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15章:爷爷来了
    “我那不叫欺负,是教育,教育,懂吗?”江涛蹲下来,凶巴巴的拎着薛正衣服吼,“你知道什么叫教育吗?呵,也是,你是她捡回来的,懂个屁。”

    最后一个“屁”字,他几乎是吐出去的,夹杂着口水吐在薛正的脸上。

    薛正用力的挣扎着,身后的力量越发的重,脖子和眼睛因为用力而变成通红。

    “二老爷,大小姐哪里得罪你,你处处跟她作对,你说你是长辈,可是长辈的教育不是作对吧。”他来了虽然没几天,可是也遇到过好几次这二老爷暗地里给大小姐找事的事情,有时候听了别人的话,就觉得很过分,大小姐对他很好,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欺负她。

    “哼,你算什么东西。”江涛都被薛正气笑了,一个十岁毛都没长齐的混小子,居然跑到他面前来教育自己,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我想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她是晚辈,跟我说话就得客客气气的,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你们两个一丘之貉,一样没有教养。

    反正我现在闲着也没事干,你竟然找上门来,我也不介意好好的教育教育你,当我们江家的奴才,就得要有奴才的样子。”说着,指着一旁的奴才吩咐道,“去给我拿棍子来,最粗的那根。”

    “是。”

    不一会,奴才拿出一根最粗的棍子来了,比划了一下,这跟棍子足足有婴儿的手臂那般粗。

    薛正看到棍子的时候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毕竟还是个孩子,他浑身颤抖,眼底满是恐惧,棍子还没到身上,就已经感觉到那种疼,不由得抖了个激灵。

    面对王大宝的欺凌他都不曾这般害怕过,因为他压根没想过打他,可是这次不一样。

    “你放开我。”薛正害怕了,眼泪在眼里打转。

    “放开你?你冲进来的时候想过会这样嘛,还是你觉得我是个很好欺负的人?”

    “不是,没有,我错了,对不起,二老爷,你放了我吧。”薛正知道自己冲动了,哭诉着认错。他明白了,在绝对实力面前,他的那些愤怒和力气不过是一根脆弱的线,一折就断。

    “认错?可我不接受,我就是想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狗奴才,敢跑来教育我,活腻歪了。”

    “啊!!!”

    这一棍子打在薛正的背脊之上,江涛可是用了七八成的力道,好像泄愤一样,一个孩子哪里受得了,立马昏了过去。

    江梨到这边的时候正好听到薛正的惨叫声,顿时心提到嗓子眼,一进屋就看到薛正昏死在地上,嘴边上流了一地的血,不知死活。

    江梨顿时红了眼,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搞得好像有深仇大恨一样。

    “二叔,他还那么小,教育一下就行了,不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吧。”江梨眉头皱的死死的,心里对这个二叔一点好感都没有了,他摆明就是故意的。

    江涛看到闯进来的江梨,面露不悦,无视她,朝着外面吼道:“你们怎么看门的,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是不是找打。”

    外面传来声音:“对不起老爷,我们拦不住。”

    江梨懒得理他这种幼儿园的把戏,现在如果还看不出他是故意的,那么她就枉为人精了。

    “二叔,我知道你恨我怨我,可是这是我跟你之间的恩怨,能不能不要牵扯到我身边的人。”

    “哼,我教育奴才还需要看你的脸色吗?”江涛冷哼一声,冷冷的憋着她,特别的不爽。

    这个贱丫头算个什么东西。

    江梨看着他的态度,也是恼火,如果他还讲道理,那么她的这番话应该会听进去,可惜了江涛就是一个小人,记仇的很。

    明明是女儿江莲先打伤她,自己只是反击而已,现在倒成了是她的错了。

    如果这样,江莲杀了江梨的事情要怎么算?

    这种人,说再多也没用,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江梨懒得理他,弯腰抱起薛正,就要朝着外面走去,被江涛喊住了:“站住,我让你走了吗,没教养的东西。”

    江梨站定脚步,转身怒视江涛,半晌,她说道:“我是没有教养,但是也比你那天天在外面装楚楚可怜,回家就躲起来打我抽我的女儿好,她那个样子就是有教养吗?

    我对你们脾气已经够好的了,处处忍让,还想让我怎么样?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都喜欢在背地里干见不得人的事儿。”

    “你说什么,你这个贱东西,竟敢这么跟我说话,今天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以后怕是无法无天了,敢欺负我头上,欠收拾。”

    江涛听了这话,脸一阵黑一阵红,捏紧手里的棍子,朝着江梨就是一顿抽。

    江梨现在是火冒三丈,直视着江涛,眸子透着熊熊烈火,看着他的棍子落下来,不躲不闪,一点怯意都没有,大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有本事就打下来,最好是打死她,女儿打死过一次,父亲再打死一次,正好父女两凑着双。

    不料,棍子没有打下来,而是被人接住夺走了,最震惊的就是江涛,看着夺走他棍子的人,顿时跪在了地上。

    “爹。”

    江擎此刻的脸要多难看就多难看,一双眼睛如同老鹰一般冷冽,谁看了都哆嗦。

    “爷爷?”江梨看到江擎的时候,热泪盈眶,幸好爷爷来了,整个人身子一松,手里的薛正差点抱不住,还好清儿来接住了,两人一起抱着。

    “老二,你这是在干什么?”江擎忍不住怒火,声音如狮吼一般,把所有人都吓得缩起了脖子。

    “我,我教育奴才,老大家的她纵容奴才以下犯上,还跟我吵起来了,我就想替老大教育教育她,奴才不教育就反了天了。”

    江擎看了眼江梨二人怀里的薛正,他此刻脸色惨白,嘴角血液还在往外流,小小年纪就受了这般毒打,谁看了都心疼,顿时看向江涛一脸的惊涛骇浪:“你所谓的教育可是把人往死里打?你还记得江家家规是什么?”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