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肖没有猫〕〔妙丹青〕〔天陨之灵〕〔真武狂龙〕〔陈凡〕〔娱乐超级奶爸〕〔热搜攻略〕〔偶像派演员〕〔侠客管理员〕〔傲天圣帝〕〔动力之王〕〔露西的试炼之旅〕〔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原来我是富二代〕〔武道天狼〕〔极品狂医〕〔我怎么就火了呢〕〔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品农民〕〔重生八零:家有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二十五章:一波起
    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她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腔调,“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为好……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可我们的身份……朝廷没有为我们正名,我们就是反贼……”这样的声音就正常多了,不像是生病的人。

    孔繁梅连忙道“王乳娘——”叫了一声,以此来提醒不要多说这样的词,隔墙有耳就麻烦了。

    “被认出来也无所谓——”玄石忽然凄怆笑道,“我已经躲了将近二十年,四处漂泊,已经很累了,被人发现也是个解脱。我可以去坐牢了,可以被定罪了,不知道现在的官儿抓到我还有没有奖赏,以前我们家的人都可算是炙手可热,人人都想抓住我们,治我们的罪——”

    王乳娘也很悲愤,又不知道如何安慰玄石,这么多年他们东奔西走,甚至不敢待在燕国,去了楚国、波河等等地方,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啦,想着风声松了,想回来探探路。可被玄石这么一说,内心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本就恍恍惚惚的灯也快熄灭了。

    孔繁梅倒没有那么悲观,他充满鼓励的说道“不要如此悲观,我看着这几年风声松了,大街上已经没有了悬赏通告,甚至于这件事情都在被人们所慢慢遗忘,现在很少有人记得天业年间的那些案子了。”

    “没有人记得了?那些血腥与冤假错案也没有人记得了吗?”那他的家人,小伙伴们永远没有见天日的那一天了?他兴许可以活着,默默无闻苟延残喘的活着,装成一个没有心肝的人,可每日每夜他都在受着无尽的煎熬。

    “是啊,没有多少人记得了——而且那些案子早已经被朝廷定性为铲除奸恶的事,那些帮凶后来都位居高位,名利双收,都是名满天下的忠臣。事情就这样了——”孔繁梅叹道。

    是啊,他们都名扬天下了,史官会为他们立传,百姓也会歌颂他们的勇敢,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并且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让后来人观之就不愿意再停留目光,急急忙忙离去,更说不上细究里面的不合理,里面的错误了。

    而他的家人和伙伴们会成为耻辱,流传后世,作为生动的坏例子,与那些伟大正直的大臣做陪衬,彰显他们的无畏。

    没有人会记得这场伟大背后藏有千疮百孔的真相。

    他们三人可能是最后知道那场真相的人了,他们死了,就真的没有人记得了。

    “活着可真是烦恼——痛苦、煎熬、想死又不敢去死,活着又怕活着——难,难,难——先生啊,看来复仇无望,正名也无望,他们……就注定是皇帝陛下大治之世的陪葬吧,现在多好啊,安居乐业,陛下也不穷兵黩武,老百姓过得比几十年前好多了,天下安稳了,死几个人又有何妨?先生啊,早早寻个出路吧,没必要跟着我……我,我也不知道以后要去哪里呢,乳娘,你是萧城人,你已经到故乡了,不要终日闷在屋子里,出去看看你的同乡还在吗,你的邻居还在吗?人得过自己的好日子啊,一直奔波一直努力的事情不会有结果,你又何必执着?”

    玄石的话自暴自弃,也是扎心的大实话。

    他早就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世家公子了,他们家倒了,名声倒了,家产倒了,一切都没有了,也回不去了。

    王乳娘哽咽道“我回来了……可我又像是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儿的人我已经不认识了,我离开萧城的时候才十一二岁,现在我已经六十多岁,将近七十岁的人了,认识我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我到哪儿都一样,都不认识人,人也不认识我——我不愿意离开小主人你,虽然复仇无望,可我们还有一个心愿没有完成——小主人你的弟弟失散多年,还没有找到,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玄石叹气摇头,“算了算了,也许他早就死了——”

    “他当时还小,被发卖了,听说被朝里的一个官给买回家了,这个官姓宋……”

    玄石听过无数次这个故事,这个传闻了,无可奈何的望着孔繁梅,懂啊“先生曾经在萧城宋家做过西宾,想必也是为了这个传闻,那么有何发现?可有找到那个孩子?”

    孔繁梅皱眉道“我在宋家做了四年多西宾,宋家人待我很好,但我怕被人认出我是当年许家的门客,便只能悄悄的找人,暗暗之中也将宋家的仆人等都看了一遍,无一个符合。只不过有个人倒很符合……就是宋家的幺子宋邦光,年貌相符,身上也有青色胎记,他出生的那年正是许家出事的那年。”

    又道“邦光他懂事听话,很有风骨,与宋家其他几个儿子不一样,根本不像是一个娘生的儿子,邦光更有许家的风范,有傲骨但并不傲气,是个大有可为的人。”

    王乳娘略带些埋怨道“当年先生就应该带邦光出来,或是对他讲明事情,现在我们更难接近邦光了。”

    “我打听过了,邦光去外地做官了,而且跟宋家人闹得很不愉快。”玄石道,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那是自己的弟弟,玄石自然而然的上心,在卖豆腐的时候随口打听着城内的事情,而宋家是全城的焦点,很好打听。

    “宋伯明死后,他们家就散了,四分五裂,邦光很久没有回来了。”

    王乳娘急道“那他在哪里做官?我们去找他,给他说明一切,他也做官了,可以上达天听,也许老爷夫人们的冤屈可以得到伸张了。”

    玄石觉得这未免太可笑了,冷笑着道“去给他说,你的父亲宋伯明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亲人大都死在天业年间的那场浩劫之中,是被天下人所唾弃的权臣后代?他不会相信,相信了也不会承认,许家没了,我们不要痴心妄想翻案了。柳相公他们一家都被陛下狠狠贬斥,至今没有翻身,王、刘二家更是惨遭灭族,一个不留……陛下要这些结果,他活着我们就没有翻案的可能。”

    王乳娘哭道“见一见他也好啊——他也是你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给我一张复活卡〕〔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最强弃少〕〔重生毒后:腹黑王〕〔洪荒虚拟化〕〔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天鹅的诗〕〔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