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1990〕〔龙象〕〔入骨宠婚:误惹天〕〔史上最强小神医〕〔护国龙帅叶无道〕〔叶不凡徐清婉〕〔重生修正系统〕〔上门狂婿〕〔重生1991〕〔老婆是花瓶,得宠〕〔北雄〕〔弃婿归来〕〔奶爸的修真人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091章 小妙人儿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一瞬间,慕烟苒想了很多。

    夏蔓葵?

    不是说好一切逃出去的么?怎么失血过多反而忘记了她!

    如此一来,慕烟苒心中有些愧疚,将她一个人留在了危险的地方。

    还好,祁墨池将她救了出去。

    然而,她却依然有些难过,作为女人私心来说,她是不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忽然间,一抹眩晕袭来,她的意志力有些薄弱。

    “头儿,不好了,她开始出现失血过多休克了!”

    “该死!”蓝斯暗骂一句,却很快的挽起袖子,将自己的胳膊伸了出去,“真是能作的女人,快,输我的血!”

    “可是……”

    “别可是了,就用之前那个输血管,我不是让你们保存起来了吗?我的病了也不会怪你们的!”

    “……”医生不敢违抗命令,只好按照蓝斯的吩咐,输送他的血。

    只是,这样的操作实在是太危险!

    直升机继续飞行,朝着目的地用最快的速度过去。

    后面。

    祁墨池一直紧追,甚至还有越来越快的速度。

    “祁总,根据地面雷达传来的信息,蓝斯基地的直升机全部都不是一个方向飞,目前都是雷达紧跟,但是一旦超出雷达范围,我们就会失去他们的消息!”

    监控员传来最新的报道。

    祁墨池立刻下令,“立刻联系周边等国航空雷达检测,我要所有蓝斯基地直升机的飞行方向!”

    “是!”

    “后续来的战斗机总量是多少?是否已经跟踪到每一驾直升机?”

    “报告祁总,还差三驾直升机后无我们的战斗机跟踪,只有雷达监控!”

    “立刻让南非政府支援!”

    “可是目前南非……”

    “没有可是。”祁墨池打断他的话,“他们没得选择。”

    “……是。”

    ……

    印度洋一处小岛上,蓝斯的直升机降临,所有的救援力量已经在准备。

    这儿,是属于他蓝斯的王国。

    “快,把这个妞送去抢救。”蓝斯下了飞机后的说的第一句话,“还有,等她醒了之后,把她给我绑起来,我看她还能怎么折腾!”

    “头儿,要不你也检查一下?”直升机上面的医生也跟着跑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说道,“毕竟,那只是一次性的东西,重复使用会……”

    “闭上你的乌鸦嘴,老子现在没空理你。”蓝斯扯了扯领口的纽扣,这会儿位于赤道,天气异常的热。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此时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祁墨池那边什么情况?”来不及休息,他急忙问着。

    “祁墨池跟踪了我们每一架直升机,也发现了蓝天岛,只不过这儿地面由我们管控,祁墨池的战斗机无法降落。”

    蓝斯瞭望了一下天空,不一会儿就能看见那盘旋的战斗机。

    忍不住的爆出口,“娘的,跟的还真紧!”

    在这么玩下去没意思了,他要结束这场无聊的争斗。

    立刻掏出手机,翻出了尘封的号码,“祁墨池,你最好继续用这个号,否则下一秒老子改变主意了,你女人就别想要了!”

    自言自语的吐了一句话后,蓝斯编辑了短信发送!

    是的,短信!

    因为他压根不想在听到祁墨池那欠扁的声音!

    ……

    南非作战指挥部,祁墨池打开手机,看到最新的消息:“你已经占领了老子一个基地,如今又发现了老子另外一个基地,算你厉害。你女人我已经给你抢救活了,立刻用一架艘空母舰来交换!”

    航空母舰?

    胃口真大!

    如今全世界百分之五十的国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航空母舰呢。

    这个蓝斯,想自立为王么?

    不过,慕烟苒在他心中,却是无价的。

    “我这会儿目前没有航空母舰,生产一艘最快也要一年的时间,所以,叫唤没有。钱,我可以给你等价的!”

    不一会儿,蓝斯回复了短信:呵呵,钱老子有的是,我怎么听说你才卖给r国一艘呢?再不老实,你女人别想要了!

    祁墨池沉眼,回复:时间,地点!

    蓝斯回复: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准备,之后我会给你发地点与位置。我劝你这段时间最好别来惹我,否则你女人我可以不救了!

    看到会信,祁墨池立刻收回了手机,朝着旁边的下属问道,“蝎子岛最新生产的航空母舰呢?”

