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天道方程式〕〔北雄〕〔退亲后,我嫁给了〕〔江辰唐楚楚〕〔渡劫之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090章 你的男人不要你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蓝斯这会儿坐在沙发上,为慕烟苒输血。

    其实他心里是憋屈的。

    前面是她男人围堵着他,这儿他还要给这娘们输血!

    他能不憋屈么?

    这会儿,手下的人带着夏蔓葵走了过来,甚至还有一股恶臭。

    蓝斯有些厌烦,“躲哪儿去了?咋这么的臭?”

    “垃圾桶里面,也真是亏了她能藏哪儿。”属下回禀着,言语中带着浓烈嫌弃。

    夏蔓葵此时疑惑地看着蓝斯,在看看床上脸色苍白的慕烟苒。

    倒吸一口冷气后,不在开口。

    蓝斯扶额,挥了挥另外一只手,“绑起来。”

    他的人手立刻找来绳子,三下四下就将夏蔓葵捆了起来。

    此刻,犹如时间静止。

    等着蓝斯的血液,慢慢的被抽出身体。

    400cc.

    搞定,医护立刻用来输向慕烟苒。

    仅剩的输血工具,头儿的血液,这女人还真是娇贵。

    “老大,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下属走了进来向着蓝斯回禀。

    “把那女人弄上去!”蓝斯立刻受伤完毕,吩咐着接下来的安排。

    医护人员立刻开始收拾整理,只不过慕烟苒如今很是虚弱,大腿的血依然在往外缓慢流淌,一边还输送着蓝斯的鲜血。

    这样的轻微动荡就可以触碰到她的伤口,引发疼痛。

    但是,这不都是她自找的呢?

    蓝斯麻溜的将胳膊上的止血绷带给撕掉,这点针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一只手提起夏蔓葵,直接拖着往外走,“走,我们去会会祁墨池。”

    ……

    “祁总,有情况!”祁墨池身边的信息监控员朝着他汇报,“对方一架直升机降落,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突围。”

    “对方是打算直升机出去采购么?”旁边另外一人揶揄道,“这才多久?就粮草断绝了?”

    “不可能!”祁墨池否定,“蓝斯的基地,就算是围他一个月都不回枯竭。”

    “那这直升机是做什么的?”

    “难道是为了逃跑?”

    “也不可能!”祁墨池单手放在嘴边,细细思考。

    这突然要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转移他视线么?

    “不管什么情况,得把直升机截下来。”祁墨池下了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最好不要开火。”

    “是!”

    ……

    此时,基地内。

    蓝斯的脚步一停,忽然回头朝着身后的属下吩咐,“让所有的直升机都降落,到时候一起起飞,每一架方向都不一样!”

    一架直升机降落会太凸显。

    如果一群的,祁墨池肯定会烧脑。

    然后再一群飞出去,呵呵,想着都好玩。

    “祁墨池只要敢开火,我们就打回去!”反正到时候死的可是他的女人。

    说完,继续带着夏蔓葵走了出去。

    ……

    “祁总,蓝斯基地所有直升机全部降落。”信息监控员将最新情况汇报给祁墨池。

    “所有的?蓝斯难不成真的准备突围?从直升机开始?”

    “会不会是烟雾弹?”

    祁墨池沉着眼睛,“继续观察!”

    “祁总,蓝斯出来了!”前线的人员用对讲机报告给祁墨池。

    “蓝斯?”祁墨池立刻起身,带着墨镜走了出去。

    越野车开路,双方老大再一次会面。

    “嗨,墨池。”蓝斯依然很是热情的朝着起墨池挥手,只不过他手中,提着一个被捆绑的女人。

    祁墨池目光一沉,有些远,看不清楚。

    “祁大老板,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呀!”蓝斯站在车内,无顶棚的越野车,能让他的视野看的更宽广。

    祁墨池用着望眼镜,却依然看不清楚蓝斯手中女人的模样。

    主要是,她头发遮脸,怎么也看不清楚。

    “把人送过来。”祁墨池开口,声音都是用扩音器传递过去的。

    蓝斯浅笑,“送过来?哈哈,你还真是大爷呢。你咋不过来抱走了?怎么也是你的女人……”

    “墨池,你别过来,啊……”夏蔓葵忽然开口呼唤,却被蓝斯一拳揍了跌倒在座椅上。

    蓝斯在这里有部署,祁墨池要是过来,绝对会受伤!

    “女人,你找死么?”蓝斯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她,“胆子不错嘛,居然敢开口。”

    对方祁墨池也瞬间听了出来,这是夏蔓葵的声音。

    他前女友。

    她怎么也会在这里?

    蓝斯冷哼,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回头继续朝着祁墨池说道,“祁墨池,你到底要不要你的女人?”

