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战记 第二百一十二章 父子
    到了博云院,风辰一眼就看见风商雪。

    小院梨花纷落,风商雪一袭青衫,长身而立,见到风辰到来,眼中闪过一丝暖意,招手道:“来!”

    这一招手,天地便仿佛凝固了一般。

    梨花悬浮于半空中,几只翩跹的蝴蝶宛若凝然入画,隐隐还可见堂前茶桌上,茶杯中的暖烟袅袅静止。

    在雨寻霓和雨萝的目光中,风辰一掀衣摆,踏上一步。

    他容貌酷肖风商雪,而今回来,以前的桀骜之气已然消失不见,除了嘴角微勾时带些邪气之外,双目清澈澄净,更添一丝清朗儒雅的气质。

    之前初见,雨寻霓和雨萝就感受到了风辰的改变,而今,他一步踏上,二人只觉得风辰身上,陡然而生一股凌厉之气。

    如干将发硎!

    即便是在风商雪强大无匹的气势面前,也锋芒毕露!

    一声龙吟!

    一道青光自风辰身上浮现,霎那间,风辰手中已然多了一干青色长枪。一步踏出的他,身若柳絮,迎风陡然扬上半空,旋即若鹰隼扑击,一枪直奔风商雪面门。

    轰!

    一声巨响,空中梨花陡然炸开,化作万千残瓣飘落。

    风辰这凌厉的一枪,被竖起一根手指的风商雪挡了下来,父子二人一站一跃,枪锋和手指的碰撞,炸开一道无形的冲击波。

    狂风大作!

    风商雪微微一笑,轻轻一挥手,已然撤去了四周的无形之力,见风辰落地站稳,点头赞道:“不错!”

    “爹。”风辰行礼道。

    “好,好,”风商雪欣慰地看着儿子,点点头道,“跟我去书房。”

    “是。”风辰收了大觉枪,跟在风商雪身后。

    背后传来雨寻霓不满意的抱怨声:“这爷儿俩,一见面就把我给丢下。”

    风商雪和风辰对视一眼,嘴角都勾起一丝笑容,脚下不停,不约而同地装作没听到,径直向房中走去。

    “赶紧谈完出来吃饭!”雨寻霓在身后大声叫道。

    “知道了,娘。”风辰答应了。

    两人穿过前堂和天井,进了风商雪的书房。

    “赌斗的时间,是在六日之后,出发地,自我樊阳星神殿开始,”风商雪道,“晴家派出的追击者一共五人,这是他们的名单。”

    他绕到书桌后,将一份名单拿出来,递给风辰。

    “这五人都是晴家卫部的人,五个人当中,实力最强的是这个名叫熊律的,人境中阶五层。最差的,是这个,吕翔,人境下阶五层。追击顺序由弱到强,也就是说,吕翔会跟你第一个交手。”

    说着,他注视着风辰道:“第一战,你准备在哪里?”

    风辰看着手中的名单。

    上面五个人,除了熊律,吕翔之外,还有两个人境中阶二层的,一个名叫纪胥风,一个名叫张鸿七。

    另一个是人境中阶三层,名叫马山岭。

    其中,没有一个是姓晴的。

    这就有意思了。

    晴家虽然一脚趟了进来,不过看来,还留了一只脚在岸上观察。

    听到风商雪的问题,风辰想了想,说道:“第一战,自然要在娘的眼皮子底下,不然她会不高兴。”

    风商雪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如今你的实力,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你娘估计憋得难受,你让她得意一下也是好的。”

    父子相视而笑。

    风商雪道:“刚才我试你修为,感觉你还能有所提升,这几日你就安心修炼。”

    说着,他将一本功法递给风辰:“这是我风家的风雪枪法,你既然练枪,那这本书就给你了,身为风家子弟,不用风家绝学,未免让人议论笑话。”

    “是。”风辰接过功法。

    风商雪又拿出一个神印石来,沉吟了一下,说道:“风家武学以剑为主。你如今境界低微,倒还没什么,不过,等你入了地境天境,御剑之术也是必不可少。我现在将风家的御风剑给你,此剑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自己能领悟多少,就领悟多少吧。”

