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大相师〕〔都市完美男神系统〕〔建造狂魔〕〔我的人生重置了〕〔我真不是天王啊〕〔施法诸天〕〔随身带着个葫芦娃〕〔都市终极魔少〕〔地球最后一条龙〕〔雪落关山〕〔当家嫡女莫轻薄〕〔能不能不偷懒〕〔凌氏捉妖录〕〔子规〕〔甜妻的日常〕〔流年岁月那些事〕〔我抢了前夫的暗卫〕〔我的2110〕〔这个江湖有点甜〕〔制霸全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准则 第六十一章:想不到
    时隔几日,清光已经忘了那晚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了。

    幸亏这几年她已经将心理承受能力锻炼的不错,在接二连三得到意想不到的消息后,也能够泰然面对。

    她只记得那晚回来的很晚,与玄石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回来以后只见母亲已经着急的不得了,桂魄已经圆不过来了,秦佳玉都哟让人出去找了——她悄悄的回来了,只说自己觉得今晚微风习习很是舒爽,便出去站了会,秦佳玉叮嘱了几句,清光便揉着眼上床睡了。

    那晚做的梦全都是关于玄石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清光的耳边一遍遍回荡——哥哥邦光竟然是玄石弟弟,孔繁梅先生是许家的门客……父亲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孔繁梅的真实身份,那四年多对孔繁梅极好,给的月钱也是别的教书先生的五倍之多,还常常关心,来信,每年冬至都要从京城专门给孔繁梅先生寄东西……当初看是爹爹对连遭不幸的才子的赏识与同情,现在看来也许是在忏悔与赎罪。

    爹爹真的是太难了。

    清光又一次感受到爹爹身上的伟大,爹爹品德的高贵——身为臣子,不能违逆君王还算正确的决策,还要帮助君王做事,把所有的恶名拦在自己的身上,但内心充满了挣扎和无可奈何。爹爹过意不去,便用自己的方式来补偿,来赎罪——尽可能的帮助伤害过的人。

    那样才有了哥哥邦光在宋府安稳长大,一直没有受到什么风浪的侵袭,安心学习,品德齐全,长大成人了,在经过教育后有了才学,满腹经纶,参加了科考,踏上了仕途……这每一步都走得很稳,也算很顺利,若不是爹爹当年出手相助,哥哥邦光现在会在哪里呢?也许会和玄石一样过着卑微不敢抬头的日子,也许还不如玄石,也许早已经受尽生活的折磨,早早离开了人世。

    也才有了爹爹对于杨之仪的同情,或者说是放过——那时候爹爹很想要放过杨之仪一马,最后没有成功——回到家中,安排完家中的事宜后,便羞愧自尽而死——清光明白了,这么多年来,爹爹一直活在自责之中,一直都在努力找寻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想要做出一些挽回的办法。

    他帮了邦光与孔繁梅,却没能帮上杨之仪,那么一个优秀的年轻人被抓到了官府,死路一条,爹爹那时候的心情该何等阴沉啊。

    可惜她时隔多年才能略略体会到爹爹的心情,不知道晚了没有。

    她又想起爹爹如果还在,会不会支持玄石去认邦光哥哥呢?

    也许会支持,还会现身说法,亲自开导可能不太接受的邦光,使他们兄弟团圆。

    也许会尊重他们兄弟之间的看法,不做任何举动。

    她想着爹爹会如何做,自己又将如何做。

    想了一晚,整整一晚。

    次日,清光破天荒的没有出去,在家中写好了信,准备亲自去找玄石,还没有出门便被母亲拦住了,“你要上哪儿?你与为娘说实话,你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

    秦佳玉又问起了关于郭景先的事情。

    “我听桂魄说你让人家赶紧离开这儿,还说与他们家早就断了亲了?”

    这桂魄!竟然都说出来了!

    难怪从昨晚开始,小桂魄就好像故意躲着她一样,连看她都不敢看,原来是她走漏了风声,心虚了。

    应该也都是母亲屡屡逼问的结果吧。

    一切还都是她来承担面对。

    清光不否认的说道“是——我是说了那些话。”

    “你为何要如此做?人家可是专门来提亲的,人家没有忘了两家当年的约定,现在要履行约定了,说明人家是很有信义的,你怎么能如此任性呢?”秦佳玉颇为遗憾和心痛的说,很怕郭景先那个年轻人因此而嫌弃自己的女儿。

    “他是专门来提亲的,那就让他再专门离开吧。他没有忘了两家当年的约定?两家当年的约定不过是口头上的,早已经不作数了——他有信义,我就一定要嫁给他吗?天底下有信义的人多了,好人也多了,我不能全都嫁一遍吧?——我是为了自己好,他那样的人啊,不是一个好的丈夫。”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一个好的丈夫呢?你——你——”秦佳玉叹气不止。

    清光握住母亲的手,也跟着叹了口气,她明白母亲要说什么,“娘,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肯定要说,你,你懂什么?是不是?娘,我虽然这辈子没有成亲,嫁过人,可我整日在外面,还去了很多地方,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没有赚到什么大钱,所幸见过的人还多,见过的男人也多,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什么样的人是可以依靠的,什么样的人是别有目的——母亲,娘啊,我都知道,我知道如何过日子,知道如何过得好些,娘,您就别担心了。”

    秦佳玉疑问道“别有目的?你是说郭景先别有目的?他能有什么目的?咱们现在一贫如洗,什么都没有。”

    “一个人的目的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别的——还有,我可可没有说他别有目的——我的意思说他是朝三暮四的人,这样的男人可不能要,更不能托付终身。”

    “朝三暮四的人?”看起来也不像啊,是个干干净净,潇潇洒洒的小伙子啊。

    “母亲,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他,但女儿呢这些年出来家了,没有白白浪费年华,也学了一些识人的法子。女儿之前也对这个未来的夫婿很抱希望和想法,便偷偷让人去兰陵打听过了,去打听的人回来都说这个年轻人在当地是很有名,有好名也有坏名,是个才子,也是个浪子,满大街都是他的风流韵事,而且已经把……都已经登堂入室了——女儿那时候就很气愤,想着永远都不要见那个人了,后来大哥哥说与郭家似乎断了亲事,女儿很是高兴呢,可以摆脱那个浪荡子了——谁知他竟然又来了——”

    “女儿想着他此行肯定是别有目的,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履行约定——女儿想着也许是他在外面游荡惯了,家里着急了,想把他约束起来,觉得给他娶个媳妇就能让他收心。娶媳妇是大事,最好是知根知底,那与郭家知根知底,女儿又好的不就我一个吗——所以啊他才来说要两家重新结亲——女儿我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魔法塔的星空〕〔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好孕鲜妻,一胎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