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双世谋妃〕〔大明之五好青年〕〔最强花都兵王〕〔越少,你老婆又穿〕〔权宠悍妻〕〔买一送一:总裁爹〕〔最强小村医〕〔九阙朝凰之第一女〕〔超品兵王〕〔楚炎林雪薇〕〔傲世王者楚炎〕〔第一继承人〕〔黑莲太后传〕〔都市最强医仙〕〔超凡黎明〕〔极品狂妃,太子麾〕〔我见默少多有病〕〔林雪薇楚炎〕〔科学修道乐成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六十三章:雪泥鸿爪
    董鸿渐原来姓杨吗?

    清光越发搞不懂,有些迷糊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有几个名字,几个身份?真实的来历究竟为何?

    和光却没力气想妹妹想的,她呆愣愣的望着董鸿渐看……老天捉弄人的把戏有多少?为何全将戏耍的力气用在他们身上?

    董鸿渐继续说着,无视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说了一大段话,身子扭曲难受,想要换个姿势,发现不能够,也不细究,用平淡的语气诉说内心的苦痛,他要让宋家还有些良知的人感到羞愧……不能感同身受的话,便让自己重新梳理一遍,不忘这段仇恨。

    “开国之初,太宗皇帝封了好多功臣,传至当今陛下刚即位那年,还有十二家很兴盛,与陛下关系密切,可这密切之中还是有不能避免的疏离——王、刘、柳、许四大家是反对皇帝最激烈的,陛下早就想将他们清理了,又不能没有理由,便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裴国公就是在这个时候发迹的,他是卑微的奴隶出身,做到大将军,再到国公,羡煞天下人,都说天下第一裴——从裴国公开始,越来越多微贱出身的人起来了,得势了,陛下摆出重用贤人不问出身的姿态,很快赢得百姓的赞许。”

    “你们的父亲就是在这个时候发迹,进入京城的,汇集了一部分人后,陛下就开始了他的行动,他开始给最不听话的四大家安置罪名。说是陛下故意安置,也冤枉了陛下,人都有缺点,富贵久了,得势久了,都会忘形,四大家很快就被抓住了把柄——柳相公年老体迈,染了病,在这个当口离世,许家被人检举纳贿,王家刘家当街挑衅大臣……弹劾的奏章像雪花一样飞向皇帝的书案,陛下一一审理。”

    “伊始,只是给了最轻的惩罚——调离原来的岗位,或是降职,减俸,我的父亲也遭到了减俸的处罚,原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可接下来的四五年里,以祁相公为首的忠臣们,屡屡弹劾不肯退让的四大家们,对追随他们的大臣也不放过,有的人直接被当庭打死,无人怜惜,只有叫好……没有人制止这场丧心病狂的弹劾,情况愈演愈烈,不可收拾……天业七年,平王起兵谋反,他反对他的父亲,反抗朝廷的意思,可失败了,平王兵败自杀,事情没有结束,牵连者众,无数的人倒霉了。”

    “这时候,平日里以直臣,清流等等美好称呼自居的人们跳了出来,帮助陛下核查谋反的人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说谁是谁就是,我的父亲、伯父、舅舅,还有好朋友的父亲等等,也被写入了谋反的大名单,没有详细的审讯,就被定罪,流放、处以极刑。”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一心也为了陛下,为了朝廷,就是意见不合,抱着守护国家最后一点念想,无人认为他们是忠臣,只道他们是该死的奸臣。这一切,最后会清清楚楚的,谁是忠,谁是奸,谁哗众取宠,谁身肩道义……这些事情,你们敬爱的父亲也做了推手,我的父亲就是被他和他的朋友们的上书,害死的。”

    董鸿渐没有声嘶力竭,相当平静的叙述,只是最后有些管不了自己的声音,使其变得嘶哑,悲愤。

    这种不带强烈情绪的叙述最能深入人心,说的是鲜血淋淋的过往,却要用平静无所谓的语气,更能衬出其中无奈凄楚的苍凉。

    清光合上了眼,她不想面对这个董鸿渐了,这个人身上拥有的故事焦灼刺眼,她不愿意多看。

    像她这种死去了又活过来的人,内心想的更多,尤其是触碰到这样生死故事的时候,总会与自己的命运与故事联系,多多生出了不可明说的痛苦。

    事出有因,才会有癫狂啊,清光有几分理解了前世的故事,那个“周灵修”做事决绝,不留情面,发疯似的报复,历历在目,可恨可悲。

    “你是杨永吉的儿子?”宋伯明睁眼望着有些出神的董鸿渐,此时的董鸿渐又恢复了斯斯文文的模样,眼睛里又有了光,在霍霍的摇晃,最后变成了泪水,颤微微地笑了起来,笑容在脸上散布,又不像是笑,他的脸还是板着,清清冷冷,硬朗孤苦。

    “我是杨永吉的儿子——杨之仪——你们现在知道了,很快就会忘了,我却不会忘记你们。”董鸿渐道。

    清光谨慎的说“我们也不会忘记你。”在她的心里,还是很害怕这个男人逃脱的,她有些害怕这个男人,有好几个身份,好几个身世,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能力很大,万一跑了,对于他们来说要整日生活在惶恐之中了。

    “你还是我的姐夫啊——”清光慢慢说道,“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你还有很多选择……都比你要走的路强很多。”

    董鸿渐道“换成是你,还能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吗?”

    “只要能活着,怎样都行。”清光躲闪这董鸿渐轻蔑的目光,鼓足勇气呛了一句。

    “我没有你那么厚脸皮。”董鸿渐笑了,“看来你们家的家风真是一脉相承……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拥有后代,才能活着。”

    延光真心觉得现在的气氛很怪,这个董鸿渐,不是,现在应该称之为杨之仪了,这个人明明是要对他们下毒手,问他话,他说则可,不说也就不用费口舌了,交给官府从重惩处就是。

    可目前的情况不太对劲——父亲在劝这个要害人的家伙,妹妹和光哭着要留下这个家伙,小妹妹清光也横差一杠子,还想和这个家伙做家人。

    都这么博爱了吗?

    延光道“你也别废话了,一切都交给官府来办吧,竟然背了好几条人命,你就等着极刑吧。”

    宋伯明没有说话,已经安静的合上了眼,和光捧着脸哭了会,听到三哥延光的话,也不哭了,怔怔的,面无表情的,身子也不听自己的控制,胡乱抖着,双手忽上忽下,似乎在寻寻觅觅些什么,又以抬眼望着面色疲惫的董鸿渐,忽然幽幽地说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声音很小,清光没来及分辨姐姐的话指的是谁,就看到姐姐和光直奔外面,决绝的往河水里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文艺的咸鱼人生〕〔山里那些女人〕〔末代修魂师〕〔登仙之极〕〔宿主今天对男主下〕〔陈平江婉全文免费〕〔最废女婿〕〔天韵之轮回未至〕〔云中之瞳〕〔总裁凶猛:甜心要〕〔七零异能小娇妻〕〔残阳如血剑气如霜〕〔末路逃亡100天〕〔重生谋爱:腹黑娇〕〔死亡工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