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行战记 第六章 离开瀚大
    第六章 离开瀚大第(1/2)页

    天:

    “他走了吗?”

    瀚大校长办公室,是一个椭圆形的房间。三百六十度的落地窗,干净明亮。临窗而立,可以尽览整个校园。

    当一位教务主任走进房间的时候,校长周仁博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问道。

    在摆着袅袅香茶的茶几对面,一个中年男子正漫不经心地坐着。此人正是孙季柯的父亲,信德集团总裁,瀚大校董之一的孙启德。

    “走了!”教务主任回答道,“我亲自盯着,看他拿行李出了宿舍才过来,现在应该刚刚到校门。我们这里能看到。”

    “哦?”周仁博闻言,把征询的目光投向孙启德,“怎么样,老孙,要不要看看。”

    孙启德淡淡地一笑,摆摆手到:“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罢了,有什么好看的。来,老周,我们接着喝茶。你藏的这几两关山雪芽,我可是眼红好久了。”

    周仁博一笑,坐了下来。

    “这次跟你添麻烦了,”孙启德端起茶,“我就以茶代酒,借花献佛了。”

    周仁博摆摆手:“十几年的老朋友,说这些干什么。况且,我可不光卖你的人情,重要的是,你生了个好儿子啊。今年瀚大能不能进入校际联赛第二轮,可就看他了。”

    孙启德哈哈大笑。

    孙季柯的天赋出色,一直是他最得意的事情。周仁博和他相交多年,这番话正好挠在痒处。

    周仁博和孙启德碰碰杯,“说句直白话,我这个校长今年的成绩如何,都得看小柯帮我争口气了。只要天行进了前四,那瀚大明年的资源可就不是现在能比的了。”

    这是一个天行的时代。

    所有的种族,都在天行世界里奋战,争夺资源和话语权。

    因此,天行的地位怎么拔高也都无可置疑。

    一所大学也同样如此。

    无论是校长的成绩评定,还是大学本身的名气,乃至教育部下发的资源,天行成绩都占一个很大的比重。

    因此,周仁博这话算是直言不讳。

    说完了,周仁博喝口茶,放下杯子,语气变的有些意味深长:“不过,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至于他离开学校去哪里,我就管不着了。”

    孙启德摆摆手,淡淡道:“这个老周你就不用担心了。该打的电话我都打了。不是我孙启德有多了不起。但在我孙家和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之间做选择,应该不需要考虑。”

    说着,他嘴角勾起一丝余怒未消的冷笑:“如果我是他的话,今天晚上就买张飞船票离开天南星。不然,别说上学,就连工作他也找不到……没教养的混帐东西!”

    ……

    ……

    夏北出了校门,向悬浮快线站走去。

    没走几步,就只听见一声飞行车的刹车声,一辆薄荷绿的跑车停在他身前。悬浮系统解除,车门打开,一个身材火辣的漂亮女孩走了下来。

    “薛倾?”夏北摸摸鼻子,有些意外。

    薛倾来得很急,素面朝天,头发也只简单的挽了一下,可即便如此,也是明艳动人。

    校门进进出出的男生们都不时扭头看她。

    而她却只看着夏北。

    “你准备去哪里?”薛倾的目光落在夏北的行礼包上,问道。

    娃娃一般白皙的她,咬着嘴唇,眼眶微红的样子,又倔强,又楚楚动人。

    “先回家,再作打算。”夏北笑道。

    “还继续读书吗?”薛倾问道。

    “嗯。”夏北点点头道,“换个学校罢了。”

    “那好,”薛倾一伸手,“给我你的手机。”

    夏北摁了一下手指上的一个戒指,戒指在轻微的声响中伸展开来,化作一片极薄的光脑型手机。

    这却是老式机型了。

    薛倾接过,在自己的手机上轻轻一贴,便把号码传输了过去,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她把手机还给夏北,注视着他道:“我知道孙家会做什么,所以,无论你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打电话给我。毕竟这件事因为我……”

    “号码我记下了,”夏北晃晃手机,打断她道,“但这件事不管你的事。”

    “你这么说我就会好过吗?”薛倾瞪着他,睁大的眼睛很亮。

    “我会觉得自己又洒脱又高大……”夏北笑了起来。

    这其实是他和薛倾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平常在学校,他们俩仅限于认识而已。少有的几次共同聚会,也是很多人在一起,并没有没有单独聊天。

    不过,此刻面对面,却如同老朋友一般自然。

    薛倾看着夏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