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男神撩妻:魔眼小〕〔无敌医仙战神〕〔农家弃女〕〔超品渔夫〕〔迷踪谍影〕〔都市之魔帝归来〕〔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狂妃来袭:腹黑王〕〔南明第一狠人〕〔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仙魔三国大玩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叶辰萧初然〕〔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虎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092章 她以柔碰硬,惨败!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慕烟苒听着手机里的对话,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然后见通红关闭,将手机藏了起来。

    手机是妙儿给的,电话也是妙儿打的。

    显然她的给的刺激起了重用了,妙儿已经牵制住了蓝斯,下一步就要想办法让妙儿给她解开手铐,送她出去了。

    忽然间,慕烟苒有些喜欢妙儿起来,单纯可爱的小家伙。

    怪不得连蓝斯也如此疼爱她。

    墨池,你在哪里?

    慕烟苒看着窗外,对祁墨池很是想念。

    ……

    遥远的海外,祁墨池站在船头上,手上拿着一瓶啤酒,静静的望着天空中的月色吹着海风。

    “烟苒,你再等等……”

    他这次,弄丢了她。

    ……

    半夜,蓝斯将睡着的妙儿放在床上,然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可是刚走到门口,妙儿就醒了,她安静的看着离开的蓝斯,嘀咕着,“我就知道你会趁我睡着溜走,那个慕烟苒,我肯定会把她弄走的!”

    “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来与我抢你,绝对不行!”

    ……

    此时,米国祁家别墅。

    文珊珊一脸沉默的坐在餐厅上,对着面前的祁东篱叹气,“你这样做,墨池会生气的。”

    “生气?”祁东篱冷哼,“就是平时太纵容他的,才让他如此任性,你瞧瞧他都干了什么?梵华成立至今,第一次主动退货!不仅退了别人的战斗机,连航空母舰都退了。”

    “气死我了!你知道生产一艘航空母舰要消耗公司多少财力物力么?他为了一个女人,居然……”祁东篱冷哼,“反正,这个女人我是不允许她进祁家的门了。”

    文珊珊也有些生气了,“什么叫为了个女人,如果是我,难道你就舍不得用航空母舰来换我么?”

    “哎,这不一样!”祁东篱立刻解释,“我们多少年的感情了?为了你倾家荡产都可以!”

    “那为什么儿子就不行?就是因为人家才认识么?你怎么就知道慕烟苒不是个好媳妇了?”

    “哼,二婚的女人,也不就是看上了祁家的家产!”祁东篱现在一点都不会慕烟苒,怎么瞧都觉得别扭。

    文珊珊却冷哼,“我懒得和你多说,反正你自己儿子那关你都不过去!”

    “你……”祁东篱气急,“等着,我去给墨池安排相亲去,只要他爱上了别的女人,那么迟早会离婚的!”

    说完,立刻开始拿出手机,让下属去询问哪儿有适龄的女子。

    ……

    时间过得很快,一周很快都过去了,慕烟苒这段时间也很配合养伤,伤口结痂的很快。

    虽然还是很疼。

    也因为她这段时间没有在折腾,加上不断地刺激妙儿,蓝斯被弄烦了,也就解开了她的绳子。

    至少,她现在可以只有活动,甚至可以做康复练习。

    交易就在今晚上。

    祁墨池的舰队,已经在天蓝岛外五十海里之处等待。

    也就相当于大陆福建距离台湾的距离。

    蓝斯不允许祁墨池的人再一次的靠近他的基地范围,所以时间一到,他就带着慕烟苒上了他的舰艇,直接朝着祁墨池所在的位置,进行交货。

    然而,今夜天空不作美,海上的风浪很大,甚至有暴风雨的趋势。

    慕烟苒被安排在蓝斯的旁边,全程不能离开蓝斯的视线。

    如此防范下,慕烟苒很是头疼,渐渐地脸色有些不好。

    “头,风浪越来越大了。”船员朝着蓝斯回禀,“这样情况下,不利于行情。”

    “祁墨池所在地区的天气如何?”蓝斯询问。

    船员回答,“很糟糕。”

    “是么?”蓝斯勾唇浅笑,“告诉祁墨池,待在原地别动,否则我会找不到他。”

    旁边,慕烟苒内心顿时一紧,这个蓝斯是故意的,他的船可以不进行行驶,反而让墨池待在暴风雨之中,这可多危险了。

    “头,那我们了?”船员继续问道,“是否原地等待?”