    “嗯?是说r国订购的那一艘么?”旁边的人立刻查阅信息,“目前已经发往r国,预计今天下午五点就能完成交货仪式。”

    “退款。”

    “啊?”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祁墨池又重复道,“退款,不卖了。立刻让航空母舰开往蓝斯的蓝天岛!”

    “祁总!”旁边的人顿时惊讶,“这,这航空母舰可不是一架战斗机就能比的呀!”

    目前造价最贵的东西,哪里能轻而易举,“这样也会惹怒r国的。”

    “没得选择!”祁墨池回头,“董事会包括董事长那边,由我扛着,你按照我吩咐做吧。”

    “天啊……”那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损失的可不是钱了,还要樊华的信誉度。

    果然,不一会儿,樊华董事长,也就是祁墨池的老爹祁东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糊涂了么?”

    “……没有。”

    “为了一个女人,你知道你用什么在换吗?”

    “不就是钱吗?”祁墨池冷哼,“我给你挣的钱,还差这点么?”

    “这点?”祁东篱再也冷静不下来,“一艘航空母舰,是整个樊华一年三分之一的收入,你知道这投入有多大吗?”

    “我当然知道!”

    “你!”祁东篱从来不是一个容易发脾气的男人,“樊华的信誉度呢,难道你也不关心。”

    “不需要。”祁墨池毫不在意,“r国可以选择不买,但是只要他想要,就只能从樊华这里买!”

    除非,他能买到的,都是其他大国淘汰的,且依然价值不菲!

    祁东篱气疯了,“我从来不干预你做任何事情,包括你和谁结婚,不过现在看来我错了!”

    “嗯?”

    “这个女人我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家门的,一会儿战斗机一会儿航空母舰,樊华迟早在你这个败家子手上败光!”

    祁墨池懒洋洋的回答,“首先,她已经进了祁家的门。再次,樊华的真正经营的实力她也知道了,最后,樊华在我手上是败不光的,甚至会有一个质的跨越!”

    “你难道不怕玩火自焚?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灭一双!”只要他要做的,就没有做不到的。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是能干预他的力量!

    祁东篱顿时气的吹胡子瞪眼,“行,行,行,你翅膀硬了,我现在就除去你樊华总裁的职位。”

    “爸。”

    祁墨池忽然喊了一声。

    祁东篱一阵,恍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严肃了?

    立刻声音有些柔和,“只要你不动那艘航空母舰,我就……”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祁墨池打断了他,冷冷的回答,“我只是想说,你确定现在樊华离了我,能行么?”

    “……”祁东篱被堵的说不出来话了。

    自从祁墨池上任以来,他就跟妻子去过两人世界了,很少关心公司的事情。

    这突然让祁墨池下台,好像真的还不行。

    祁墨池又扔一炸弹,“对了,以前被你各种送礼送出去的樊华股份,这些年也被我收回了不少,也就是如今你和我妈两个人的股份加起来,也没有我多。”

    “所以,你如果召开董事会解雇我,那么会马上变成董事长更替大会!”

    “你!”

    董事长自然是持股数量最多的人胜任。

    总裁,又董事会聘请。

    而如今,樊华其实持股最多的人,反而成了总裁祁墨池!

    祁东篱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好你个小子,动作还真快!”

    “所以,你好好去果然你的老年生活吧,我的事情你不用关心,就算樊华被我败光,你那些钱,依然够你这辈子无忧。”

    说完,耐心也用光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目光一沉,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半响,发号施令,“立刻准备,两个小时后,我要登上去蓝天的战舰!”

    ……

    慕烟苒再次醒来之后,大脑有些断片,缺血供氧太久,导致记忆短暂性的遗失。

    她想不起来自己怎么来的。

    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会儿,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蓬松的公主裙,出现在她面前。

    “你醒了?”很甜美的声音,一双大大的眼睛也望着她。

    慕烟苒微微眨了眨眼,点头,“你是谁?”

    “我叫妙儿,是蓝斯的女人!”妙儿说出蓝斯的女人的时候,眼神中闪过的是一丝骄傲。

    “蓝斯?”慕烟苒微微眨眼,她好像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是,我是蓝斯的女人!”妙儿忽然凑到慕烟苒的面前,面容变得小心翼翼,“斯苒,我警告你,蓝斯是我的男人,我不准你碰他!”

    斯苒?

    慕烟苒眨了眨眼,依然很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苦笑,“什么蓝斯?我不会跟你抢,我有老公,他叫祁墨池。”

    “哼哼哼。”妙儿显然不相信她,反而认为她欺骗他,在她眼中,蓝斯是这世界上最帅又最强大的男人,没有哪个女人不爱他,“反正我不允许你碰他!”

