔衿生今世〕〔空间农女种田忙〕〔万欲妙体〕〔万灵苍穹〕〔最强重生之学霸女〕〔青梅竹马之丫头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八章:女婿有报仇心(2)
    董鸿渐站了起来,居高临下望着陷入沉思的岳父,脸上浮现出诡异的渴求的神色,干笑了两声,转过脸是可怕的笑容,悄声说“岳父大人想起什么来了?”

    “是不是想起那些无辜可怜的人来了?他们原本是忠臣,有的人祖先是开国时候的从龙功臣,子孙繁衍,昌盛了两百年,有的勤勤恳恳,尽心尽职,都是为了燕国好……只是,人嘛,总是有分歧的,这才是人,可陛下看不惯,容不下,觉得他们是权臣,是奸臣,要除掉他们——他们被陛下惦记上了,也被岳父大人在内的很多人惦记上了——有人去,就有人来,治理天下不能光靠皇帝陛下一人,需要文臣武将来协助——将他们踢下去,岳父大人……等等很多人才能有机会坐到更高的位置上,否则,一辈子也翻不了身,做不了高官,像前仆射那种出身的,只能靠投机取巧来俘获君心,这样的机会自然少之又少。”

    “将不同意见的人干掉,一切都畅通无阻了。小婿还要感谢岳父大人当年的努力呢,没有岳父大人当年的努力,小婿兴许还当不了这个第一名的进士——他们不同意科举,不同意变革,有错,该杀,可一来一往,冤冤相报何时了——有恨他们的人,自然就有爱他们的人,他们有仇人,自然会有家人,有为他们心痛的家人。”

    “他们被推到了,墙倒众人推,他们的家人也不会有好日子了,这十多年,死的死,逃的逃,沦为乞丐,流落他乡,与荒草相伴,与风霜为伴……岳父大人却扶摇直上,家族也兴盛了起来,越过越好,儿子没有能力,也能继承家里的产业,饿不死,女儿也都能嫁给达官贵人,做夫人,挣诰命,一代一代强下去,慢慢过下去——日子久了,不会有人记得当年的事了——”

    “但小婿很佩服岳父大人,小婿提起在京城找到了某个人,岳父大人登时就想起了,可见在岳父大人的心中始终牵挂着此事——小婿明摆了此中的道理,该害人的时候害人,该做样子的时候还是要做样子的,感化人心,施以小惠,还能博得一个好名声——高招,高招,小婿会铭记在心。”

    听到这些话,宋伯明的神态没有明显的波动,他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能听出来女婿的来者不善,与其中的辛酸,能对当年的事如此介怀,原因很容易猜到。

    当今世道,没有多少人愿意管与自己无关的事了,除非——自己就是当事人,就是漏网之鱼。

    宋伯明没有拆穿女婿董鸿渐的打算,淡淡的口气,想将话题岔开,“你年纪,以后会明白更多。”

    “可我现在就想明白!一个朝廷容不下其他的声音,不能够有不同于自己的意见,便是一言堂,那还要科举干什么,还要选拔人才干什么?我大燕国所谓的科举,不过是召集天下有学问的人,聚集在朝廷内,为皇帝陛下歌功颂德,若有报国之心,不同意见,另寻他门……该上哪里去呢?这里是我们的国啊……读书人寒窗苦读圣人之书,不为天下苍生,不为江山社稷,还为什么呢?为了站到朝堂上,说几句奉承话?不愿意说的,另有意见的,只有死路一条,岳父大人,当年您在上书弹劾他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是另一种忠心呢?方式不同,就是错的吗?”

    “当年的您,现在的您应该感到悲哀,您在上书的时候,在写下每一个字的时候,都是在断绝自己以及后来人的退路,与前路。”

    “你并没有真正明白事情的意义,你还是在意气用事——你在这里可以意气用事,到了陛下面前,可不能这样,懂得克制,才是真正的人。”宋伯明警告道。

    “克制?——克制善良,还是邪恶?”

    “你是在以何种身份跟我说话?到了天子面前,你还要这般幼稚吗?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不论你作何感想,都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不要让人知道……知道你是谁。”宋伯明艰难的说。

    董鸿渐轻轻一笑,“岳父大人知道我是谁了——自然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知道——所以没有你拆穿你,而且要阻止你,跟你一同上京。”宋伯明冷静的面容,让董鸿渐后背生出了一丝凉意。

    “岳父大人是想等到京师,再向陛下告发,将我擒获?”

    “不是将你擒获,而是避免你被人抓住把柄。”

    董鸿渐做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叹气,失笑道“岳父大人真不是说笑吗?——岳父大人是从一开始就认出了我吗?所以才会有那种眼神——迷离,恐惧,不敢置信。”

    “你叫我一声岳父,我自然认你是我的女婿,我不了解你,又怎会将女儿嫁给你?我不能误了她的一生。”

    “我就是岳父大人想要寻找的那个人——我来到岳父大人身边了,岳父大人没有什么忏悔的话要说吗?”董鸿渐那双明亮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神采,欢快的表情早就一扫而光,双眼微微上扬,流露出来的是轻蔑和几分紧张与绝望,这让他的表情显得极其不自然,躯体也抖动起来,整个人处于谨小慎微惧怕崩溃的边缘。

    “你并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你太年轻了,明显不是,你也不能拥有那样的生活,那太痛苦了,你现在已经中了进士,前途无限光明,你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冲动和任性会毁了你——你要仔细想想。”宋伯明字字千斤重,落在了董鸿渐的耳边,他表现得极其讨厌这样的话。

    他脸上带了一份笑容,前额紧蹙,蓦地又一挥手,旁若无人的笑出了声,“我现在就想毁了我自己,还有岳父大人,我等不了了——当年,你们害得我一家好惨,我爹爹被斩首了,母亲被逼死,兄弟遭遇流放,多半死在路上——全家基本都……可你们却都活得好好的,你们都进京当了大官,荣华富贵,你们的孩子都在锦绣之中长大,个个跟珍宝一样……”

    宋伯明也慢慢站起,直面董鸿渐越来越凶狠的目光,董鸿渐已经充分暴露出了真正的目的,话说得蛮横,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控制不住,一会沉着脸,一会自以为是的狞笑着——宋伯明看在眼里,没有慌张,只有丝丝心疼,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也想起了那些陈年往事,也担心起面前这年轻人的未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巫师降临诸天〕〔文艺的咸鱼人生〕〔无敌相师〕〔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醉一生爱你不朽〕〔登仙之极〕〔我是万界之主〕〔皇妃请自重〕〔这个病人不简单〕〔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高武聊天群〕〔此生不负你情深〕〔重塑妈咪〕〔陈平江婉全文免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