    “嗯,一下风向与暴风雨的方向,我们绕开过去。”

    “是!”

    “我要上厕所!”慕烟苒坐不住了,朝着蓝斯说道,“我晕船,我想吐。”

    瞬间,蓝斯目光撇了过来,挑眉,“那你倒是吐呀!”

    “……你也不嫌恶心?”慕烟苒没想到这招居然不管用?

    “当然恶心。”蓝斯冷笑,“行,带她去上厕所!”

    慕烟苒再次一愣,这人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

    估计是因为觉得她怎么也逃不掉,所以就允许了她去厕所。

    慕烟苒双手带着手铐,就像一个犯罪人员一样,被压着去了厕所。

    她站进去之后,随手关门,却被船员挡住,“你不是要吐么?何必关门?”

    慕烟苒顿时大吼,“我顺便上厕所不行呀?”

    说完,强行的将门关掉。

    船员微微愣了一下,想到里面禁闭的空间,她自然也逃不掉,就由着她去了。

    慕烟苒进入了厕所之后,就从内衣里面掏出事先藏好的手机。

    多亏了妙儿,误以为她喜欢蓝斯,故意给她了一个手机,天天晚上勾搭蓝斯然后给她打电话,强迫她听了很多人家的闺房谜语。

    此时,速度很快的在手机上编辑了一则短信,快速的输入那熟悉的号码。

    在天蓝岛的时候她不敢随意往外发送短信,就怕岛上有信息监控。

    如今,出了天蓝岛,她不相信在茫茫大海上,还能有蓝斯的监控。

    如今网络发达,很快短信就发了出去,随后她静静的等待回复。

    ……

    “祁总,暴风雨越来越强烈了,海浪也越来越高,我们必须需要马上转移航线!”

    此时,祁墨池的舰艇上,指挥员着急的向他传达最新消息。

    祁墨池也站在驾驶仓内,看着外面强烈的暴风雨,紧蹙双眉,“蓝斯发来什么消息?”

    “他居然让我们原地不动,他这是故意的吧。”信息接受员接到了对方发来的信息,很是暴躁的回答。

    指挥员劝着祁墨池,“祁总,我们必须转移航线,按照最新的天气预报,暴风雨之会越来越激烈,特别是风速,已经达到每小时两百米的速度了,最高台风纪录也是二百六十米,我们必须马上转移!”

    否则,船翻人亡!

    祁墨池紧蹙着双眉,久久没有决定,这是跟随他的人员第一次见到他也有犹豫的时候。

    到底是什么感情,居然比得上他的性命?

    此时,周围很是安静,都静静的等待着祁墨池做出决定。

    暴风雨越来越激烈,整个船体的波荡也越来越大。

    忽然,一道细小的手机提示音传来,打破了这道宁静。

    祁墨池微微一愣,立刻掏出手机,眉梢却忽然舒展开来,“墨池,蓝斯他们已经改变航线,按照暴风雨移动的相反方向过来,所以他们不会预期抵达的,你们也快转移。我现在很好,我会想办法逃离出去的,你不用的担心,更加不要用巨大的财产来换取我,这样我会内疚。”

    祁墨池立刻下令,“立刻打开雷达搜索,避开暴风雨移动方向,全速前进!”