    祁墨池双眉紧蹙。

    夏蔓葵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意外。

    然而,却也想的明白。

    夏蔓葵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蓝斯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插手这件事情。

    显然,这里面的一些事情的联系,也越来越明白。

    “蓝斯,把人交给我。”祁墨池开了口,作为一名男人,于情于理自然不会放弃夏蔓葵。

    “你还真是什么都要。”蓝斯冷哼,“你拿什么跟我交换?”

    祁墨池不喜欢别人跟他谈条件,“你想要什么?”

    “简单呀,人给你,你退兵,还我基地一篇宁静呀。”蓝斯又将夏蔓葵给提了起来,贴在她脸上说道,“瞧瞧,你男人多爱你呀。”

    退兵?

    不可能!

    慕烟苒还在他手上。

    祁墨池的耐心,几乎没有了,“蓝斯,你知道我要的是谁!”

    “不是夏蔓葵呢?”他继续搅浑水。

    “我妻子,慕烟苒。”

    “哦?你不是说要夏蔓葵么?怎么又来个什么……慕烟苒?祁墨池,你怎么这么的花心呢?”

    “蓝斯,你当真我不敢打你么?”祁墨池语调加重,“你要什么你很清楚,简单交易对你对我都好。”

    “祁墨池,如果我说我不呢?”蓝斯也没必要玩下去了,忽然那把枪指着夏蔓葵的脖子,“你只要敢开火,我就一枪蹦了她!”

    祁墨池双眼瞬间冷飕飕的刮了过去,“蓝斯,难道你已经落魄到靠女人来威胁我?”

    “但是这不是很有用么?”蓝斯嘲笑,“我耐心很有限度,再说废话我就蹦了她!”

    在蓝斯眼中,夏蔓葵也就剩下这点作用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

    祁墨池沉着眼,旁边的信息员对着他说道。

    “祁总,蓝斯基地内的直升机全部起飞了,目前盘旋在基地上空。”

    “继续监视。”

    然后又朝着蓝斯问道,“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这个女人交给你们也可以,我有两个条件。”

    “你说。”

    “第一,退兵,我不喜欢被围剿的感觉。第二,我没赢过你一次。”

    “所以呢?”

    “约架呀!”蓝斯冷嘲道,“找个地方,进行一次实战演习,赢了我把这女人给你,输了,这个女人就留给我了。”

    和祁墨池硬碰硬,他就算是赢了,也是自损八千,他又不笨,没必要为了一两个女人,牺牲自己的兄弟。

    但是,他又很想和祁墨池来一场真正的对决,以此来弥补学生时代从未赢过他的遗憾。

    所以,演习完全可以一举两得。

    “呵呵……”祁墨池冷嘲,“你还真是想得美。”

    他如此费力驻扎在这里,不捞一点好处,怎么可能就此离开,“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把两个女人都交给我。第二,我直接开火。”

    “呵呵,你威胁我?”蓝斯手中的枪忽然举起,朝着天空直接开了两枪。

    瞬间,夏蔓葵吓得呼喊起来。

    祁墨池重眸一眯。

    蓝斯呐喊,“下一枪,就是蹦在这个女人身上!”

    大家都没有什么耐心。

    祁墨池直接丢了扬声器,直接下令,“注意他们直升机动向。”

    太憋屈了!

    居然被蓝斯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开火!”

    顿时,火光冲天。

    一枚导弹直接冲向蓝斯的越野车。

    “我靠!”蓝斯带着夏蔓葵直接跳车躲开,“来真的,开火。”

    瞬间,对方回击。

    “啊……”夏蔓葵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直接吓哭。

    “哭毛线!”蓝斯一脚踹开夏蔓葵,吩咐手下,“绑起来。”

    “头,直升机起飞,但是对方有防护,出不去。”

    “分东南西北突围。”蓝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靠,居然给我开火,全力回击。”

    现代战场,人未到,伤害却传了过去。

    瞬间地面爆炸,尘土飞扬。

    祁墨池站在指挥营地,看着目前的交火地区。

    蓝斯基地前一公里处,战斗机并没有出动,所以基地依然没有任何的损伤。

    双方互有保留,自然都有忌惮。

    “祁总,对方直升机准备突围,是否围剿?”

    “祁总,蓝斯基地装甲车开了出来,我们是否反击?”

