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的异能甜妻〕〔颤抖吧,渣爹〕〔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庶门风华〕〔贴身战兵〕〔御用狂兵〕〔从艺术家开始〕〔我真没想重生啊〕〔你的爱如星光〕〔直播之无敌西游〕〔你的爱如星光〕〔逆流纯金年代〕〔超级狂兵〕〔原来我是富二代〕〔替嫁娇妻:冷情总〕〔都市之六界裁决者〕〔婚宠无度:这个影〕〔三分月色七分甜〕〔界河之祖〕〔王爷拿我没办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五十八章:诉衷情(6)
    玄石叹气道“人要是想做坏事,胆子大些,就一定会去做,我胆小,有顾忌,所以才没有做坏事——”

    “你想做什么坏事?”

    “找你们家的人报仇。”玄石平静地说道,抬头时的动作也是轻微的,刺心的话语匹配着的却是深沉如水的眼眸与颇带些怜悯的神情,好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无可奈何的故事,与他都无关。

    报仇?怎么又是找他们家报仇的?

    清光简直是要崩溃了。

    善于联想的她脑子里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身影——那便是三姐姐和光日夜思念至今不忘的杨之仪。那个杨之仪也是口口声声说要报仇,说自己平静的生活因为那场动乱一去不复返,自己的命运如何悲惨,所以他要让所有与之相关的人同样悲惨或是活在恐惧之下。因此乔装改扮,想法设法接近宋家的人,一步步在实行他的计划。

    若是计划没有意外,应该就与前世的结果一样了——最后宋家被抄家,家破人亡,四处流散,那杨之仪的目的便是达到了。

    今生今世,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清光也是松了一口气,以为家族的噩运到此结束,这些年也没有担心过家族最后会被抄家,会家破人亡。

    现在蓦然又听到这两个令人心惊的词,她的脑子除了想到同样身份的杨之仪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内容了。

    这都是天意吗?

    前世一个杨之仪就可以摧毁宋家了,今生那个杨之仪的智商不太高,忍耐度也不是太好,便提前出局,上天就有派来了一个全新的人,她前世未见过的人——玄石来了。

    玄石在前世从未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也没有听过这个人。

    因此今生与之来往的时候,就一开始有所戒备,后来也被玄石的真诚善良所感动,慢慢没有了戒心,全心全意的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人……却没有料想到这个看似生活得平静的人会有这样的心思。

    “你是要找我们家的人报仇?”清光不敢相信的问了一遍,确定是他们家吗?他们家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玄石这时候又不敢看清光质询的眼神了,仰起头望着天边的点点星光,道“是啊——我是要找你们家的人报仇,准确的说是要找你的父亲报仇——当年正是他们那些新人,所谓清流,辅佐陛下完成了很多事情,那几年,京城里到处都在抓人,抄家,刑部、吏部、大理寺、尚书台整日忙得不可开交,昨日还是人人艳羡的贵人,转眼就成了阶下囚,很多人茫然中就丢了性命,丢了官职,很多人不明所以的,被推着走到了台前,开始担任要职——你的父亲,还有他的一些交好的朋友,以及某些卖主求荣的人,摧毁了我们很多人平静的生活,富足的日子一去不返,我还很幸运,我还有命,我也很不幸,我只剩下这条命了,已经是个半死不活的废人了。”

    那场巨变,该是多让人痛恨与印象深刻啊,清光此时略略能体会到杨之仪与姐姐和光的心情了——杨之仪为何会执意报仇,那么聪明的人考个状元如同探囊取物,可他宁愿放弃以后富裕的生活与大好的前程,拼命要为家人报仇,就是心内不甘,那些亲人离去的场面,与现实中残忍的割裂感,刺痛了他的内心,他便开始心心念念只有一件事了——不报仇不罢休。

    姐姐和光的心情她也能体会一二了——她不恨面前的这个要喊报仇的人,还有些担心他的身份会败露。

    “但是当我有胆子了,回来了,想要找寻我要找的人的时候却发现,斯人已去——我便不想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当年那些参与事情的人大都已经故去,现在也已经是顺天年了,都变了,全都变了,我还执着些什么呢?一时间心落空了,觉得生活无着,活着都没有力气了——”

    清光松了一口气,还好玄石没有了那个念头,这也说明了玄石的人品确实不错,至少比那个杨之仪好多了,一样的命运,杨之仪没有走出来,害了很多人,间接逼死了自己的爹爹,临到京城也不知道悔改。

    而玄石就很好了,知道当时参与事情的人大都已经没了,也没有迁怒与后代,选择慢慢遗忘,这是有何等的气量啊。对比一下两人的家世,清光认为这是至关重要的——玄石出身许家大族,许家是从开国就被重用的家族,其祖先,第一代的荥阳侯许昌龄是太祖皇帝的妻弟,两家在还未发达的时候就很是亲近,许昌龄正是在太祖皇帝的家中长大的,有了这么一层亲近的关系,皇室自然把许家当做自己人来看待,也放心将燕国的户部交由许家人把持。

    如此代代相传的大族,又身处朝廷多年,自然对后代的教育很是严苛与不一般,教导出来的孩子优秀的程度要比一般人高很多。

    那个杨之仪不过是个门客的孩子,刚刚发迹,美梦就破灭,当然很不平衡,发了疯的也要报仇。

    但总归来说,两个人都是很可怜的。

    清光想象不到如果自己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会不会也变成杨之仪那样的人了——也许会比他更疯狂。

    “你还活着就很幸运了,人的性命就好像是做生意的本钱,本钱还在,一切都还好说,本钱要是没有了,那就真的都完了——你应当振作些。”清光鼓励道。

    玄石突然笑了,“是啊,我应该振作起来,我每日都在给自己说要努力活着,要去找二十多年没有见面的弟弟,要看看他现在过得好不好——远远的看一眼就行了。”

    “你还有弟弟?那可太好了,你更不应该萎靡下去了,你弟弟在哪儿?我可以帮你一起去找他。”

    玄石轻声道“他马上就回来了,我也能够见见他了吧——不过应该见不了了。”

    “为什么见不了了?”

    “他是官,我是民,本就天壤之别,多年不见,他怎么会认得我?我若是前去见他,被某些人认出来了,还会连累他。”

    清光很想说句安慰的话——认识他的人应当都不在了,加之他当年还小,人长大了容貌肯定不一样了,怎么会认出来呢?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我为人类谋长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