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无敌仙帝〕〔平头哥的直播生活〕〔哥哥万万岁〕〔最强赘婿〕〔伊人何求〕〔科技传播系统〕〔无限电影世界〕〔长路难行〕〔契约宠婚,温总请〕〔弟弟凶猛:男神走〕〔爷,上门女婿〕〔良奴为妃〕〔我家夫人病好了〕〔都市之超级神农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这个男人来自农村〕〔皇叔:别乱来!〕〔人间阎王〕〔不死帝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四十章:人情恶
    想着,担忧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

    清光让那两个妇人先去打些水来,她先拿着木桶回家。

    哪知还没有靠近门口,就看到她和母亲住着的那间屋的门已经打开,里面好像有人在翻东西,清光忙躲在一边,好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才刚躲好,屋里就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是化成灰,清光也认得——是金桃与程鸾,金桃今日特意穿了件暗蓝色不带花纹的衣服,头上绑着布条,一副农妇的打扮。

    两人出来后,神色都很慌张,金桃怀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两人只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金桃连忙跑了,程鸾则留在原地怔了一怔,似乎回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似的。

    清光漠然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出去阻拦金桃的离去,默默走了出来,也没有拆穿程鸾,只是装作刚刚回来一样,将木桶放在地上,见程鸾还是一动不动,轻轻咳嗽了几声,程鸾才惊醒过来,语无伦次,“小姐,你回来了?”

    清光嗯了嗯声,走到屋里,见里屋果然有翻动的痕迹,往后一看,程鸾没有跟过来,还是站在门外,还偷偷探着脑袋看屋里她的动作。

    该装的得装啊。

    “这里面有谁来过吗?怎么有翻动的痕迹?”清光叫道,她要看看程鸾主不主动坦白,神情如何。

    这时候,打水的两个妇人也回来了,听到清光在里屋叫,忙跑过来,一见确实有人动的痕迹,忙道“有没有少什么?”

    清光装作翻找,嘴里嘟哝着,“少了一幅画,那是我母亲陪嫁的东西,是母亲的心爱之物,怎么没了?”

    “这……还是报官吧。”两位妇人忙道,她们没有听过这幅画,也怕别人认为是她们偷得,毕竟她们是才来的,最容易被人怀疑,现在主动提出报官还能够减轻一些别人的怀疑。

    清光点头同意,径直走出来,故意大声对那两个妇人说道“等到宋桥或是李伯回来了,再去官府报官。那幅画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是母亲一直心爱的东西,是跟随母亲陪嫁来的,爹爹也在上面题有诗句,母亲宝贝得不得了,一定得找到。”

    程鸾一听要报官,心更加慌了,惊恐看着清光和那两个妇人,她们在商量什么事情,她已经听不到了,她现在脑子能想到的就是报了官以后,肯定会把她给牵扯进去。刚刚小姐回来的时候只有她站在这里……

    到那时,别人会抵赖,而她则有口难辩,兴许官衙会为了尽快破案,把她当成主谋下狱了……她才刚刚过上几天安稳日子,不能再去受罪了……怎么什么事情好处都是别人的,所产生的惩罚都要她来承担呢?

    “小姐——你别去报官了——”程鸾叫着,还跳了两下,种种行为都表明她现在极度的恐慌,不知所措。

    她跑到清光面前,明明才几步路,她就已经满脸通红,喉咙里发出阵阵声响,身子也跟快要摔倒了一样。

    “怎么了?为何不去报官?”清光问道。

    “小姐——我知道是谁拿了那幅画——”程鸾急忙说了出来,生怕最后这件事情赖在了自己身上。

    明光与瞻光望着金桃拿回来的画儿,都犯了嘀咕,这画上除了一位酷似老师的老者,和几个嬉皮笑脸胡乱打闹的小孩子,就没有什么了啊。

    瞻光不信,重新将挂在墙上的画拿下来,翻过来,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背面也没有什么字。

    边边框框都看了,就是没看出什么名堂。

    不免怀疑是不是拿错了,转头问金桃“是这幅画吗?你别拿错了。”

    金桃忙道“怎么会呢?是程鸾给找出来的。我从小桂魄那里偶然听到了有一幅画,便逼问她,各种手段都用尽了,她才给我说有那么一幅画,上面有什么玄机,我今个儿趁他们都不在,进去找的,正好撞见程鸾,程鸾还想着要回来呢,听说我来找那幅画儿,想要戴罪立功,便给我找出来了,他们那儿只有这一幅画儿,绝对错不了。”

    瞻光恼道“可是这上面什么也没有,看什么啊——”

    明光喝断瞻光,对金桃道“你先下去。”

    金桃试着哀求道“主公,我那哥哥嫂嫂非要把我带出去,能不能给个恩典,让我留在府里?我在这里伺候主子们惯了,想着要多给主子们出力,这后半辈子也都给主子们了……”

    明光不置可否,只是道“你先下去。”金桃听到明光很不耐烦了,只好委委屈屈的走了。

    王兰若处理完了府里的一些杂事,听说明光与瞻光又在一起不知说什么,还有画儿什么的,便来到书房,果然看到明光与瞻光正举着一幅画冥思苦想。

    便进去了,明光见到王兰若来了,忙道“你还聪明些,你看看这上面可有什么玄机?”

    “这就是你说的藏宝图?”王兰若一边笑,一边看着,倒还真是看出了些明堂,“这幅画儿是不是在说咱们家的那个学堂地下有宝贝啊?你们看看,有个先生,在教孩子们,这先生的手可还指着地下呢,这意思不就是说宝贝藏在学堂的地底下面吗?”

    明光与瞻光两兄弟都恍然大悟,恨不得把大腿拍红,“对,对,对!”

    连忙招呼了仆人,亲自带队,拿着铁锹,直奔学堂。

    那学堂也是宋伯明在世时候所建,本想着是为当地百姓造福,也让自己子弟在那里读书,后来去了京城当官,鲜少照顾家里及学堂,后来又请了先生来家里教导,这学堂里的学生就越来越少了。宋伯明一死,明光做主,干脆父亲建的学堂及慈幼堂都关了,学堂给了三弟延光,延光最近又要搞个大点的铺子,便把学堂给了他,那地段很不错,明光由此得了三弟不少银子。

    但延光还没有来得及开始装点学堂,明光也没有通知延光,直接带人进去了,和仆人开始掘地三尺。

    不一会儿,地面就被挖得惨不忍睹,满是破洞,这一挖还真挖出了东西。

    明光与瞻光正在那里使劲儿挖地,那边仆人传来了好消息,“挖出来了,挖出来!”

    兄弟俩忙扔下铁锹,飞也似的过去,看到挖出了一个大瓮。

    连忙四手扑腾,将上面的泥块剥掉,急急忙忙打开,里面藏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并没有银子。

    打开一看,也不是银票,只是一封信。

    明光与瞻光狐疑着拆开信,上面却是父亲的笔迹。

    只写着十个字。

    “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

    兄弟俩登时羞愧难忍,一句话也没说,灰头土脸的跑了。

    延光也带着人来装点新的店面,一进门呆了,地都被人给挖了!

    “呀!谁干的!”好好的一间房,成了破洞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不流泪的春天〕〔邀约天下〕〔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捡到一张刮刮卡〕〔贺先生的钟情宠溺〕〔不义侯〕〔漫威之永恒之火〕〔超级无敌世家主〕〔医妃惊世:殿下宠〕〔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给我一张复活卡〕〔最强Vtuber〕〔笑傲之问道巅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