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娇宠:傻夫狠〕〔首富们,该还钱了〕〔绣华〕〔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穿越全能网红〕〔你与时光〕〔夫人,你马甲又掉〕〔直播手术室〕〔我行走在诸天世界〕〔佛系九姑娘(穿书〕〔赘婿归来〕〔拐个王爷来种田〕〔锦绣清宫四爷护妻〕〔最强幸运主播〕〔星际麒麟〕〔权门婚宠〕〔滚滚来了〕〔神级弃少在都市〕〔狂女要翻天〕〔田园娇娘:带着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三十九章:秋已寒(3)
    这话倒是立刻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整日里跟着玄石练武的几个人听了,纷纷开口问道“是什么啊?”

    “究竟是什么好东西,那么厉害?”

    “拿出来也让我们长长见识。”

    玄石却很不高兴,沉着脸道“没有什么!是她看错了。”

    清光知道玄石不想说,也只好笑着说是自己的错,“也许是我记错了。”

    等到走得时候,玄石却悄悄叫住了她,引着她到一旁说话。

    这也是两人第一次单独会面谈话,清光让两个妇人提着木桶在旁等她,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玄石到了无人的地方,是一方开阔的湖面,令人心旷神怡。

    “恩人,什么事?”

    “不要叫我恩人——我有名字——玄石。”

    “好,玄石。”清光点点头,还真是石头,难怪人家叫他卖豆腐的石头。

    “你好像有话要对我说?”玄石开口道。

    清光一愣,明明是他把她叫住的。

    “我总感觉你有话要对我说……或者说很想知道些什么,比如你问的那根‘长扁担’——那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但也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那是火枪,打出去打到人的关键部位,会出人命。所以我刚刚没有说,就他们那些人若是知道了,必定心心念念这个玩意,说不好还要去秦州等地弄几条来,他们拿了这‘长扁担’,若是心有歹意,可就不好了。”玄石道。

    “原来是这样。那一定是很厉害的武器了?”

    “是的,厉害,若是民间私斗用上那个,保证没有人敢欺负了。”

    “那只有秦州那边……或者只有楚国那边有吗?”

    “火药就是他们那边先造出来,这个当然也是他们造出来的,价值不菲呢,老百姓用的都是自己偷偷摸摸造的,不敢让官府知道,若是被官府知道了,就是造反的罪名,要灭满门——他们官府用的又比民间的好多了。”

    “那我们这边有没有?”

    “这个我倒不知道了,我才刚回来,又不是那么多跟人家接触,我怎么会知道?”

    清光问道“那你怎么不去告诉官府,说那些楚人手里有那么厉害的武器,将他们的武器都收走,看他们还闹不闹事?”

    玄石突然咦着笑了一声,“你让我去告哪个官府?”

    也是,要是告到秦州的官府,那里只有官衙里的人是燕人,管辖了那么多楚人,楚人本就不服,告发了,官府里派人去大张旗鼓的搜查,不太可能捞到便宜,因为那是人家的地界,互相掩护起来,官府搜寻就无异于大海捞针,徒劳而已,费钱费力,还没有结果,官府除非接到确凿的证据,才会大力搜查吧。没人愿意多一事。

    告到这里的官府,就更加不可能了,盘古开天辟地以来,还没有听说哪个人能用前朝的尚方宝剑斩现在的人呢。想管也管不了啊。

    直接告到朝廷吧,得走很多程序,从县到州到六部再到三省,费尽周折都有可能到不了皇帝的跟前,更是痴人说梦。

    但清光却开着玩笑,以怀疑的态度道“莫不是恩人不愿意去告发?”

    玄石没有半分迟疑,点点头,“是的,我不愿意去告发。”

    清光没想到回答的这么干脆,毫不迟疑,一时之间找不到圆场的话,“什么意思?”本来她的心里正在努力一点点消除对于这位恩人的怀疑,每日都在不断的找着借口,可现在看来,不得不怀疑了。

    “我不愿意多事,我在秦州生活了多年,那里早已是我的第二个家,那些楚人也早已和真正的乡民没什么两样了。这么多年来,我深受他们的照顾,给他们也添麻烦了,我差点死在燕国,可在秦州却被一群楚人救活了,我感激他们,不愿意多事,不愿意给他们招惹事端。他们是很好很好的人,不被逼到绝路上不会反击,不被伤害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不会记恨在心,他们崇尚儒雅,据说以前也是衣冠亮丽,习文佩剑,且不分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恭而有礼,耕者让畔,行者让路,惟善为宝,真乃是礼仪之邦……”

    如此为他人说话,清光倒是越发佩服玄石的胸襟,要知道几十年前楚国被燕国真正打败,全国归降,皇帝还娶了本朝皇帝的女儿也就是平阳公主为皇后,每每上表必口称“儿婿”,谦卑有礼,以至于燕人无不看轻楚人,说他们是丧家之犬。这样的风气至今犹存。

    真心欣赏楚人,尊重楚人的人更是极少数,当年太子李佑就是因为其母是楚人,而遭到多方质疑,甚至还有人要行刺太子,多方官员跪地请求皇帝陛下另立储君……种种事情,清光还都记得。

    玄石见清光不说话,只在那里发呆,忙解释道“我可不是楚人,我是燕人,只不过是被楚人救了的燕人。”

    “我没有说你是楚人啊。”清光笑道。

    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玄石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也不做其他的铺垫,直接转身就要走,清光觉得莫名其妙,忙叫住了玄石,“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

    “我只是解释解释,怕你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是个心怀鬼胎的人——不知你是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是解释一番。”玄石道。

    “嗯嗯,我知道了。”清光看着玄石离开,没有再喊住他,不得不说玄石猜得对,她是有些怀疑这个人,怀疑他手里的武器,怀疑他会对燕国不利。可那是最初的想法,随着这些日子的流逝,清光看到玄石在认真的训练那几个人,耐心的讲解,有时候还会一起种地,芳景也跟他相处的很好了,有时候还帮着他去卖豆腐——现在清光一家最不缺的就是豆腐了,芳景每次帮完忙,玄石都会给他好多豆腐让他拿回来。

    好像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是个不愿意藏有秘密,简简单单的人呢。

    总而言之,她现在还是蛮高兴能够认识这么一个君子——她所接触的人中,目前好像只有这个卖豆腐的石头可以称之为君子,但愿这位君子能够一直君子下去。

    清光竟开始有些隐隐担忧这个人若是真的坏人,或是真的间者,可该怎么办?她有些不愿意让心里的这个形象坍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爱在夜色中盛开〕〔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