    慕烟苒觉得莫名奇妙,一醒来怎么遇到这么多搞不明白的事情?

    “妙儿,你在做什么?”蓝斯破门而入,目光淡然的撇了一眼妙儿,有些冷飕飕的问到。

    瞬间,慕烟苒在看到蓝斯面貌的时候,所有的记忆全部回来,顿时又气又恼,“是你!”

    “嗯?看来,你已经好了!”蓝斯跨步到她面前,“气我?恨我?但是你又无可奈何,小丫头,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玩弄你了!”

    “走开!”慕烟苒怒气的别过头,不想去看他。

    还有什么小丫头之类的称呼,他以为他又比自己大的了多少?

    “蓝斯哥哥,我不允许你见她!”妙儿在一旁吃了醋,很是不开心,“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蓝斯顿时颇为头疼,“妙儿,这个人,你最好不要动!”

    妙儿是他当年捡回来的小姑娘,当做妹妹一直在养,谁知道小丫头养着养着,就开始粘着他不放了。

    当初,他真的只是瞧她可爱,想弄来当妹妹而已。

    “蓝斯哥哥!”妙儿气呼呼的指着她,“我不管,我不要她在我家里,我要她滚!”

    这些年来,蓝斯都没有带任何女人回天蓝岛,如今忽然带回慕烟苒,让她的有了超级强烈的危险意识。

    “妙儿!”蓝斯呵斥一声,“你在闹下去,我就要发火了。”

    慕烟苒瞧了瞧妙儿,又瞧了瞧蓝斯,心中渐渐有了个注意。

    瞬间插话,“喂,我说你们两个,要吵能不能出去吵?或者先把我的手铐解开?”

    蓝斯回过头,心满意足的撇了一眼铐着她的手铐,挑眉,扬唇,“我觉得挺好的。”

    慕烟苒有些苍白的脸,低笑抿唇,“难不成你想和我玩捆绑游戏?”

    “……”蓝斯微微一怔。

    旁边妙儿立刻闹翻天,“我去,你们还捆绑游戏,蓝斯她到底是谁。”

    “……”蓝斯顿时被吓了一跳,这女人的爆发力如此高?

    “妙儿,这儿不是你闹的地方!”

    他懒得跟妙儿解释他与慕烟苒之间的关系。

    一来,本来就没什么关系。

    二来,他不屑解释。

    三来,他与妙儿的关系也不需要解释。

    但是这种种撇清关系的看法,让妙儿着急了,“蓝斯,她该不会是你给我带回来的嫂子吧?不行不行不行,你怎么能娶嫂子呢?你是我的我的!”

    妙儿从小受尽宠爱,加上又是蓝斯养大的,自然蓝斯对她多一分亲情,所以才照成她如今恃宠而骄。

    蓝斯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很是烦闷,吵的他脑袋都大了,“来人,把妙儿给我送出去,不准踏入这个房间!”

    华夏有句俗话:三个女人一台戏。

    他觉得不太正确,这两个女人都要闹翻天了,三个女人还能活么?

    “蓝斯!”妙儿顿时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哭哭啼啼的令人怜爱,“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会生气的。”

    工作时候的蓝斯,少了一份耐心,挥手,“送出去!”

    “蓝斯,我会生气的,我真的会生气的……”妙儿边吵边被拉了出去,整个人哭哭啼啼的犹如泪人。

    总算,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

    蓝斯也有空教训慕烟苒了,“你说,玩捆绑游戏?”

    “你把我绑起来,难道还不允许我乱想么?”慕烟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她不会承认自己,说那些话只是为了让妙儿与蓝斯产生误会而已。

    然而,蓝斯却说道,“她只是我妹妹。”

    说完之后,两人都愣住了!

    为什么会解释?

    为什么要解释?

    蓝斯立刻咳嗽两声,目光看向窗台,“我不想和你折腾了,每次和你折腾,都会要了我老命!”

    昨儿,他都要失血休克了!

    “你也别想再找同伴放火烧了我的医疗仓库了!”蓝斯警告着她,“这儿再烧了,我就把你丢大海喂鱼。”

    慕烟苒脸色一沉,他知道了?

    “还有,祁墨池会在一个星期后,带着我要的东西来交换你。所以这段时间我会安排医护好生伺候你,你也别给我折腾。东西一到,你就可以回去了!”

    “东西?”慕烟苒目光一沉,问道,“什么东西?”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蓝斯挑眉,“你真的太值钱了,没想到祁墨池为了你也如此舍得,我想大概,他是遇到了真爱了!”

