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一剑独尊〕〔团宠小萌妃:王爷〕〔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224章:小白是祸害
    !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现在身上的伤真的好了很多,你也不用这么担心我,倒是你,看起来...”沈云琛忽然语塞,甚是诧异,此刻是江梨看起来皮肤光滑,眸光潋滟,倒是比半年多前还要美艳三分,不由得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身体忽然开始发热...

    看沈云琛的这模样,江梨疑惑,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别说他诧异了,就连沈云景和简羽辰也诧异的很,同样的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让他们热血沸腾,硬生生是给压了下去,然而此刻的江梨在他们的眼里就好像镀上了一层柔光,整个人仙气飘飘,不停的吸引他们的目光。

    沈云景最先反应过来,甚是尴尬,居然看着自己的弟妹有这种反应,真是疯了,他轻咳一声:“别在这里说话了,江小姐还没吃饭,先吃饭吧。”

    沈云景话落,简羽梦立马把粥端到桌子上,几个人又进了屋子围着江梨而落座,那股香气越发的浓郁。

    沈云琛涨红着脸给她夹菜,其他人则是看着,看得她好不尴尬,只有她一个人在吃。

    江梨轻咳一声,想缓解这份尴尬,可是她刚刚醒,这还有两不熟悉的,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个时候,江果带着无心走了进来,两人看到江梨的时候也是愣住了,眼神怪异的看着江梨。

    “江果,你们有事吗?”还是江梨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她不知道这些人看着她做什么?难道她的脸毁了?

    想着,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想着没有毁啊?难不成是脸歪嘴斜了?

    简羽梦看她这模样倒是觉得挺斗:“梨姐姐,你这张脸挺好的,没有毁,所以你也不用摸了,再摸下去这里的男人们会把你吃了的。”

    简羽梦的话说的很有一番轻佻的语气在里面,惹得一种男人们纷纷尴尬,脸红,一个个找借口离开这里,就见一向自持无欲无色的沈云景离开的样子都有些踉跄,又是惹得简羽梦一阵娇笑。

    屋里一下子就剩下江梨,沈云雪,简羽梦还有一个简羽梦的丫鬟在。

    江梨看他们狼狈的样子,脸色发白,心里甚是担忧,却怎么也想不通是为何?她放下手里的筷子,指着自己的脸恐慌对沈云雪说:“阿雪,我的脸到底怎么了?不至于是jsshcxx.变得恐怖到让他们看见我就想杀了我吧?你四哥也没那么夸张的反应啊?”

    沈云雪摇摇头,简羽梦则是笑着说:“谁说要杀你的?我说的把你吃了,吃了懂不?你不会迟钝到这种地步吧?也不知道你睡了这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你现在的样子特别的勾引男人,我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也惊讶着呢,还好是我是女孩子。”

    沈云雪憋了她一眼:“江湖儿女都这么大胆轻佻的吗,你就不能含蓄了说?这话说的,好像梨姐姐是妖怪似的。”

    简羽梦不乐意了:“雪姐姐,我刚刚说的不够含蓄吗?可是你这个四嫂在这方面够迟钝的,说的含蓄她听不懂。”说着,还对江梨挑了挑眉,“梨姐姐,我说的对吗?”

    &nxgchotel.bsp;此刻,江梨算是听明白我们她刚刚出去会引起那些反应,可是她的变化有这么大吗?她不认为自己长得好看,可是也不差,毕竟这个身体年龄小,没长开,甚至还有些稚嫩,虽然沈云雪喊她姐姐,其实她还没有沈云雪大。

    对哦,以前沈云雪都是直呼她梨儿,什么时候变成梨姐姐了?此刻江梨才发觉一直觉得不对接的地方在哪里,不由得看向沈云雪,又看看屋外面的江果,他的目光一直在沈云雪身上。

    此时,谁知道江梨的思绪已经飘到老远,还是简羽梦没有得到她的回复,这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委屈巴巴的说:“梨姐姐,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梦儿跟你说话都不理我。”她如果没看错,她看到江梨眼神里充满了满满的八卦之色。

    江梨反应过来,看向简羽梦:“抱歉,刚刚在想事情。你说的对,我的脑子确实不好使,你若是不说透还真不是很理解。”

    “你看,我就说吧。”简羽梦挑衅的看向沈云雪。

    沈云雪不愿与她计较,而是担忧的看着江梨:“梨姐姐,你若是不舒服你得说,别再向三天前那样突然就睡了三天,真的很吓人。”

    江梨很抱歉的看着沈云雪:“你放心,我很好,我现在好的能打死一头牛,所以你不用担心了。”

    几个人笑了开,毕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一有话题也能聊很久,自然没人去搭理外面被丢弃的男人们。

    屋外的几个男人看里面的人聊得开心也没去打搅,简羽辰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完就转身去了书房,沈云琛跟沈云景对视一眼在彼此眼里看到了忧虑。两人也没说什么,而是带着江果远离了这里在不远出的亭子坐下,无心站着。

    沈云景先开口了,他问沈云琛:“我闻到她身上有很重的类似情毒的味道,之前见她的时候还没感觉,肯定是这三天的事情,是有人下毒还是什么?或者会不会是跟你伤口突然痊愈有关?”他突然想到那只白貂,“那只白貂?”

    除了这两种情况,他想不到别的,刚刚窜起来的火苗现在才刚刚压下去,在这个弟弟面前对弟妹有这种反应确实.zyxta.尴尬。只是没想到他自以为傲的自持力在这个时候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沈云琛脸色有些难看,阴沉的能滴出墨来,他距离江梨最近自然感受最强,他很明显的闻到一股味道是从江梨身上传出来的,一种类似于情毒的药。他刚刚的反应可是来的异常强烈,若不是被他死死压着,还真不一定发生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现在简羽辰肯定在派人查探此事,他的庄里发生这种事情,还真不是好事,指不定混进来了什么敌人。可如果是小白的关系,那这个小白只怕是个祸害。”

    沈云琛想了想又说:“等会我再去看看她,万一问题真的出在小白身上...”他露出一抹杀意来。

    沈云景点点头,这才把关注放在江果跟无心身上:“你们可有发现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