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初夏陆厉〕〔我有一个帝王群〕〔灵气逼人〕〔幽幽大秦〕〔盛少,情深不晚〕〔诡楼异闻物语〕〔快穿:我只想种田〕〔长宁帝军〕〔王牌大高手〕〔我们的电影时代〕〔爱上双面人〕〔我真没想重生啊〕〔抗战之铁血山河〕〔都市极品医神〕〔混沌祖龙诀〕〔我是勤行第一人〕〔学霸也开挂〕〔完美女婿〕〔超速流言〕〔制霸全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十七章:再相逢(1)
    桂魄用还没有喝完的水洗了洗手,擦完以后就去准备晚上的饭菜了。

    因学堂里有先生组织的活动,生光已经三四天没有回来了,秦佳玉本想着也住在学堂附近好照顾孩子,但小生光看到别人的父母都没来,也就不好意思让母亲留下,半撒娇半生气地将母亲“轰走”了,秦佳玉没有办法,只好每天送完孩子再回来。这日出门前,特意嘱咐桂魄多做些生光爱吃的菜——炖豆腐啊,煮肉啊等等,桂魄已经跟秦佳玉学了不少,这几道菜她都会。

    桂魄想着,小姐清光今个儿也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带着梧桐还有李杨父子,说是要到较远的地方去,回来的也会晚些,就又多弄了几个清光等人爱吃的菜。

    正在热火朝天,手忙脚乱的忙着,桂魄一抬身子,突然发现秦佳玉、程鸾和溪山火急火燎的回来了,溪山这几天一直陪着住在学堂,因着年纪也小,先生也就答应了,说溪山挺聪明在旁边学着也行。

    怎么只有他们回来了,生光呢?

    桂魄忙才将锅里的菜盛到碗里,灭了火,走过去问生光怎么没来。

    溪山丧气低落,道“生光……不见了。”

    不见了?这是个什么说法?

    “怎么会不见的?不是这几天学堂里有什么活动吗,连先生都吃住在学堂里啊,你不是整日整夜陪着的吗?你干什么了?怎么把人看丢了?”桂魄急急说道,句句字字说得溪山哑口无言。

    溪山擦汗擦泪,没有为自己辩解,实话实说“我这几天是一直跟着生光,没有离开他。可是人有三急,我去上茅厕的功夫,他就不见了,我找了学堂内外都没有看见他的影子。”

    桂魄正在质问溪山的时候,秦佳玉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确定了没有儿子生光的身影,才跌落在地上痛哭失声,本来她抱着一线希望,说生光有可能回来了,一路上憋着没哭没闹,也怕说多了话让溪山这个小孩子更加自责,一切都强忍着额,可一回来看见无人,情绪崩溃到了极点,她没有办法了,也没有主意了。

    “生光啊,生光啊——”

    桂魄忙跪坐在地上,让秦佳玉靠着自己的身子,也不至于摔倒,抬头问同样悲戚的程鸾“姐姐,去报官了吗?”

    程鸾还是比较坚强镇定的,也许是报了官,她觉得有些希望了,比溪山和秦佳玉的情绪好些,“已经报官了,官府说会给咱们找。”

    溪山苦着脸,有些语无伦次了,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呢——咱们这儿是真的太乱了,前段日子是三小姐被人拐了,现在又是小郎君,别是冲着宋家来的——我听说有群人专门拐卖我们这样的小孩子,然后给卖到别处——如果惊扰了他们,好像就会对被绑的人下手了——前段时间我还听说东庄杨大娘的儿子女儿都被拐走了,然后报了官,那伙人听说了,就将杨大娘的儿子女儿都抛到河里去了……最后发现的时候都肿了烂了。”

    “住口!”桂魄抬眼等着语无伦次的溪山,他跟自己年纪差不多大,还说自己是小孩子,这种不稳定的情绪,遇事就慌的样子确实像小孩子,桂魄在清光身边多年,耳濡目染,颇有些遇事不慌的品格了,她一边安抚秦佳玉,和程鸾一起将秦佳玉扶到床上去,倒了碗水给秦佳玉润润嗓子,一边告诫溪山不要乱说话,“已经报官了,我们就该相信官府,官府不会遇事不管。”

    刚才溪山的一句话倒是有些点醒了桂魄,她咬着牙连连摇头,不敢下结论,又不敢放弃这个想法,便对忧心忡忡的程鸾道“姐姐,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

    程鸾忧心道“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找小郎君去——”转头对溪山喊道“快走,别耽搁了。”

    溪山猛一会神,“来了。”乖乖跟在桂魄身后。

    清光与李杨父子正在回来的路上,并不知道弟弟生光已经走丢的事。

    眼看着手上的事情办完了,清光想着趁城门未关,进城买些吃食带回家。进得城内,却发现平日里不见的衙役在街上四处搜寻,挨个行人看,夕阳西斜,洒下懒懒散散的光,若是没有这场颇为好大的搜寻,走在路上的行人也会被洒下的光照的懒洋洋,人人都是一副闲适从容的模样,现在,每个人都皱眉苦脸,以此表达自己对衙役随便观看的愤怒与不满。

    清光等人也没有逃过,衙役揪过李芳景,打量一番,摇头道“这年纪大了些。不是。”

    又看了看清光,只觉得这小伙子五官娇嫩了些,不像个十分男子气概的人,不禁皱眉,现在这些年轻人都跟那些楚国人学坏了,长相也阴柔了许多,怎比的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的人?

    李芳景适时地问道“敢问公爷,城内发生了何事?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用不用闪避片刻?”

    一个衙役道“新松学堂里丢了个学生,他们先生,还有他娘报了官,县令让我们抓紧寻找,这不,城门也要关上了,你们若是住在城外,还需及早转身。”

    另一个上前颇有些嫌弃道“跟他们说这些做什么?快些走吧,今个儿不知道又要闹到多晚呢。你说那些人烦不烦人,成天给咱们整这些事儿,是不是嫌咱们不够忙?”

    一群衙役骂骂咧咧,很是抱怨。

    清光心扑扑乱跳,忙开口粗着嗓子问道“敢问那学生叫什么?”

    “好像是什么宋生光吧,是城内逝去的老宋公的小儿子,这才上学没几天就出了这样的事,因他家与我们县令是旧相识,县令下了死命令,要我们必须活要见人....."

    什么?

    弟弟丢了?

    清光竭力冷静着,小跑着回了家,看到哭天抹泪的母亲,和在一旁愁云密布的程鸾,知道这事情千真万确了,不由得恨意满腔,是什么人这么可恶?难道是老天见她耍小心眼坑了哥哥们的钱,气不过特要惩罚她?

    不会的,不会的……

    这天下做这样的事情的人多了,天若是一一管着,非得累死不可。

    程鸾见清光等人回来了,仿佛有了个主心骨一样,上前急道“生光不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好孕鲜妻,一胎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