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150章:神经病这个词还挺贴切
    再次醒来的时候,篝火依然燃烧的热烈,发出吱吱的声音,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

    余光却看到本应该在的身影不见了,顿时慌张起来,低头看到她的裘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盖在自己的身上。

    扫了一圈山洞内,都不见有人,她喊了一声:“顾庭睿。”

    没有回音。

    江梨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一阵冷风吹来,她裹了裹身子,抬头间,看到顾庭睿朝着她走来,面具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耀眼,他的手里抓着一只兔子没有反应,抖了抖腿在流血,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把流血的短刀。

    “怎么站在门口,外面冷,进去吧。”他绕过她,从缝隙里挤了进去。

    江梨转身回到篝火旁,看着他处理兔子。

    “你为什么帮我?”

    “你也帮过我。”

    “可你救过我,我们扯平了,这次你又帮了我,我欠你。”

    顾庭睿处理兔子的手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她:“随便你,反正也是我占了便宜。”

    江梨脸一红,恼羞成怒:“顾庭睿,我说认真的。”

    “江梨,我们是朋友吗?”顾庭睿处理好兔子,用一根树枝插着放在火上烤,扭头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江梨愣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他,默然点头道:“必须是,你都说了你是神棍的哥哥,我们肯定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以后就不要说欠不欠的问题了,若是我以后有事找你帮忙,你也肯定会奋不顾身来帮我的对吧?”顾庭睿深深的看着她,冷硬的下巴变得柔和了一些,他在等她的回到。

    江梨嫣然一笑,星眸璀璨:“嗯,肯定会。”

    顾庭睿被她的笑容吸引,第一次看到她的笑这么的治愈人心。

    “梨儿,我问你个问题。”

    “嗯。”

    江梨沉浸在火光之中,没有在意到他的称呼有任何不对,轻轻点着头回应。

    “你知道我是西楚人,为什么不揭穿我?”

    “我当时听到你说顾泽瑞是你弟弟,不知道你是西楚人,在东海的时候才知道的,我已经懒得去管朝廷的事情,我只想赚我的钱,别的与我无关。”

    顾庭睿沉默了片刻,看着手上烤着的兔子道:“我那次没有帮你找西楚攻打过来,你不生气吗?”

    江梨看向他,他也看向她,忽然的对视,两人都别开了眼,她想起那次的事情,低头:“我气啊,可是又想,我为什么气,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只是陌生人,你又凭什么帮我。”

    “不是的。”顾庭睿打断了她的话,他担心她若是再说下去,自己肯定会后悔,“我早不是西楚人了,东海那次我也没有叫西楚的士兵打过来,我猜想应该是我弟弟做的。”

    江梨猛地抬头,满脸写着诧异:“顾泽瑞?”

    “嗯。”

    “那你为什么不是西楚人,这什么意思?“

    顾庭睿别过头,又恢复那冷漠的样子:“我被赶出了西楚,泽瑞偷了他们一个东西,我给他背了黑锅,而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

    人间蒸发?

    这个词用得太对了,当初她也找不到顾泽瑞,也觉得他跟人间蒸发一样。

    “他偷了什么东西?”江梨问道。

    “轮回盏。”顾庭睿说道。

    “轮回盏?听起来挺邪乎。”江梨摩挲着下巴喃喃道。

    顾庭睿把兔子翻了个面继续道:“我不喜欢玄学那些东西,对这个不了解,泽瑞很喜欢,总是喜欢研究那些东西,有时候整个人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就说,神棍有时候真是跟神经病一样。”江梨脑海里想着那个人,无情的吐槽着。

    “神经病这个词还挺贴切。”顾庭睿还挺认同江梨对弟弟的评价,若是他知道这是一个不好的词,估计不会认同了。

    江梨捂嘴偷笑,也不告诉他这是个骂人的词语。

    不一会,兔肉好了,两人把兔肉直接给分了,外面传来狼嚎声。

    江梨:“不知道莫冤他们怎么样了。”

    顾庭睿给篝火扔了点柴火,道:“你放心,沈云琛的军队可比太子的燕云骑还要厉害,他们的生存能力可是很惊人的,你不用担心他们,应该担心担心你自己。”

    “我怎么了,我的生存能力也很强大的。”江梨不服的辩驳道。

    顾庭睿笑了:“是是是,您可厉害了,一敢挑衅冥蛇二老,二敢吞内力回转丹,请问江梨小姐,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江梨翻了一个白眼:“你少来啊。损我呢。”

    顾庭睿不跟她烦,女人就是麻烦。

    “先睡吧,每天得赶路,按照沈云琛的路程,我们若是不加快速度,肯定追不上。”

    说起沈云琛来,江梨就开始纠结了:“他那么急着去古墓,路上肯定不会有停留,不知道我爹跟不跟的上。”

    顾庭睿收拾着地上的柴火,找个个舒适的地方躺下,就听到她的呢喃:“你放心吧,你爹可是他岳父,如果是我,肯定会保护好岳父的,因为他知道,那是你爹,他最不想的就是你伤心。”

    “我不知道。”

    江梨蜷缩着身子,把自己裹在裘衣里,这白色裘衣是他送的,在天元有个习俗,男子只能被自己心爱的女子送裘衣,代表守护一生一世,而女子也最希望收到心爱之人的裘衣,当初他来送裘衣的时候,身上穿的就是这件裘衣,他亲手给她披上的。

    那个时候她还没原谅他呢。

    现在回想,突然觉得这上面还残留着他的味道,不由得,她的脸上荡漾起了甜蜜的笑,轻轻的抚摸着裘衣,仿佛这就是他。

    顾庭睿睁开眼,看到的就她坐在篝火旁低着头抚摸着裘衣的样子,她的嘴角挂着他不曾见过的甜蜜笑容,不由得他也跟着勾起了唇角。

    “这是他送的吧。”

    江梨听到声音,诧异的回头,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看到他面具里的眼睛,她惊了一下:“还以为你睡着了呢,你刚刚闭眼了。”

    “这是他送的吗?”

    他又问了一遍。

    “嗯。”

    江梨点点头,低着头,脸颊绯红,还好她坐在火堆旁,应该看不出来吧。

    她默默的想着。

    她承认,有点想他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