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第一战王〕〔我生卿未生〕〔良宠〕〔笔下的另一个世界〕〔最佳赘婿〕〔我有万界聊天群〕〔欢喜记事〕〔绝命毒尸〕〔终极学生高手〕〔兵之神〕〔我真的不怕鬼〕〔夏夜星海有梦〕〔这份喜欢有点甜〕〔奈何璀璨动人心〕〔神秘生物图鉴〕〔史上最强金丹期〕〔我不是超级警察〕〔热搜攻略〕〔九阴大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三十六章:真与假(4)
    如此考虑,听了当真令人泪下。

    试问天下除了父母谁还会有这般为儿女考虑的心思?

    爹爹做了官,尤其是当了京官后,就不常回来,与儿女相处的也就少了,可为儿女的心思一点也没有少。生前要关心,死后也要操心。

    生前管儿女的教养与学问,做人的对与错,告诫儿女人要像高树挺拔,不要像小人奴颜婢膝,不要想着去害人,也不要少了防人之心。

    死后也要担心儿女以后的路走得顺不顺利,败家了怎么办,被不怀好意的人攻击了怎么办?

    原来前世宋家遭遇的劫难都被爹爹算到了!

    这都是天注定吗?

    爹爹将这些告诉了孔先生,前世孔先生不知去向,今生孔先生早早被赶,倘或不是这次遇上,宋家以后若是再出了前世的乱子,岂不是又要跟前世一样手足无措,眼睁睁看着家族败亡?

    可怜爹爹算了那么多,前世也还是败给了现实中的变数,人算不如天算啊。

    对于孔繁梅的说法,秦佳玉立马就相信了,本来有些失望,一听还有门道,忍不住又高兴起来,想到宋公如此费尽心思安排,对她们母子实在是好,往日种种相处的场景又都浮现到眼前了,虽然对年老的宋伯明并没有多少眷恋,但这么多年,秦佳玉还是很感谢有这么一个善良慈祥的人照顾自己。

    不由得难过起来,掉了眼泪,“都是我不好……我要是有点能力,娘家有钱,也不用老爷为我们那么安排。”每每出了事情,秦佳玉总喜欢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揽,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清光看不上母亲的这种行为,在她看来,这是懦弱的表现,光是忍让光是认为自己错了,以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真的都是自己错了。

    “爹爹真的给我们一笔钱,那这笔钱究竟在哪里?”清光问道。

    孔繁梅道“宋公只是告诉了我这么一段,还说以后要我带着你们去找那位师傅,交给我一把钥匙,那师傅见了这把钥匙才会说出真正的地址。”

    “那位师傅现在何方,佛号为何?那先生手里的钥匙可在身边?”

    “那位师傅就是普救寺的思远大师,钥匙一直被我放在身边,不敢乱放。本想等到宋公所说——小姐与小郎君都长大,尤其是小郎君功成名就以后,再对姨娘与小姐、郎君说这些……看来人真不能提前做打算,提前做的打算大多无用,该来的会来,会早来的不会晚来。”孔繁梅从袖中摸出钥匙,交给了秦佳玉。

    秦佳玉固然高兴有了指望与依靠,可宋伯明生前郑重其事的对她讲这幅画如何重要,藏着宝贝,这件事又作何解释呢?

    “那这幅画?”

    “母亲,这幅画还是留着吧,爹爹从不做无意义的事情,我想此种一定暗含深意。”清光道,她现在真正领会到了爹爹的智慧与为儿女的心,那么这幅画一定也包含了爹爹的某种心血与想说的话,也许爹爹就在暗中力所能及的保护着他们。

    清光将画卷了起来,准备收好,孔繁梅问道“小姐,你叫我来做第二件事情,究竟是何事?”

    清光转身,叹气道“我想应该不用了。”

    本来她想着这幅画上有巨大的秘密,很有可能是个藏宝图,那么藏在身边就有一定的危险,她怕有人惦记上了,知道孔繁梅先生也会画画,就想让先生来帮忙重新画一幅画,放在家里,万一有人来夺取,那么夺去了假画也不心疼,可如今这画有可能不是藏宝图,她就放下了这个心思。

    但她也不准备全信孔繁梅的话。

    找了日子,清光只带了桂魄一起上了萧山,来到了普救寺——前世她丧命的地方。这个时候普救寺是个香火比较旺盛的佛寺,善男信女比较多,可前世她活着的最后几年,燕国已经进入了仪德年,仪德年从一开始就不太平,陆陆续续就有人起来骚动,那么佛寺也遭到多次洗劫,没奈何,只能迁徙,有的人不愿意离开,还是留在普救寺,人少了,时局不稳,佛寺也就衰落了。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能死这个地方,被人杀死——所以重生以后,她尽量不踏足这个地方。

    上了山,到了普救寺,说明了身份,如愿进到了禅房,见到了思远大师,但大师不愿意多透露,“老衲要遵守与宋公的约定,现在不是说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财宝的下落,但有一点,清光是确认了的,就是孔繁梅没有半点私心,将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没有问出结果,清光便下了山,得到了印证,可她心里还是一会儿空落落一会儿沉甸甸,就是没有完全放松的时候。

    大抵人想得太多了,就会这样烦恼,脑袋也觉得比往日沉了许多。

    清光觉察到自己的疑心病犯了——这个病是她前世就有的。前世她疑心姐姐和光,丈夫郭景先,还猜疑过妯娌们,甚至是日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桂魄,她都没有放弃过猜疑,这是她认为的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人心难测,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现在,又有点犯病,先是猜疑孔先生的话,现在又有些担心这位思远大师有没有隐瞒,或者是和孔繁梅先生一起做了假,他们要把这些钱占为己有?

    ……

    回到家,还没进门听到里面有母亲在跟某些人拉家常的声音,母亲声音明显疲惫敷衍了,可与之交谈的人却不愿意放过母亲,一直在说。

    清光阴沉着脸,重重的敲了敲门,发觉开门的却是金桃,里面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丫头,地上也摆满了吃的用的穿的。

    不用想也知道了,是府里来人了,怕她们饿死来送东西呢,还是来看看她们有没有饿死呢?

    清光只是朝认识的金桃点了点头,笑了笑,就立刻阴云密布的进屋去了,倒是桂魄很有礼貌,没有忘了这位姐姐,亲亲热热的拉着金桃,姐姐姐姐叫个不停。

    “金桃,你们以后不用送东西给我们了,我们是穷,但不是穷死了,我们还是有些底子的,饿不死也冻不死,都分家了,我们可不好意思要府里的东西。不然哪天算账了,少东西了,便分摊到我们的头上了,那我们真是没有地方说理了。”清光在里屋道,她实在不想见到那几个根本就不认识的丫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