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的爱如星光〕〔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无敌双宝:首席大〕〔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一胎双宝:总裁大〕〔无敌医仙战神〕〔豪门总裁你欠揍〕〔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妃倾天下:王爷请〕〔仙医邪凰:废物四〕〔一剑独尊〕〔团宠小萌妃:王爷〕〔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夺下皇商当富婆 第250章:为何不抢
    !

    顾庭睿本不想来,可是他安奈不住想再见一次她,哪怕躲在暗处也好,宁愿听到那些带刺的话,他也乐意。

    “我真的只是来帮忙的。”

    “帮忙?”江梨挑眉,她冷哼,“你若是真帮忙,就不会派人对沈云琛下死手。”

    顾庭睿一双不复以往精明深邃的眸光看向不远处将落花打的节节败退的人,苦涩一笑。看了一会才把目光落在江梨身上,几乎的恳求的对她说:“花卉是天楚朝廷追杀的人,能不能把她给我?”

    “不能!这人也是我天元朝廷的死刑犯,就不劳烦燕王殿下了。”

    “梨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可是这个人对朝廷来说有用。”

    “哦?”江梨挑眉,“不好意思,这人对我来说也有用。而燕王殿下的东西我可不敢要,恶心。”

    顾庭睿听了这一句恶心,一口气憋不上来,虚脱的往后退了一句,喉咙的血被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不能被梨儿看到自己的这个样子,他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可惜人家根本看不见了。

    江梨这话说完就不再理他,而是看向沈云琛和落花方向,看到沈云琛把落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打的他大口吐血,这才给了他一个重击,看到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这才罢手。然后身形一闪落在江梨身边,一双厉目瞪着顾庭睿,一身的戾气比刚刚还要重。

    江梨连忙拦住他:“不要多此一举,我们没有那个时间跟他们耗,快去把人挂镇门口去,带回风无痕他们就要回来。”

    二人憋了一眼顾庭睿,起身去了门把人挂了起来,并把那张纸给贴在旁边。

    花卉并没有死透,身后的伤对她来说不是很重,但是也受不了这血一直流,快要天亮的时候,终于血流干了,镇上有的为了活记的人起的早,看到门口的这一幕顿时叫来了更多的人,有的人看到了旁边的字,更是找了认字的老人来读,这一下百姓就炸了,不过有人相信,也有人猜忌。

    万一这是人家的计谋,为了让他们放松,然后突然有一天半夜姑娘又被偷了这可怎么办?不过好在后来没有发现有姑娘失踪,或者有姑娘被撕脸皮的事情,梅花镇这才放心。

    不过,顾庭睿等人也没有去把花卉的尸体抢回来,毕竟天亮了,他们公然抢人也不好,再说了,人死了还抢回来作甚?

    沈云琛跟江梨在天亮的时候就回了客栈,一进门就察觉到了风无痕跟范明的气息,两人加快了速度进入房间。

    话说顾庭睿跟落花在四楼,他们一主一仆一站一趟,气氛很是安静。

    落花被沈云琛打的都站不起来,看来那个人是下了死手,若不是江梨拦住了他,只怕他现在也会变成奄奄一息的样子。

    “看来我们得留几天了。”他叹息着,身子已经没有昨晚看起来那般孱弱,就是俊美的脸上依然胡子拉碴,看起来增添了几分野味。

    “对不起,主子,我属下学艺不精,打不过他。”落花躺在床上,想起来给主子赔罪,却怎么也起不来。

    顾庭睿摆了摆手,说:“你先别动,你的伤可不轻。不过这也不怪你,这沈云琛是什么人?虽然那几年装得挺像,可一身的功夫可是装不了的,毕竟人家可是名师首徒,就算是我全胜时期跟他一站估计也是打个平手,而且是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平手。”

    落花心惊,主子的本事多大,他这个随从最清楚,他这个主子又多恐怖的力量,跟主子打成平时的整个江湖估计找不到第二个,这沈云琛竟然这般厉害?装傻之前只是个文弱书生,装傻的时候更是被人欺负的狠,谁知道这人正常起来的时候简直就不是人。

    “主子,今晚原本可以抢人,为何不抢?”落花一直想问,可是一问就后悔了,哪有下属问主子的事情的?这不是质疑吗?主子不要面子的?

    顾庭睿也没怪他,而是在桌子边上坐下,笑不达眼底:“梨儿说了,不让抢。”

    落花听了这话简直想翻白眼,主子您脑子没病吧,为了一个女子你作践自己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为了她把这么重要的人给她?

    落花身受重伤,没有去镇门口,自然不知道花卉已死的事情,才有此疑问。

    顾庭睿告知他:“一个死人而已,既然梨儿想用她来平时最近梅花镇的恐惧,本王成全她又如何?”

    落花一愣,这才明白花卉已死。再看看自家的王爷,那一副随时要病倒的样子,顿时有些心疼:“主子,您别怪落花多管闲事,落花实在不愿看主子继续沉迷下去,夫人虽好,可人家的.whhryl.心不在你的身上。您还不如重新找一个。”

    落花话一落,就感觉一股压力朝着他扑来,很快的,他的伤口裂开了,一口腥甜涌向喉咙,从嘴角流到床上,他痛苦的闷哼一声,耳边是顾庭睿冷酷到极致的声音:“以后这种话别再让本王听见。”

    落花此刻才明白,自家王爷陷入的有多深,这人压根就走不出来了,这种执念很可怕,可怕到他以后只怕就只能只身一人了。落花想,若是主子没有做那种事情,夫人是不是就不会离开,甚至还会留在他的身边,两人长相厮守。

    很快,落花就摇了摇头,如果没有那个人,主子就不会抱着这种幻想把人留在身边,所有的错只能怪那个人,是他给了主子希望。

    落花闭上了眼睛,他是晕了过去,被沈云琛毒打,又被顾庭睿的内力震伤,这一下晕的更加的彻底了。

    顾庭睿一边给落花施针,一边想着落花的话,重新找一.zyxta.个吗?他苦笑,可惜他的心再也接受不了任何人了。

    &njsshcxx.bsp; 此刻,江梨的房间里,四个人正吃着早饭,一边说着两边发生的事情,风无痕一听顾庭睿也在这里,诧异了好。

    “他怎么会来这里?”

    江梨冷哼:“肯定没好事,我才不信只是为了抓花卉而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