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美女总裁的超级高〕〔绝世大少陈歌〕〔神魂武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极品仙尊〕〔万妖圣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星际:妻荣夫〕〔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赵旭李晴晴〕〔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179章:貂
    一掌拍上他的脸,不想让他看她,可是手被他抓住了,收在手心里,顿时她脸红,想把手抽回来,爹还在旁边呢,这个人脸皮怎么那么厚。

    自从她爹来了他就没说过话,他究竟怎么了?

    “咳咳,我去看看他们讨论的怎么样。”江借故离开。

    江梨也不再矜持,用力的想把手抽回来,他力气好大,抽不回来。

    沈云琛忽然靠着她肩膀,呼出的气全都撒在她身上,身子都僵直了,动都不敢动,那天在马车的体验现在还心有余悸,这个人太能折腾了。

    “沈云琛?”试图想叫他,可耳边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声,她便不再叫zyxta.他,一定是没有好好休息吧,拍着他的后脑勺让他睡得更深些。

    此刻,她才敢暴露自己的感情。

    明明很想很想不是吗?

    可是还是有点排斥,是因为彼此压根没有信任,他还有好多事情她都不知道呢,想想都觉得苦涩。

    沈云琛靠着她的肩膀,假装睡着,眼睛却一直睁着,包括她顺着他发的动作,还有她的叹息,让他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唇,手上的力道也紧了些。

    他一动,江梨以为他醒了,就脸红起来,立马收回手,眨巴着眼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沈云琛被她这个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了,明明是在意的,还装。

    “你...”

    听见他笑,顿时浑身一震,居然装睡,江梨一把推开他,怒视他。

    看她气鼓鼓的脸,他说:“不要在意这些好吗,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只要你。”

    我只要你。

    江梨有些晕头转向,直直的看着他,眼里是惊讶。

    江梨似乎有点不太敢知道那个秘密是什么,总觉得跟一根刺一样让她难受,总觉得就是那个刺让她跟他不能在一起。

    其实她很好哄不是吗?

    沈云琛都把她骗得团团转,她还在晕头转向的,现在他一说情话,她就招架不住了,就像那天在马车上一样,她想迎合他。

    可是,不想彼此之间有秘密,他们不是有婚书吗?为什么不能坦然告知呢。

    她眼里的落寞直刺穿他心里,如果可以不想她难过。

    “对不起。”

    江梨摇摇头:“没什么对不起的,那个秘密应该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否则他们怎么会那么说。”

    他忽然捧起她的脸,逼迫她直视自己:“梨儿,我不希望你再提起这个,以后不要说了好吗,我认真的对你发誓,不会再有以后,等我们安定下来,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江梨的脸传来的热度很热,他的手心都是湿润的,听着他的话,她恍惚的点点头。

    这给了沈云?琛很大的鼓励,他喜悦的笑了:“那你答应我,不要再生我气,我会很难受的,不要再让顾庭睿碰你好不好?”

    他的眼神带着恳求,恨不得要跪下了。

    半晌,她恩了一声。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信他。

    江梨给自己打着气。

    沈云琛激动的又想吻她,被她拦住了,因为她看到江他们走了过来。

    沈云琛看她拦着,有点委屈。又听到脚步声放开她的脸,可是眼里的爱意不减。

    江梨脸颊绯jsshcxx.红的站起来,问道:“有结果吗?”

    “恩。”顾庭睿目光暗淡,不看她。

    江梨心里一咯噔,他听见了。

    沈云琛起身看他:“既然有了,那就走吧。”

    顾庭睿低着头,看不出情绪,但还是领着头。

    江跟蓝墨子对视一眼,他们不能干涉江梨的决定,虽然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啊,有老鼠。”

    江梨刚走两步,脚边有个毛茸茸的东西窜出来把她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跳沈云琛身上了。

    沈云琛措手不及却也接了个正着,手放在她的大腿下面,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耳边是她的叫声。

    前面的人回头就看到她脸色发白,惊慌失措的挂在沈云?琛身上,一直盯着地上的白绒绒的东西。

    众人皆是一愣,这不是刚刚那个貂吗?

    江梨自己看到貂的时候整个魂都没了,她可是很怕老鼠的,突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脚边,简直就是吓死个人。

    意思.jxpx.到自己身在何处,她立马从他身上跳下来,脸颊绯红:“对不起。”

    “没事。”沈云琛还僵硬着刚刚那姿势。

    她一落地,那白色貂就爬上她的衣服,又把她吓得蹦蹦跳跳。却发现这貂没有攻击性,而是在她身上嗅了嗅之后就爬到她头顶之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

    江梨泪眼婆娑,在听到这呼噜声之后,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就这么睡了?

    把她头发当草窝了?

    沈云琛想去把那东西拿下来,又凶巴巴的对着他舞着爪子,甚至被抓了好几下,他就不再逗它了,然后它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此刻江梨的头发乱的跟草窝一样。

    她嘴角抽搐着,心里有些崩溃。

    她自己去把它拿下来,可是也遭到了暴击,看着手背上的抓痕,她内心受到了暴击。

    “这貂是什么情况?”她哭着问。

    众人摇头,她面无死灰,好吧,只能顶着它了。

    顾庭睿看到她受伤,连忙要给她上药,还没触碰到她,另一只就接过了,他一愣,看着沈云?琛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江梨也没想到他会这样,突然觉得不太好意思,更加不敢去看顾庭睿。

    等给她包扎好,她也想给他包扎,可他拒绝了。

    “沈云琛,是你说别让我生气的。”她赌气道。

    沈云琛无奈,只能任由她包扎,其实这种伤对他来说简直不算什么。

    看到他们这样,顾庭睿实在看不下去,就到门口去等,江跟蓝墨子也跟着。

    等到他们都好了,才一起上路,看着那两只被包起来的手,怎么看都有点像情侣款。

    顾庭睿冷硬着脸在前面开路,很快他们就找到一处极为隐秘的地方,他说:“你要的东西应该就在里面。”

    他话落,几人都送了口气。

    蓝墨子看了看这位置:“江家老祖的那个道士挺厉害,这可是这个墓里最好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