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万界逍遥〕〔娇宠田园:娘子,〕〔三国之黄巾神将〕〔旺夫小哑妻〕〔云澈〕〔专属造梦师〕〔嫡女重生:太傅大〕〔异世鸿蒙武神〕〔兵王弃少〕〔巨人的大航海时代〕〔盛宠娇妃:王妃带〕〔最强终极兵王〕〔吞天神帝〕〔职业修行者〕〔亿万科技结晶系统〕〔我穿越了我自己〕〔游刃〕〔神魔卫〕〔种田天下第一村〕〔全球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十四章:遇故人(2)
    秦佳玉话音刚落,门便开了。

    这屋子兴许是不常打开,秦佳玉站在门开,瞅着刚刚开了一角的门,里面很暗,关着门又没有开启的窗户,想必是又热又暗,她还嗅到了怪异的臭味,是人生病的气味和屋子里的霉味混合在一起了。

    李杨与秦佳玉都连连后退,并不是被这冲鼻的气味逼走,他们还不至于如此失礼,他们想给出来的人留个位置。

    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破旧长衫的男子,一把长长的胡须,可惜很凌乱脏兮兮的,双目无神,腿脚还有些不利索,门打开了好一阵,才探头出来,每走一步都是犹犹豫豫磨磨蹭蹭的。

    清光越看越觉得此人熟悉,瞪大了眼睛,不愿意承认也得承认了,秦佳玉也认出了这人的脸庞,过去了这么多年相貌可能会有变化但不会变化太多。

    母女俩人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哎呀,是孔先生——”

    “孔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儿?”

    桂魄与溪山一听是孔先生,重新打量了眼前这个邋遢的中年男人几眼,第一眼明明风马牛不相及嘛,孔先生是个什么样子这人是个什么样子啊!孔先生书生气概十足,相貌堂堂,举止文雅,眼前这个明明是个流浪汉!

    多看了几眼,好像是还真是同一个人。

    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疲惫沧桑的眼神,佝偻的身形,自暴自弃的面色……那个健康的孔先生呢?

    那男人听到这个称呼,眼睛重新有了神采,像是聆听到了纶音,不敢置信的看了看来人,顿时眼睛模糊,泪水直流,时隔多年,他终于再次听到了这个称呼,也终于见到了宋家人。年华无情,匆匆而逝,他们都变了模样,该老去的已经老去,该长大的已经长大,对于年轻人来说,生活即将真正来临,残忍又加重了一层。

    “姨娘……小姐……是你们——你们来了!”热泪盈眶,离别多年,相见已经很不容易,眼泪就已经表达了所有的思念。

    “是谁来了?”门内又响起一阵苍老衰弱的声音,这应当是个上了年纪的婆婆发出来的声音。

    “是我的一些故人——”

    “哎呀,咱们这里屋子小,又有味道,怕是要慢待了你的朋友们了。”

    “不妨事,他们不进去。”孔繁梅朝屋内轻声说了句,利索的关上门,“我也听玄石说过前几天他救了一个小孩子,我和他母亲都说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姨娘,你们今日不用来送这些东西,玄石是不会要的,他的脾气可是犟得很,又有自尊心,你们送来这些他统统不会要,可能还会不高兴,认为你们是在轻视他。”

    “他怎么能这样想呢?真是个怪人。我们是来真心感激他,还真有人不要东西啊,这些又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先生,您收下吧,他不要您留着自己用——只是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儿呢?”清光眼瞅着孔繁梅感慨的劲头儿过了,忙见缝插针的问道。

    “此时说来话长啊,他也是我的恩人呢——”孔繁梅叹道,一边说话一边踱步,语气和神情都像是要将一个很长的故事。

    这个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终止,那玄石回来了,应该是比以往早了许多,孔繁梅看到玄石的时候面露惊讶,不相信他回来的这么早。

    “你们是谁?来这儿做什么?”玄石很有警惕地问道,眼神也与清光那日所见大不一样,充满了敌意与厌烦。

    目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身上——是那日女扮男装的女子,今日倒穿上了女装,跟他们站在一起,表现亲近,应当是一起来的。

    想到这里,警惕心放下了几分。

    但眼神仍像闪着光的尖刀,危险凌冽。

    孔繁梅瘸着上前,解释道“他们是我的故人——前几天你不是救了一个小孩子吗,就是他们家的,他们今天特意赶来谢谢你,还带来了谢礼……”

    玄石毫不领情,冷冷道“我知道了,让他们拿回去吧,我不习惯用别人送的东西。”

    声音也是无情寒冷的,无情到刚认识他的人根本不会认为他会去救人,是个好人,这冷冰冰的腔调明明更像是个坏人嘛。

    更加不领情的事情也发生了,那玄石果断无情的拒绝了这场好意后,也不做任何表示,毫无征兆的拉着孔繁梅朝屋内走,轻轻关上门,屋内一声不响。

    “这人……”好奇怪!桂魄与溪山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恩人,想象好的画面一个没有,而且这人真是古怪,不愿意要就不要,还要臭着脸没有礼貌。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倒好,打得很响很美啊。

    清光等人等了会,门还是没开,“娘,我们回去吧,停留在人家门口也不是雅观的事情,我们的心意已经传到了,恩人不领情我们不能强行表达谢意,这是一种骚扰,我们走吧,要不然人家想出门也不能够了。”

    秦佳玉点点头,一行人缓缓离开了。

    清光边走边往回看,来了这一趟她越发觉得这个人有问题,这两次见到的玄石是很平常的打扮,穿着短打,脸上也都是疲惫的神色,甚至有一种好欺负的感觉。但经历过秦州一事,清光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人有胆识有好的武器,为什么到了燕国却过得缩头缩脑,疲惫无精打采人人可欺,这个状态可不对,明明他可以那么神勇。

    一个人厉害惯了,让他过老老实实的日子,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这个人倒过的很容易。

    听到门外没有动静后,玄石开了一点点门,果然看到那“大队人马”已经远离,只还剩下那个姑娘边走边回头,看她那缓慢的动作像是在沉思,也像是有所依恋。

    玄石轻轻合上门,孔繁梅跟了过来,叹气道“这可真是有缘,分别了那么多年,却又遇见了他们,而你成了他们的恩人——他们是好人呢——至少不是坏人。”

    “将你赶出来的人家还是好人?你能这么评价他们,说明他们确实不错。”玄石道。

    “我在他们家里四年多,他们对我不错。”

    “但那些全部都是往事了——那个姑娘问你为何与我在一起,你会怎么说?你在这儿,他们势必会多多来访,万一被他们……发现我还有乳娘的真实身份,该如何是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最废女婿〕〔残阳如血剑气如霜〕〔七零异能小娇妻〕〔重生那些事儿〕〔农园医锦〕〔美漫之无敌幸运轮〕〔医女倾城:邪王,〕〔爷,上门女婿〕〔掌贵〕〔请回头,我,还在〕〔邪灵战神〕〔重生军嫂种田记〕〔落地一把98K〕〔透视神医在校园〕〔我家有个仙侠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