    “是。”风辰接过神印石的时候,心头不禁一阵猛跳。

    果然是亲爹。

    这一见面,两门功法就已经到手了。

    尤其是风家的御风剑法,可是天道大陆有名的绝学之一。现今这门剑法还名声不显,但透过脑海记忆碎片,风辰可是知道未来这套剑法会多么有名。

    而且,他还知道,现在的这套剑法,还不是完整的。

    真正要将其发挥出威力,还得是真实历史上,风商雪的一次偶然发现。不过,既然自己已经获得了剑法,又有真实历史记忆碎片的指引,那补全这套剑法的责任自然就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可没时间等老爹十余年之后去撞那个机缘。

    见风辰将功法和神印石收好,风商雪招手道:“现在说正事,你来看这张地图。”

    风辰绕到书桌对面,和风商雪并肩看着桌上的一幅地图。

    地图是南神国的地形图。

    上面从樊阳城到无双城,标记了几条红色的路线,同时,沿途的城镇,险恶地势,也都一一标明。

    另外,在一些地方还画着红圈,外面标记这一些家族的名字。

    “这次靠青仙宗,有多大把握?”风商雪问道。

    “青仙宗是上游大宗,听说单单是在上游州府招收外门弟子,最低限度也要人境中阶。而这次特地驱使飞地来中游开山门招徒,想来要求会降低一些。只是不知道,到时候我天赋测试会得什么成绩。”

    风商雪点头道:“天赋测试之术,谓之辨灵根。只有上游大宗才有此术,平常人难得一见。你的灵根如何,我们现在也无从知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能进青仙宗固然是好事,但进不了,却也没什么。”

    他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毕竟,我们不过是利用这个机会罢了。到时候,你只管发挥,不用有太大压力。”

    “嗯。”风辰点了点头。

    青仙宗这样的上游大宗,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就算是上游的大世家,能被选中的弟子也是少之又少,更别提中游世家了。

    而当初之所以提出进青仙宗,就是为了应对这场限时追逃的赌斗。

    通常来说,这类赌斗的期限会持续整整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里,自己不但要面对对方五个实力高于自己的对手的追击,而且,因为风家处境的关系,自己还会面临别的危险。

    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比晴家的追击者更可怕。

    别说自己得到消息的时候才刚刚踏入人境,就算是现在,自己在很多人的眼中,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例如刚才那一枪,身为天境强者的父亲,不过一根手指,就轻描淡写地挡住了自己全力一击。

    他这样的强者要杀自己,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当然,中游的天境强者毕竟稀少,对手也不会将这样的力量浪费在自己的身上。但就算是地境强者,也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因此,在必须接下这场赌斗的情况下,怎么规避这些风险,就是最大的问题。

    恰好青仙宗第一次来中游州府开山门收徒,时间就在距今十二天之后。这也是为什么季大师让把赌斗拖到现在的原因。

    六天后开始赌斗,十二天后,自己就站在青仙宗山门口。

    也就是说,如果晴家不想杀到青仙宗山门口,当着人家的面,蹬着人家的鼻子找一个未来可能成为青仙宗弟子的考生的麻烦的话,那么,留给他们的时间,就只有短短六天而已。

    一旦自己到了青仙宗山门,就只能偃旗息鼓。

    这不是他们敢不敢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为了追击自己,而将耳光抽在青仙宗的脸上,一时固然痛快,后患却是无穷。

    况且,抛开青仙宗的怒火不说,以后谁还敢跟晴家这样的疯子合作?

    大家就不怕引火烧身?

    至于自己,倒是百无禁忌。

    谁都知道自己只是风家的废材纨绔而已,哪怕偷奸耍滑赢下的这场赌斗,大家也觉得正常,说不定还夸几句聪明。

    要用什么手段卑鄙不卑鄙,无耻不无耻来指责自己,那还不如留些口水养精神。

    而另一方面,从风家的层面来说,如此一来,也就将风家的这场战争设定了一个期限。

    风家要和所有人开战,打三十天,肯定是风家输!

    但在六天内就不一定了。

    只要部署得当,六天之中,风家能打出一场横扫世家的漂亮仗!快,准,狠!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战争已经结束了!

    而那时候,这些世家就会明白,跟风家应该是合作还是为敌。

    这一切,在此之前,风辰已经通过暮剑,跟风商雪有了默契。而此刻父子俩站在书桌前,看着桌上的地图,都知道,这一场战争的序幕已经拉开了。

    风商雪指着地图道:“这上面标注的,是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以及我们这一战的目标和思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显然,我们的盟友是谁,敌人是谁,你很清楚,那么……”

    他看着风辰:“告诉我,这一仗怎么打?!”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