    “祁总,夏蔓葵被他们绑在装甲车上。”

    “该死!”祁墨池目光一沉,“真猥琐。”

    “全力挡住装甲车驶过来,开炮打装甲车周围,切记不能伤害夏蔓葵。另外,直升机如果要突围,直接开火。”

    不允许任何一架直升机开出去。

    战场上。

    双方直接开火,但是都有意无意的打偏,只是为了对方不突进,进行一场火炮消耗,实属浪费财产。

    然而让人滑稽的事,中间装甲车上,捆绑着一名女子。

    火炮指弹都从她身边擦过。

    但是她依然被吓晕了过去。

    “祁墨池,女人我给你送回来了,你就放过我基地吧。”蓝斯邪笑着,整个人已经跑向了后方。

    祁墨池不会打他的基地。

    只要慕烟苒一天在他手上,祁墨池就不会贸然的进攻。

    忽然觉得,这么逗着祁墨池还真好玩。

    前方,他用夏蔓葵牵制住祁墨池,他就有了脱身的时间,迅速的登上了一架直升机。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内部,因为空间不是很大,慕烟苒只能横躺在两个椅子上,血液已经输入进去。

    但是她大腿处的伤口依然在流血,按照这个速度留下去,保证一个小时之后,她就又会陷入缺血的状态。

    蓝斯觉得心疼,“老子的血就这样让她流光嘛?”

    医生擦着冷汗,“头,目前没药物了。”

    “靠,近心端止血还需要我教你们嘛?”这可都是初级知识好不好?

    “头。”医生觉得有些心疼,“她这样,会疼死她的。”

    “疼死总比血流光的好!”蓝斯吼道,“快点!”

    医生只能很这心下手,用最传统的止血方式,缓解她流血的速度。

    瞬间,慕烟苒疼的醒了过来,“啊……”

    “哼,知道疼了?”蓝斯嘲讽,“我的血,必须要好好珍惜。就算疼死你,也不允许就这样白白浪费掉。”

    慕烟苒瞬间疼的死去活来,连额头上都出现了细汗,忍不住的呼喊,“疼,我疼!”

    “哼,自找的。”蓝斯冷哼,立刻回头问向驾驶员,“情况怎么样?”

    “对方全力封锁,出不去!”驾驶员回禀。

    蓝斯目光随意往下扫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狠戾,“向装甲车开火,转移祁墨池注意力。”

    “是!”驾驶员立刻拿起对讲机,朝着空中的战斗机发话。

    轰的一声,炮弹砸了下去,装甲车瞬间被炸翻,巨大火光冲天,烟烟压城。

    ……

    “不好祁总,蓝斯居然自己炸了自己的装甲车。”前线指挥员立刻传话给祁墨池。

    顿时,祁墨池脸色一变,“立刻派小队出击,全力营救夏蔓葵。”

    就算不爱,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是!”

    一声命令下,特战小队立刻出动,其他的火力全部掩护。

    与此同时,另外一道消息传来,“蓝斯在空中展开突围,发动了火力,我方战斗机也全面迎敌,目前已经击落一架敌方直升机。”

    “蓝斯这到底要做什么?”

    “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就这么急着突围呢?”

    指挥室其他人正在议论着。

    “立刻派人,我要亲自潜伏进入兰斯基地,我到底要看看他想做什么!”祁墨池越来越觉得蓝斯很可疑。

    忽然间跑出来挑衅,双方交火。

    然后又用直升机天空突围。

    他等不下去了,必须立刻进去,了解里面的情况。

    “祁总,太危险了!”

    “是的,祁总你不能进去!”

    其他指挥官立刻拦住祁墨池,“我们派突进小队进去,祁总你就不要去了。”

    “不用,我亲自去!”他忽然有种心声不宁的感觉,“这里交给你们,牵制住正面战场,依然不准放任何直升机突围。我趁现在救夏蔓葵的混乱之中,攻进去。”

    祁墨池语气不容置疑,其他指挥官只好派出特种小队,跟随他一起攻入基地。

    ……

    “头,对方开始派人救那女人了!”消息一波又一波的传来,“我们是否击退这群人?”

    “不,让他们救!”蓝斯嘴角勾起,“我还等着夏蔓葵跟祁墨池传话呢。”

    拿着望眼镜,看着地上那一群犹如蚂蚁的身影,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扩大,“这样,我们的直升机才能飞出去。”

    “你要做什么?”慕烟苒极其虚弱的声音朝着他问道,“我现在在哪里?”

    “在哪里?”蓝斯超级不爽,一巴掌拍在她受伤的大腿上。

    瞬间,慕烟苒的脸都疼的扭曲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还不都是因为你,我告诉你,我损失了多少,全部都要祁墨池给我还回来。”

    “你,你什么意思?”即使是疼,她也要怼回去。

    “什么意思?”蓝斯气笑了,“你不自杀,能让我弄成现在的情况?”

    “那么,我时不时还要谢谢你?”疼的都要麻木了,感觉浑身知觉都要没了。

    “谢我?不用!”蓝斯冷哼,“反正这些我都会向祁墨池讨回来。”

    慕烟苒目光微微睁开,打量着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

    这里?

    是直升机上?