    与此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慕烟苒会给他发短信,就能说明她还很安全,立刻回信,“别乱动,待在船上等我。”

    瞬间,旁边的指挥官立刻喜笑颜开,下令得同时也很期待他到底接收到了什么内容,才会如此快的就决定下来。

    放下手机之后,祁墨池瞭望远处的暴风雨,“让米国航空部们支援,我要在半个小时后锁定蓝斯舰艇的绝对位置。”

    “这,这怎么找?”指挥官很是疑惑,“茫茫大海,各国舰艇捕鱼船都有很多,像蓝斯这样的舰艇自然不会出现在各国标志的雷达上面,就算扫描到了,也不清楚是否是蓝斯的呀!”

    “用这个。”祁墨池将手机递给他,“我要这个手机信号位置的跟踪!”

    只要技术发达,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指挥官顿时恍然大悟,立刻联系各方力量支援,展开搜索。

    ……

    “喂,你好没有?”外面的船员开始拍打厕所的门,呼唤着,“都十多分钟了,你还不出来?在你们睡觉么?”

    慕烟苒大惊,立刻将手机藏回内衣,自然也错过了祁墨池的会信。

    连忙整理好,打开门,朝着那人面无表情的吼道,“催什么催,用你家马桶了吗?”

    “……”船员顿时被噎住,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慕烟苒双手带着手铐,动作不能太大,甚至很是缚手缚脚,得想个办法把这个玩意去掉。

    回到了船舱内蓝斯所在的位置,依然是一脸苍白的坐在他旁边。

    可能是还没有行驶出暴风雨的范围,船依然很是摇晃,慕烟苒还真的觉得自己有几分晕船,胃难受的要命,脸色很毫无血色。

    蓝斯挑眉,让人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晕船?多喝热水!”

    慕烟苒微微一愣,诧异的看向蓝斯,没想到他还可以这般关心人。

    举起了双手,试图说道,“反正我也逃不开,不如把我解开。”

    蓝斯挑眉。

    慕烟苒继续说,“反正我又逃不出去,你不捆都一样。再说,这手铐很重,我手关节都被勒出红印了。”

    蓝斯一看,“呦,还真的有红印了。”

    “嗯,所以你给我解开吧。”

    “为什么?又不是我被勒出。”

    谈判失败!

    慕烟苒气馁的翻白眼,坐在旁边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忽然,一道巨浪打啦,整个船开始摇摆,慕烟苒一个不稳,直接往后一仰,跌在蓝斯身上。

    “我去,你这女人……”蓝斯也失去了重心往后一仰,身体上砸了一个人。

    慕烟苒顺势将手一举,直接用双手套住蓝斯的脖子,瞬间两人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蓝斯被撞的胸口很疼,甚至破口大骂,“你这臭娘们,故意的!”

    慕烟苒没了手借力,也爬不起来,干脆就压在蓝斯身上,“我让你解开我手铐,你偏偏不,这个时候怎么能怪我呢?又不是我把船踹动的!”

    “你要是有那个本事,你也不用待在我这里了!”蓝斯气急败坏的将她抱起来,却忽然不想解开她的手铐了,目光一扬,“喂,我觉得干脆我不把你还给祁墨池了,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我……”慕烟苒大惊,立刻想要起身,却被蓝斯牢牢的按住了胳膊。

    立刻转移作战方式,想将自己的双手从他胳膊处拿出来。

    可是蓝斯比她更快,强行的不让她拿走,“拿走干嘛?刚才套上来可费了不少力气。”

    ‘你……”慕烟苒气急败坏,偷袭不成反被控制,气呼呼的瞪眼,“放开我!”

    “不放!”蓝斯反其道而行,甚至又朝着她的脸靠近,“这样挺好的。”

    很诡异的姿势。

    蓝斯坐在沙发上。

    慕烟苒坐在蓝斯的大腿上。

    而她的手,看起来像是环抱他的脖子。

    这般看起来,很像亲密的情侣才有的动作。

    慕烟苒咬牙,身子往后一仰,手顺势的往下一滑,双手的手铐链子顿时滑在蓝斯的后脑勺处。

    一股锐击的疼痛传来。

    蓝斯暗吼一声,翻身将慕烟苒压在身上,“臭女人,信不信我现在办了你。”