    “真爱?”慕烟苒有些微沉,其实她不希望祁墨池花大把金钱来赎回她,因为这样她反而有些抬不起头了。

    “嗯哼!”蓝斯语气也降了下来,“打来打去又有什么好处?浪费的不过都是人力物力罢了,我也就不折腾了,把你还给他,拿到我需要的东西,不是很完美的结局么?”

    可是,话落的时候,蓝斯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慕烟苒没有注意道,只不过她依然保持怀疑的态度,“你不是很恨祁墨池么?”

    “那只是学生时代的较量罢了!”

    “如今就这么释然?这么放下了?”

    “长大了,考虑的东西多了,自然会学会舍弃了,丫头,好好休息吧,哥哥要去洗澡了!”

    “……”

    他洗澡为什么还要跟她说?

    ……

    这会儿,妙儿在闹。

    她被蓝斯关在自己的房间内,不停的闹腾,见外面都没有反应,直接打开窗户,做在窗户边上,“蓝斯,我要见蓝斯,否则我就跳下去了。”

    这一闹腾不得了了,旁边的守卫的立刻叫来了蓝斯。

    于是乎,蓝斯刚从慕烟苒房间内出来,就得来到这个小公主的房间内,“大晚上你在闹什么?”

    妙儿一脸泪花花的,见蓝斯进来,也不从窗户上下来,哽咽道,“你一年半载不回来,我担心的要命。好不容易你回来了,居然还带一个女人,你还吼我。”

    蓝斯靠着墙,忽然觉得十年前给自己捡了麻烦,“妙儿,我是你哥哥,结婚生子很正常,现在是慕烟苒,下次可能是夏蔓葵了!”

    他也就说说而已。

    然而小丫头当真了,嚎叫,“夏蔓葵又是谁!”

    蓝斯闭嘴了,就当他没说。

    “蓝斯哥哥,我可是你的童养媳!”

    “童养媳?”蓝斯顿时怔住了,“什么童养媳?”

    “我呀,我从小被你养着,他们都说我是你的童养媳!”妙儿很是认真,“我不当你妹妹,我要当你的媳妇。”

    蓝斯扶额,很想将这个说童养媳的人给抓出来打一顿,这么能乱教?

    童养媳是形容一个年纪小的男孩,养一个大他很多的女人作为媳妇,他这个算么?

    天啊!

    “妙儿,明儿你去上网,把童养媳的意思给我抄一百遍!”他必须要纠正她的这个观念了,“还有,你年纪差不多了,也别在这里呆这里,选一所大学,我送你去上学!”

    总要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才知道有多美好。

    最好找个小男朋友,别来烦他!

    “嗯?童养媳的意思不对么?”妙儿眨了眨眼,懒得管,“我去上大学,你陪着我去么?”

    “……”他又不是陪读。

    “你先下来,我跟你慢慢谈。”

    窗户外面的刮的是海风,晚上气温也降了几度,再这么吹下去会感冒的。

    “那你陪我睡!”妙儿提出意见。

    瞬间,蓝斯又头大了。

    “以前都是你陪我睡的,现在为什么就不了?”妙儿抗议。

    蓝斯叫苦连天,他以前只不过觉得养一个妹妹好玩,什么都亲力亲为,现在发现,他好像把这个女孩的观念都给养的扭曲了。

    “妙儿,男女有别!”他说道。

    妙儿从窗户上下来,跑到他面前将他紧紧抱着,撒着娇,“你说了,我是你妹妹,你是我哥哥,哥哥妹妹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

    “呵……”这丫头,还真会扭曲一切。

    妙儿继续伸出手抱着他的腰,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你这次离开好久,我好想你。蓝斯哥哥,你帮我洗澡吧。”

    “……”蓝斯一怔,这丫头,是故意来戏弄她的吧。

    “怎么了?以前你都帮我洗澡,陪我睡觉,我们都有了肌肤之亲了,一次也是,两次也是,你还在计较什么?”

    得了,他被这姑娘上了一课。

    附身,将她抱起来,往浴室走去,“行,今晚我陪你,明天就别给我闹了!”

    “蓝斯哥哥,我可以不闹,但是你不能陪她,不能陪她洗澡,不能陪她睡觉!”妙儿强调着,她对蓝斯有着绝对的占有欲!

    陪她洗澡?

    陪她睡觉?

    蓝斯苦笑,那他还不得被祁墨池用机关枪给扫射死?

    “放心,我不会!”算上对怀中小女人的爱抚吧,蓝斯将她放进浴室之后,心中却想着:应该给她相亲了。

    否则这样下去,怕自己会亲手毁了这颗掌上明珠!

    “蓝斯,你在想什么?”热气氤氲之中,妙儿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像以为一样,唤着他,“发什么愣,给我脱衣服呀。”

    蓝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