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仙之弃少归〕〔穿越皇后爱种田〕〔两朝凤仪〕〔重生学神:封少娇〕〔牛头回忆录〕〔盛世余生只为遇见〕〔纯情大明星〕〔甜妻若水〕〔我家爹娘超凶的〕〔公主嫁到之莫少太〕〔镖师王妃有点彪〕〔姻缘仙师〕〔良夫晚成〕〔皇上,娘娘要辞职〕〔凤栖南枝〕〔八零神医俏娇媳〕〔三千韶华为君狂〕〔快穿:每次都是我〕〔最后残仙〕〔病娇男神的偏爱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一章:天作成(2)
    母亲秦佳玉却很高兴,还唯恐那人不是郭景先。

    得了这个消息,秦佳玉的心情比之原来更好,每每念着那年轻人说的“来日再会”之语,盼望着那年轻人能够早日来到,女儿的终身大事也好完成了,那样她对女儿的歉疚之情也能够稍稍抵消一些。

    这些年,女儿跟着她也算是吃尽了苦头,每日里只想着一件事,便是挣钱发财,一个出身不错的女儿家整日里想的都是金钱,秦佳玉不免为女儿感到伤心,她眼中的千金应当是知书达理,温柔善解人意的额,可自己生养的女儿却跟这些并不太沾边,也是生活困苦所致,难道女儿清光自己不想过安稳的生活吗,都是无可奈何之举。

    她尤其希望能有一个人来当女儿的依靠,让女儿不再那么辛苦,不用受人白眼,也不用每日里东奔西走,叫不少人笑话——有许多流言也进了秦佳玉的耳朵里,她生气,又害怕,不知道还有多少不入耳的话呢。

    但她看女儿丝毫不为之所动,内心竟有些小小的佩服,女儿小小年纪心胸倒是很宽阔,从不见她为琐事而发愁,这倒比她这个当娘的强多了。

    秦佳玉一日日盼望着郭景先来到,可以说是翘首以盼了,整日里也懒得去机房,也懒得去布庄了,只在家中静候佳音。

    说起这郭景先啊,秦佳玉慢慢梳理了对于这个未曾谋面只听其名的年轻人的印象——她能够知道这个名字,还都是她的老丈夫生前告诉她的,说郭景先这也好那也好,才也高貌也好,小小年纪就气度不凡,将来必定是个有出息的年轻人。两个孩子未出生就定亲了,秦佳玉便格外注意这个未来的小女婿。

    可天有不测风云,郭敏求与宋伯明先后离去,两家走动也少了许多,她们又从宋府里出来,与府里的人俨然成了陌路人,只是逢年过节会有些礼貌性的来往,是不得不为的,但平日里的交集实在不多,都是蜻蜓点水,可有可无,只有三郎延光和四郎邦光不错,延光常常送东西过来嘘寒问暖,四郎邦光远在京城,可也没忘常写书信问候她这个姨娘和那两个弟弟妹妹。

    这些人再好,在秦佳玉眼里也比不上好的女婿——常言道,一个女婿半个儿,女婿总是比那些人亲近些。可女儿近年来的做法让她略略失望了,女儿整日与宋桥等人混迹一处,想的都是生意挣钱,也不为自己做打算,一日日大了起来,女儿不着急,她可是很着急。

    秦佳玉想,如此好的一个才俊,料想女儿也会动心满意。

    接下来的几日,女儿却是一点激动的表现都没有,和平常一样早早出门,日落之前回来。

    但秦佳玉终于还是等来了她梦寐以求的好消息。

    这日女儿刚刚出门,就有人来了,其中还有宋府的长烟,他在前面作引路状,后面跟着一位拿着折扇的年轻男子,远远望去,那男子长身玉立,风度翩翩,在一众人里着实显眼,男子身后跟着许多奴仆,抬着许多木箱。

    秦佳玉连忙做好迎接的准备。

    长烟过来恭敬的叫了门,笑道“姨娘,四小姐的好消息来了。”

    屋里空间太小,那些抬着木箱的仆人便在外面站着等候,长烟与那年轻人一同进屋,那年轻人一见秦佳玉,便躬身行礼,秦佳玉猜着这年轻的俊秀便是郭景先,留神看了几眼,果然是丰神俊朗美姿仪,唇红齿白,五官端正,颇有一种名士风流。

    一看就很有底蕴,这身段气质是伪装不出来的,秦佳玉十分高兴。

    能有此佳婿,女儿一定会满意的。

    “伯母,小生就是幼年与清光小姐订婚的郭景先,今日特来拜访提亲,望伯母恕小生来迟之罪。”郭景先笑着赔礼道歉,秦佳玉早已将过往的埋怨抛之脑后,这样的佳婿来的再晚些,也值得等待啊。

    长烟笑道“夫人嘱咐我一定要带郭公子到这边来——姨娘啊,这小姐的亲事定下来了,您也可以放心了,以后可以回到府中居住了——”

    听到这儿,秦佳玉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似在嘴里含了一块冰,腮帮子都有些疼。

    那郭景先似乎体谅到了秦佳玉的为难,反应极快,在长烟说完后,立马接了一句,“小婿正想要接岳母大人同往兰陵居住,岳母大人膝下只有清光小姐一个女儿,如此离别,想必十分悲痛为难,小婿有此心,还望岳母大人不要伤心。”

    秦佳玉忙道“有劳贤婿了。”

    长烟只得干笑着说也好也好,说了一会儿,长烟便先告辞离开了。

    留下郭景先与秦佳玉多说会儿话,商量如何定亲结婚等事宜。

    “小生今日已将聘礼送来,家母说如何办理婚事,都由岳母大人这边主张,我们照办。”郭景先还是一脸恭敬。

    秦佳玉也不敢自作主张,只是说“若论结亲,我女儿还是要嫁到你们家,一切都应由你们做主,不用问我的意见,我是生长在乡野村间的农妇,没有什么见识,又很俚俗,上不得大雅之堂,让我做主,我实在不敢。”

    郭景先笑道“那等我回去问过家母,再来与岳母相商——只是不知清光小姐哪里去了?我要来向她告罪才是。前日我与她在路上偶然遇见,我不知道是清光小姐,便仍旧一身道士打扮,口称算命,小姐让我算一算自己的命,我哪里会算?冒失得罪了小姐,我今日来向小姐赔罪。”

    “不用了!你把这些东西带走,还有你也赶快离开这儿,就是赔罪了!”门忽然而开,是清光回来了,阴沉着脸,压着嗓子,凶神恶煞,像是要故意吓唬人一样。

    郭景先仍是笑眯眯的,走上去,一躬身,道“啊,小姐,小生这厢有礼了——前几日的事情,还望小姐原谅,小生不是故意扮作算命人来戏弄小姐你的啊,实在是因为小生不知那日遇见的佳人就是小姐你,是我的妻子啊。”语气缠绵,每一个字都是甜甜腻腻的,前世,清光很喜欢郭景先,喜欢他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现在简直是截然相反,她不希望看到这个人,也不希望听到这个人说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爆萌小兽妃:邪王〕〔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猎魔奇异志〕〔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