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40章:救顾庭睿
    江梨原本只是看戏,可在听到顾泽瑞这三个字的时候,猛地一阵颤栗,这个熟悉的名字在这里听到,反而让她觉得不是欣喜,而是莫名的恐惧。m.taiwanvod.

    顾泽瑞。

    顾庭睿。

    顾泽瑞......

    脑海里不停的闪烁着这两个名字,疑惑的种子在心里生根发芽。

    这个顾泽瑞是她认识的那个顾泽瑞吗?

    “喂。”

    耳边忽然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她抬起头,本能的颤抖起来,这个男人的眼睛好可怕,像极了...死人。

    他一头墨发披在身后,头顶着一发冠,脸上带着银色面具,琥珀色眼睛在银色的衬托下更加的显眼,像是黑猫的眼睛,半夜里看到黑猫的眼睛本来就挺恐怖的,更何况是人。

    面具下面露出的下巴,线条冷硬的像是刀刻的一般,虽然带着面具也阻挡不了他高颜值的事实。

    她记得这张脸,跟顾泽瑞一模一样,不过眼珠子他是黑色的,那个人极其贪生怕死,不会露出这种冷酷的表情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顾庭睿看到人抬头,心里惊讶了一下,竟然是个女的,看了半天血腥的杀戮,还这么淡定,她倒是不怕。

    江梨起身,瞄到刚刚那帮黑衣人不见了,地上只留下几个死人,她淡然的直视顾庭睿眼睛:“我什么都不知道。”

    顾庭睿表情微不可查的变了一下,这个女人说这话什么意思?

    紧了紧手里的剑:“我没问你这个,我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感受到对方眼底的杀意,江梨慌的一批,纵然她功夫还行,也打不过这个受了伤也可以干十几个人的高手啊。

    她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偷看你们的。我刚刚送秦王殿下回家,谁知道会遇到你们半夜打架。我就是给你们让个位置,等你们打完我再回家。”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来这里偷听你们讲话的。

    顾庭睿听了这解释,冷硬的嘴角抽了一下,这话说的,他们打架还需要你一个丫头让场地,要是被那些黑衣人听见,会不会气的又活了,这是一种侮辱。

    “你......”

    江梨以为他还想说什么,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往下说,抬起头就看到一个人影朝着她砸下来,耐不住这重量,整个人都被砸的七荤八素的,顾庭睿整个人都直接压在她身上。

    “喂,你起来,你干什么啊?”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没有反应。

    “喂,你别给我装死,起来。”

    江梨使劲推着他,这个人昏了之后死沉死沉的,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人给翻过来,这才发现他胸口的那把断剑,难怪他会突然没了反应。

    “遭了。”

    ......

    一个时辰后,顾庭睿幽幽的醒来,入眼的便是一处破旧的寺庙,旁边的佛像倒塌下来,卧在他身旁,地上全是湿的稻草,还有几只蠕动的虫子,他吓了一跳,起身看到一堆烧着大火的火堆,火堆上架着一个锅子,里面一股很苦的药味钻入他的鼻腔,这是疗伤的药,这破庙怎么会有,有人救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什么地方?

    记得自己受伤了,被人追杀,遇到一个姑娘,那姑娘扑闪扑闪的眼睛还浮现在脑海,看了看周围哪里有什么姑娘,怕是做梦了吧。

    低头,他的衣服敞开着,露出里面的皮肤来,刚刚他受伤的地方被人给包扎了起来,可这包扎的布料怎么看这么眼熟。

    掀开底下的裙摆,看着自己裸露在外面的腿和碎成渣的裤腿,难怪觉得腿上凉,难道是那姑娘所为?不由得脸颊发烫,摸了摸脸,面具还在。

    此时,江梨摘了些果子回来,看到他醒了,兴奋的叫道:“呀,你醒了。”

    顾庭睿听到声音立刻板着脸,还真是她,居然没走,他眼神犀利,像锋利的剑一样扫视她:“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如此不知廉耻,你居然......居然撕我裤子,这成何体统。”

    一回来就被如此骂了一顿,江梨眼皮子一翻,一脸的认真:“我不撕你衣服,难道撕我衣服不成。再说了,你上衣都是血,我只能撕你裤子了,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觉得害羞,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还害羞起来了。”

    “你!”顾庭睿被这么一说,居然觉得挺有道理,一时想不到话反驳,只能冷着脸,半晌才说道,“我告诉你,这件事必须保密,否则我杀了你。”

    江梨眨巴的眼睛,很是疑惑,这一大男人怎么这么多事,吃亏是自己,又不是他。

    她瞪着眼睛装作一副无辜样,“保哪个密?我撕你裤子的事情?”

    “你再说我现在杀了你。”顾庭睿举起刀就要砍她,眼神凶狠的像头生气的狼。

    江梨看着散发着寒芒的刀,这才感觉头顶发麻,连忙收敛自己。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还病着呢,动不动就提刀,这样不好。”

    江梨边说着,边捣鼓着火堆上的药:“我告诉你,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如果杀了我就是恩将仇报,我看你不像那种人,我也不跟你谈什么报恩的事情,要不你给点钱打发打发我?”

    顾庭睿嘴角一抽,握着刀柄的手又紧了几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聒噪,现在居然跟他要起钱来。

    “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你知道我是谁吗?”

    “顾太医。”她十分淡然的随口回了一句。

    她真的听见了。

    顾庭睿脸都黑了,那后面的事情更加不用说了,

    一把冷刀架在脖子上,江梨面色如常,丝毫不颤抖,她可是见过世面的女人,小场合而已,把那药倒了出来,还特意吹了吹,递给顾庭睿。

    “顾太医,您尝尝,看看我摘的药对不对?”

    顾庭睿闻到味道就知道这药是对的,她说这药是她自己出去摘的?

    外面黑灯瞎火的,她一个人去摘药?

    “你自己去为我摘的药?”顾庭睿看着她,一脸惊讶,她不怕他杀了她?

    “要不然你以为谁摘的?”

    她的眼睛被火光照的亮晶晶的,看着看着心里某个地方突然被触动了,荡起了一番涟漪,他愣住了,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

    “哎,你手别抖,划伤了我,你得双倍赔钱啊。”

    江梨看他手抖,吓了一大跳,凶巴巴的的大叫,这个人脑子有病吧,刚刚还那么凶,现在又那么激动,万一划了她大动脉怎么办,要死她也不能死的这么冤屈。

    夺下皇商当富婆 htmlbook81416index.html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