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初夏陆厉〕〔我有一个帝王群〕〔灵气逼人〕〔幽幽大秦〕〔盛少,情深不晚〕〔诡楼异闻物语〕〔快穿:我只想种田〕〔长宁帝军〕〔王牌大高手〕〔我们的电影时代〕〔爱上双面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抗战之铁血山河〕〔都市极品医神〕〔混沌祖龙诀〕〔我是勤行第一人〕〔学霸也开挂〕〔完美女婿〕〔超速流言〕〔制霸全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三章:三年后
    这样的话刚出口,清光就泪如雨下了。

    爹爹有这样的心思,她先前还错怪了爹爹。

    当看到她和母亲还有弟弟只分到了这么一处寒酸的地方时,清光很是崩溃,隐隐约约有些埋怨父亲的意思,同样都是父亲的儿女,母亲也跟了他许多年,为何就不能受到公平的待遇?或者别那么明显的厚此薄彼。

    她还想着要好好混,努力活,活得像个男人,给母亲和弟弟挣一份像样的家业,也好给那些哥哥看,也给爹爹看。

    现在看来,是她错怪爹爹了。

    爹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好。

    给他们破旧的屋子,贫瘠的土地,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被人侵袭,也就是不被几个哥哥惦记,她和弟弟现在毕竟还小,要是争抢起家产来,哪里是几个哥哥的对手?

    因此只能先苦一段日子,先默默等待,等到时机成熟,他们都有能力与未知的邪恶抗衡的时候,就苦尽甘来了。

    而这个甘甜,爹爹似乎也给安排好了,一切都在这幅画中。

    清光的手不断颤抖着,透过这幅画,她依稀看到了爹爹那张慈祥的面容,似乎正在满意的点头,也像是在鼓励她似的点头,她也点点头,向爹爹保证。

    “娘,咱们先不动这笔钱——一切都还没有到最难的时候,咱们先好好藏着,以后再说吧。”清光擦掉眼泪,转过头去,心中在想这幅画所蕴藏的意思。

    清光轻声道“现在我也看不懂这个,我想最好也看不懂,咱们要是看懂了,知道里面有许多钱,咱们该怎么办呢?拿出来花?只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有人会对这笔钱打鬼主意,可咱们一个一个的又都没有力量去对付人家——我想先不动这笔钱,咱们还没有穷到那个地步,就算很穷很穷了,咱们也不去动,是福也是祸啊,天知道会因为这笔钱发生什么呢?苦点穷点会饿肚子穿不好,可是祸到了命也没了,咱们现在还不能保护自己,现在绝不是猜测这幅画的最佳时机——等以后吧,我强了,弟弟也长大了,没人能欺负我们的时候,我们再来看看里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秦佳玉端详半日,也不知道其中的意思,细细掂量了女儿的话,举目望着周围遍是凄凉,孤儿寡母,困苦主仆,已经是离山穷水尽不远了,即使能够艰难度日,也没有足够抗衡他人的能力,只能够任人欺负了。倘若真有了时来运转的机会,此时能力不足,也只怕把握不住,反而会成为祸患啊。

    秦佳玉点点头,在微弱的烛光之中打量着女儿坚定且迷茫的眼神,没有多说,将画好好收了起来。

    三年后。

    这个秋日,风吹的格外欢快,并不适合伤感与别离,但别离与伤感不分时候,明光又要将弟弟瞻光送上路——弟弟瞻光要出海,去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有无比珍贵的宝石,还有传说中的儒艮,它们的眼泪价值连城——这都是徐自华亲口所说,他自称亲眼见过,瞻光动心了,守完丧,一刻也不想多停留。

    明光只是轻声嘱咐了几句,便挥挥手,让弟弟瞻光先上船了,他则留在原地,望着船只,望着远方,也望着自己内心的惆怅。这些年,他的家里发生了许多事情,有时候来不及反应便全部结束,亲人离散,他似乎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离愁别恨,生离死别,原来距离自己很近很近,至少不太远。

    弟弟瞻光忙于生意,总是不在家,三弟延光倒是个不错的弟弟,每日都会来见他,向他问好行礼,之后就是醉心与药圃,四弟邦光很久没有消息了,仿佛要彻底与这个家决裂一般,他很想联系上四弟,可四弟不想与他有联系,一直不回信,也不派人来看看,他们短短几年间倒成了疏远的陌生人了。

    还有……

    明光想起了自己的小弟弟生光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关心过这个小弟弟了,可以说分家之后,他忙于很多事务,对姨娘等人可以说是忽略了太多。

    他们还好吧,还活着吧。

    明光三年来第一次去城东的姨娘那里。

    他没有带很多人,只带了长烟和一个马车夫,驾车悄悄驶往城东,看看他们过得不好,可以给点救济,毕竟都是家人,不至于闹得很僵,他们若是愿意回来,他也可以给他们一席之地。

    先是经过了分给姨娘的五十亩地,明光心里很清楚家里的田产分布情况,包括土地的肥沃与贫瘠,能收多少粮食,除去上交给官府的够不够一年的量,这五十亩地啊,远远不够,而且近年来萧城不是太干就是雨水太多,种地很是困难,也不知道是哪里有了奇冤,去年六月的时候竟然飘起了鹅毛大雪,七月竟然下了冰雹,这都是反常的现象,去给明光报告的佃户都在诉苦。

    明光轻轻瞟了一眼,却只见田间种了些与之前不同的作物,往地下一看,土地很干,作物依然生长的很好。

    看来没有饿死,挺有办法。

    明光想着应该是从别的地方买来的种子。

    也不用救济他们了吧,活得不错,土地也都料理起来了。

    明光没有让车夫停留,直奔秦姨娘的住处,那几间破旧的房子。

    本来这地方是给原先老家院住的地方,那个老家院无儿无女,年纪大了后,宋伯明便在此地盖了几间屋给老家院,还分了几十亩地给他,自给自足,老家院死了以后,这屋子也就空置了下来。

    明光也没有想到爹爹会将这个地方分给秦佳玉,还以为能给小姨娘一些好的。

    车停下后,明光跳下车,打眼就看到屋子里的人争相跑了出来,有老有小,有男有女,还挺热闹,日子过得不错,还有人来串门。

    明光望着其中几个人挺眼熟,想了想是慈幼堂的几个人,不免皱了皱眉,慈幼堂一直是他的心病,当初他就不同意办慈幼堂,认为是光花钱的地方,永远填不上,可爹爹执意如此,又有郭伯伯在旁起哄,也就顺遂了父亲的意思,里里外外都帮忙,现在他心思很是活动,他认为这样的地方不能再留了,他不是钱多的主,他的钱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凭什么给一些不相干的人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好孕鲜妻,一胎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