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战记 第二百零一章 尚耶的决定
    尚耶站在城墙边,抬头看着城墙上的大洞。

    这座古堡的城墙是削平了一座山头修建的,而城墙上的青石,也是取自这里,厚重坚实。一个普通的壮实汉子,手持大斧狠狠砍上去,也最多不过留条白痕而已。

    可如今,一丈厚的城墙凹陷下去一米多深。

    外层的青石完全粉碎了,露出里面的垒土,一条条龟裂的痕迹顺着凹陷底部向四面八方延伸。

    一枪,一剑!

    尚耶很难相信,这竟然是人境下阶的风辰和自己仅仅凭借一枪一剑造成的。

    而此刻站在这里,她依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之前那一剑的感觉。

    当时的自己,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手引导着,推动着。受气机牵引,也是心有所感,莫名便有了那宛若天赐的一剑。

    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武道剑法也是如此。

    这一剑之后,自己对这招繁花若梦的掌握,已悄然无声地从粗通迈入了精通。体悟更深,威力强了何止一倍。

    不过尚耶知道,这一切都是风辰带来的。

    大梦大觉两门武技,系出同门,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就宛若磁石一般,每当风辰从自己身边经过,自己体内的大梦决就会引发波动,情绪就会莫名起伏,而大梦剑更是蠢蠢欲动。

    尤其是当风辰修炼大觉枪法时,自己哪怕谨守心神,远远坐在一遍精心行功,也能感到一种神秘的气机的牵引。

    若非如此,自己单独修炼的话,要将这一招繁花若梦练到这样的水准,只怕得足足一周。

    “在欣赏自己的杰作?”耳边传来了季大师的声音。

    尚耶脸上微微一红。

    “虽然是受风辰气机引导的好处,不过,这原本也是你领悟力超凡,”季大师微笑着道,“况且,就算是运气,那也是星神赐予你的。别人想求也求不得的。”

    “可是……”尚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占了别人的便宜,有些不劳而获。”

    “我倒是想这般不劳而获,”季大师笑了起来,“天道争游,艰苦磨砺固然是进步根基,但运气机缘也不可少。在这天道大河之中,一波一浪都有人进退沉浮……况且,既是功法相生,你怎么知道他就没占你的……”

    似乎是话到嘴边,发现有什么歧义,季大师咳嗽一声,生硬地转弯道:“……那个,好处。”

    尚耶敏锐地察觉了,耳根子都红了。

    季大师笑道:“很显然,你们一起修炼,气机互相牵引启发,会比自己单独修炼更快。”

    说着,他扭头看了城堡塔顶一眼,语气变得凝重起来:“不过,风家如今有些麻烦,具体如何,你自然有渠道知晓,我就不多说了。原本过几日,我就准备先送你回去。不过现在么……”

    他抬头看了看城墙上的大洞,缓缓道:“你自己拿主意吧。”

    季大师说完,转身离开了。时间紧迫,要尽快提升风辰的实力,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尚耶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手托着下巴。

    抬起头时,她顺着刚才季大师目光的方向,看到了城堡塔顶。那里,身材颀长的少年正静静地注视着山下的小镇。

    尚耶看着他。

    良久,她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展开。

    这是家族的观察者邱叔递来的,此刻,化身山货商人邱老大的他,正在山下的小城镇里等着自己。

    想了想,尚耶起身上了楼梯,穿过城墙和廊桥,上到了瞭望塔顶。

    “喂!”

    夏北惊讶地转过头来。

    身后,少女目光看着地面,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羞涩地道,“能陪我去镇里走走吗?”

    ……

    小镇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百临城名为城,实为镇。上古时代屯兵作战的城墙,如今只剩下镇子四周野草掩映的一截截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土堆。

    加之多年来,陆续有人搬出大山,去山外大城定巍讨生活,因此,小镇的局面就愈发地小了。前后左右加起来,也不过四五条街。

    而随着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山货商人”的到来,小镇更是人满为患。

    前一段时间,这些山货商人还假模假样地收购些山货,可最近一段时间,随着人越来越多,随着本地人仓库里最后一袋陈货被装上马车拉走,这些人似乎也懒得隐藏自己的身份了。

    他们见天在街上逛荡,或坐在旅店临街的饭馆,镇上唯一的小酒馆和茶坊里,一坐就是一天。

    对此,本地居民们全当看不见。

    谁也不是傻子。

    大家都知道这些人是为了山上的城堡来的,关于风家那个败家子惹下了大麻烦,大家也多少听说了一些。

    只要这些人还大手大脚地在镇上花钱,只要他们不会在镇子里打起来,大家就乐意这样的日子继续下去。

    有时候大家会想,如果他们走了的话,自己一定会想念他们的。

    而对于观察者们来说,日子就显得有些枯燥乏味了。

    山上的古堡每天倒是会有人来镇里采买东西,或者维修一些器具,不过,这些仆人每一个的额头上都刻着生人勿近。他们总是紧紧闭着嘴,买了东西就走,不会跟任何人交谈,也不会有丝毫地停留。

