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为聘〕〔雾隐忍者传〕〔丹道独尊〕〔诸天之神级穿越〕〔穿越变成老爷爷〕〔田园喜嫁:小妻太〕〔卫勤尖兵〕〔家有庶夫套路深〕〔最强医妃:邪王,〕〔重生九零:鲜妻甜〕〔末日仙尊〕〔谁家喜事〕〔影后娇妻:影帝请〕〔于沧澜处听雨〕〔和我结婚我超甜〕〔神医嫡女:冷王溺〕〔嘘,梁上有王妃!〕〔天价闪婚:顾少花〕〔海洋风暴〕〔八零甜妻超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九章:女婿有报仇心(3)
    宋伯明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一声不吭的靠近身子发抖的董鸿渐,握住了他的臂膀,将他拉到椅子上,让他坐好,轻声道“你小声点——这地方说话声音大了,会被人听到的。”

    董鸿渐握紧了拳头,腾地站起来,朝宋伯明看了一眼,那是极尽鄙视与憎恨的目光,谦谦君子的面貌荡然无存,此时更像是个没有发泄自己情绪的野兽,立马就能张开血盆大口,吞吃人。

    “不要紧……听到就听到。”董鸿渐道。

    宋伯明轻叹了一声,仍是温柔的望着董鸿渐,心疼道“像那样的事情,没有对错,只有鱼死网破,这是无奈,更是真实的人间——”

    要活着,就要受尽伤害,鲜血淋淋,不然,怎么知道生活的可贵,与安稳的美好?

    董鸿渐愤怒道“鱼死网破——为什么死的是我的家人?而不是你——”董鸿渐话还未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笑自己的幼稚,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没长大的孩子。为什么死的是自己的家人?一目了然。

    宋伯明很是平静的面对这一切,语气平常,“我同意跟你一起上京,就说明我已经接受了一切……还想要陪我的女儿最后一程,她是个女儿家,从小没有出过远门,我经常在外,不怎么回家,她对我这个父亲是又敬重又疏远……这次跟你来,正好可以陪陪她……然后,你要做什么,便做吧,只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家人……”

    董鸿渐笑道“现在要做个好父亲,可是有些晚了。我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不会被这些温情的话感动,我不会关心任何人,也不会爱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血债血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你做的平静些,对你也有好处。我年纪大了,死了,只需对外说是急病,这个年纪,正是多事之秋,得了急病死了,正常,对你的仕途不会有任何影响,也不会影响你的小家——你与我女儿刚刚成亲,你也有了栖身之所,我死了,就让那些事情过去,你继续当官,以后好好做事,光宗耀祖,名垂青史,岂不美哉?何苦要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毁了自己的前程?好孩子,听我的话,我死了,就忘记仇恨吧——是我做的事情,我一人承担,与我家人何干?”

    “我也想问问岳父大人——与我的家人何干?可他们听不到了,当初,岳父大人,还有那些言官,还有那些自诩张扬正义的文武们,可曾想过要得饶人处且饶人?光宗耀祖,名垂青史——我不喜欢,我没有家人了,光什么宗,耀什么祖?我不想活了,还要什么名垂青史?记在史册里的不是混蛋,就是杀了很多人的混蛋,我不想与他们并列。”

    董鸿渐说得很大义凌然,宋伯明连连摇头,这样的见识太浅薄了。

    “能留下名,活到最后,才是真正的本事呢,仗着年轻胡作非为,眼高手低,不是一个聪明人的行为。”

    “我不是个聪明人,也不想当个聪明人,当聪明人太累了。”董鸿渐直截了当,充满怨恨说道“我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哪怕一辈子没有功名,当不了官,注定一直是奴隶,我也心甘情愿,只要家人还在身边——可是啊,岳父大人,您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机会都是自己博来的,不是谁馈赠的,你不争取,老天也不会帮你。正如当年……没有我,也会有别人,这是趋势,更是圣意,逃避不了。”

    董鸿渐切齿说道“岳父大人果然是忠心耿耿,小婿佩服,也该学习。”

    “你生于斯长于斯,当然要对陛下对燕国忠心耿耿,你要做很多事情,有很多抱负,可别忘了你身在何处,面对的是谁,掂量不好,可要粉身碎骨。你以后进京当了官,得到朝廷的重用了,更要明白这些,我是看不到了,这些话也只能对你说一遍了。”

    “可惜我一个字都记不住,我也不想记住……我想的本来就是鱼死网破——我应该早些下手的,在昨晚,甚至是在婚礼上,在我刚到宋家的时候。”董鸿渐的眼神渐渐空洞,面目可怕。

    宋伯明手紧紧攥住,轻轻叩了下桌子,压低了声音,“你还是不肯放过我的家人吗?那其中还包括你的妻子。”

    “我习惯了一个人,不习惯有家人,有妻子——那是我的妻子?并不是,她是你的女儿,我的棋子罢了。”董鸿渐默默掏出了一包东西,展开来看是白色的药粉,将其缓缓倒入茶壶,轻轻摇晃,倒了一杯,恭敬的端到宋伯明的唇边,“岳父大人,请喝吧。”

    宋伯明看着董鸿渐,没有动弹。

    董鸿渐一笑,道“岳父大人也怕死啊?当年那个无畏的宋伯明哪里去了?岳父大人当年面对王刘柳许等家族的时候都不惧怕,今日倒害怕起来了,说到底,没有陛下的撑腰,岳父大人也不敢动那些人吧,他们可比我的父亲,伯父们可怕多了,我的父亲伯父们不过是他们手下的小官而已,供他们驱使,也是棋子,听主公的命令罢了,何必要赶尽杀绝!”

    “岳父大人可以说是陛下的意思……谁能违抗陛下的意思?”

    宋伯明平静道“是陛下的意思,也是我的心愿,除掉他们,燕国才能变好,他们就像是趴在燕国身上的蛆虫,只会蚕食与享受燕国的一切,而不希望燕国有任何的改变,牵一发而动全身,燕国变好了,他们的利益就受损,他们宁愿得罪天下,得罪皇帝,也不愿意变通,面对百姓的疾苦也不闻不问,该死,我所作所为也是替天行道,不后悔。”

    “好一个替天行道!好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好一个不闻不问!他们死了,没了,后来的人又怎样?还不是一样,一样的贪图享受,一样的不闻不问,一样的只为自己——岳父大人在以前只是个小官,要想做大官,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岳父大人家里穷,要想做到如今天一样的富贵,也是极难的——可是岳父拼了一把,赢了,他们输了,死了——争斗而已,何必说的那么高尚?人活着,就不高尚。我见过很多人,可见的人越多了,我越觉得奇怪,纳闷,人活着都不像人了,像狗,像争夺肉骨头的狗,面目够丑恶,心也狠,都该死。”董鸿渐情绪有了波动,拿着杯子的手不断抖动,晃出大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猎魔奇异志〕〔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元素未来〕〔盗圣李三观〕〔明朝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