    “你要带我出去么?”她问。

    蓝斯一边观察着战况,一边冷哼,“是,你这条命还有用。”

    “下面,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耳边还要很大的爆炸声,就好像发生交火了一样。

    “你怎么那么的烦?”蓝斯烦躁的嘶吼一声,“闭嘴,否则我现在就把你丢下去,让你直接去见祁墨池。”

    “墨池在下面?”慕烟苒抓住了他话语中的重点。

    蓝斯哼了两声,“想见他?你跳去呀!”

    慕烟苒紧抿着嘴唇,也不是疼痛多一点,还是意志力多一点,不服气的怼了回去,“我不会跳的。但是,我也不会让你伤害墨池。”

    “呵呵,你想做什么?”蓝斯咧嘴反笑,“你肯定不知道情况吧,现在你家墨池把我们堵在里面出不去。但是你的,再不得到医疗救助,估计你得命也没了。”

    “我死了,对你没好处。”她没力气睁眼了,干脆闭着眼跟他对话。

    “所以,我要冲出去,好救你呀。”蓝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她说如此多的废话。

    “如果,没出去了?”

    “我就在给你输一次血!”蓝斯冷哼,“反正我不会把你交给祁墨池的。”

    “你对我还真是执着。”慕烟苒嘲笑,“如此救我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男人的尊严!”蓝斯就是不想输这口气。

    “如果到最后,还是没出去了?”慕烟苒想知道最后的情况。

    蓝斯目光一沉,“那么,我就把你扔出去。”

    “不,你不会。”慕烟苒笑了,“你会直接把我交给祁墨池,顺便敲诈他一番,是不是?”

    “你挺聪明的!”蓝斯哼了哼,“你的作用,的确可以给我换来更多的财富。”

    “那么我真想知道最后一刻,你会如何的选择。”慕烟苒忽然轻微一笑。

    蓝斯目光一沉,“丫头,你又要干什么?”

    “当然,看看你的选择咯。”慕烟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将压着自己腿的医生掀开,然后又快速的用手在自己的伤口上,狠狠一挖。

    狠决的模样,居然让蓝斯心跳慢了一拍。

    “靠,你这个女人还真狠!”

    慕烟苒的伤口又开裂了,打量的鲜血流淌了出来。

    她本就是背水一战,“蓝斯,快给我输血吧。”

    “该死!”蓝斯暗骂一句,“我才懒得救你!”

    她这样子,再多的血也会被浪光,“就算是尸体,我也要用来狠狠敲诈祁墨池!”

    慕烟苒脸色微微一变。

    蓝斯懒得理她,直接去了驾驶室,“全力开火,冲出去!”

    “是!”

    ……

    “祁总,夏蔓葵就在前面。”士兵在炮火中,将夏蔓葵从尘土中挖了出来。

    身上很多伤口,不过都没有什么致命伤。

    蓝斯依然有忌惮,所以炮弹投放之处,依然偏了一点。

    “墨池……”夏蔓葵声音很虚弱,但是却一个劲的呼喊祁墨池。

    祁墨池脚步一顿,立刻抓着她的手,问道,“慕烟苒在哪里?”

    夏蔓葵目光瞬间呆滞了,她以为祁墨池是来真心救她的,然而……

    真是可悲。

    “慕烟苒,要死了……”

    祁墨池目光一沉。

    夏蔓葵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空中,慕烟苒在那儿。你如果再不放蓝斯走,你的女人可能就没命了!”

    “什么?”祁墨池脸色大变,看着天空开始加大火力突围的直升机。

    一颗心都紧张了起来。

    “传令下去,空中停战,让蓝斯出去。”

    “同时,马上跟上去!”

    “立刻降落一架直升机,我要上去!”

    夏蔓葵被士兵背在身上带回去抢救,不过她的脸上,却挂着一抹笑容。

    “祁墨池,蓝斯不会让你见到慕烟苒的。”

    她,忽然间有些后悔帮助慕烟苒了。

    为什么她就下不了那个手?

    刚才祁墨池那句话,很是伤她的心。

    第一句居然不是关心她的,而且问慕烟苒。

    她的心,也很痛。

    ……

    “头,对方停火了!”

    “停火?”蓝斯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还真是停火了。

    “那女人被祁墨池救走了!”

    “是么?”蓝斯眼里闪过一丝笑容,夏蔓葵那女人还真是不负他希望呀,“所有直升机朝着不同的方向飞,我看祁墨池跟哪一架!”

    “至于我们,就往南非医院去!”

    “是!”

    随后,蓝斯朝着慕烟苒揶揄道,“瞧瞧,你刚才的举动,哪里是帮祁墨池?明明就是帮我呀!”

    慕烟苒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

    蓝斯也不会解释,因为这其实也只是刚好的巧合罢了,“瞧瞧,祁墨池停火了,知道为什么么?”

    慕烟苒没回答。

    蓝斯继续说,“因为呀,祁墨池已经把夏蔓葵救回去了,他不要你了。”

    慕烟苒惊愕,“夏,夏蔓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