    而除此之外,古堡就还是那座古堡。刮风也好,下雨也好,就那么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巍然不动。

    那个风家的混世魔王,自始自终连一面也没露过。

    这样可观察不出什么东西来。

    当然,身为观察者,大家每天的任务也不光盯着古堡看。他们会将更多的目光,投向自己身边的其他人。

    这个人是哪家来的;那个人又是哪家来的;这家和那家之间有些什么关系;哪些观察者互相之间走得近。表面上大家都热火朝天,见面寒暄问候请客喝酒聊天,但很多东西都一一记在心里。

    其实这座小镇就像一个大戏台。大家都是观众,也都是演员。

    所有人都明白,坐在这里的人并不是真的都齐心。而风家这个猎物,也不是盘子里烤熟的乳猪,就等着大家刀叉并举愉快分食。事实上,这非常危险。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被人连皮带骨头一并吞下。

    所以,围猎需要一个好位置。

    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

    而且你得从这些观察者之中判断出,谁才是值得信任的。谁又是在你盯着猎物的时候,把目光悄悄盯住你的喉咙。

    你必须要分辨出这个小镇的这些人心所代表的大势所趋,然后你才能知道家族是不是真的应该参与这次狩猎。

    猜忌,怀疑,勾心斗角……而这一切,随着前几天三个晴家护卫的到来,而变得愈发意味深长。

    三个晴家护卫就住在小镇中心,临近河边的一栋房子里。

    客栈是早就没有房间了。而这栋房子,是本地的一个瘸子的家。当晴家的三个护卫拿出一个金星的时候,瘸子二话不说就带着媳妇和儿子去了媳妇在山里的娘家,把这栋还算干净整洁的房子让了出来。

    人家只是租住一个月而已,而一个金星,买他的房子十间都够了。

    无数双眼睛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护卫和瘸子的交易。

    瘸子如何开心,如何携家带口地离开,没人关心,大家只是把目光落在这三个晴家人的身上。

    赌斗会在二十多天之后开始。

    本来,晴家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他们只需要在樊阳城等着就好了。

    可他们却来了。

    不是家族长老,也不是家族子弟。就是三个护卫,守在这里,就像守着一个可能会逃脱的犯人!

    这是一个再强烈不过的信号了。毫不夸张地说,人家这是把手指戳到了风家的脸上。而风家身为猎物的气息,开始变得浓烈起来。

    让人蠢蠢欲动。

    这一切,邱老大当然是看在眼里的。

    最先来到百临城的他,在客栈有一个位置绝佳的房间,每天,他只要一起床,推开窗户就能看见小镇的中央区域和对面山头的古堡。

    因此,这三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而这些日子以来,每天早晨,他和其他观察者们都看着三个晴家护卫出门,花一个二十个铜星,让茶铺的小二把一张桌子搬到小镇口。

    他们就坐在那里喝茶。

    而在他们的前面,就是山脚通往山上古堡的小路。也是古堡唯一的一条路。

    到了晚上,他们吃过晚饭就会回瘸子的房子睡觉,似乎并不在意古堡里的人会不会趁夜离开。

    邱老大看了两天,就知道风家完了。

    镇子里的风向,已然是一边倒。不用听身边的观察者们说什么,只要看看他们的眼睛就知道,他们已经拿定了主意。

    而随之而来的,是好几个家族更上层人物的出现。

    这是要最后做决定了!

    这让邱老大有些着急,要知道,自家小姐可还在古堡里呢。虽然小姐主要是跟着季大师修行,倒和尚家的决定无关。但时间长了,就难免众口铄金。

    真到了那时候,就算尚家真的出手,恐怕身边也没几个敢合作的人。

    邱老大是真的急啊。

    这些日子也不待房里了,每天就占了茶馆最好的位置张望。消息是已经传给小姐了,小姐是来见面,还是回信,他都需要尽快有个结果。

    天气有些闷热。

    邱老大敞着胸膛,拿衣服不断地扇着风,有些焦躁地灌了一壶又一壶凉茶下肚。而就在他低着头,擦着从嘴角滴落到肚子上的茶水时,忽然,他感到身边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原本喧嚣吵闹的茶馆没了声音,原本街道上的人喊马嘶消失了。

    诧异地抬起头,丘老大看见,从镇口走进来两个人。

    当看清这两个人的样子时,他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已然是一片空白。

    。

    。

    。

    。跟我念,基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