    说完,一只手捞起慕烟苒的大腿。

    慕烟苒立刻脸色一白,如临大敌。

    下一秒,原本就难受刺激的胃,直接受不了这一下的颠簸,直接吐了出来。

    “呕……”

    所有的呕吐物,全部吐在了蓝斯身上。

    瞬间,他脸都绿了!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弄走!”立刻将她的手从直接的脑袋上摘掉。

    可是却发现,手铐链子缠住他的头发,瞬间吃痛的倒吸一口冷气,怒吼道,“解开,把手铐解开。”

    总算得到释放的慕烟苒,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担心下一秒,船身继续颠簸,她又继续吐了出来。

    蓝斯不想待在这里了,感觉又脏又臭,他现在必须马上去洗澡洗换衣服,“把她留在这里,让她吐个尽心!”

    丢完这句话,就像逃了一样的跑了。

    可能因为,太恶心了!

    慕烟苒瞬间高兴起来,哈哈大笑着,然后下一秒,继续难受的呕吐。

    ……

    渐渐地,船偏离了预定航线,也原离了暴风雨,海面上只剩下一些微弱的不足以撼动船身的风与小雨。

    蓝斯正在洗澡。

    恨不得洗八百遍,还将那些衣服给丢掉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穿上干净的衣服。

    但是绝对不能在回想刚才那一幕,否则他也会恶心的吐出来。

    只不过,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些奇怪。

    刚才漫步脑子的恶心,没有想那么多,如今想来,好像……

    是的,他刚才压在她身上的时候,感觉她身上某处……

    没有其他女人的柔软,反而有些硬!

    没错,是硬!

    反常,绝对反常!

    瞬间,蓝斯站了起来,慕烟苒身上肯定藏了什么!

    ……

    “祁总,已经发现信号源,应该就是蓝斯的舰艇,对方目前距离我们二十海里的距离!”

    “很好!”祁墨池眯着眼,“水手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完毕,等待指示!”

    “嗯,十五分钟后,集体夜渡,找准机会就潜入对方的舰艇!”

    “是!”

    祁墨池回过头,朝着指挥官说,“这里全部交给你了!”

    “祁总,你这是?”指挥官微微发愣。

    祁墨池脱掉外套,直接往外走,“我亲自去救我老婆!”

    ……

    慕烟苒晕了一会儿,船平稳之后,她晕船的症状也渐渐消失。

    双手得到了解放,她开始用房间内的一些东西来收拾被她弄脏的一切。

    还要,干脆直接将外套脱掉。

    忽然,大门被打开,换一身衣服的蓝斯走了进来。

    慕烟苒警惕的看向他。

    蓝斯目光微微眯着,却始终注意着她的某处。

    慕烟苒一怔,难道被发现了?

    整个后背顿时发凉,却偏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吼道,“你看什么?”

    蓝斯收回目光,冷哼,“吐完了?”

    慕烟苒点了头,“好点了!”

    “正脏!”蓝斯环视了一圈之后,嫌弃的挥了挥手,“这里太丑了,你跟我出来!”

    “干什么呀?”慕烟苒没得到回答,反而被强行的拉出了房间。

    最后,蓝斯将她带到了一间房间内,将她退进了浴室,“脱衣服,洗澡!”

    “……”慕烟苒脸色一白,“蓝斯,我警告你,不能对我这样!”

    “放心,我对非处女不感兴趣。”蓝斯又洁癖,不是处女不碰,所以他的人都是固定的,但是只要被送出去陪别人,那么也就表示那人被她抛弃了。

    慕烟苒的脸色得到了一丝缓解,只要不是就还好。

    “去呀,洗澡呀,你不觉得你身上很脏么?”蓝斯冷哼,目光一直盯着她。

    慕烟苒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炙热的目光下,脱衣服洗澡?

    “那你先要出去才行!”慕烟苒准备关上门,却被蓝斯拦住。

    慕烟苒一怔,疑惑地看向他,“你到底要做什么,一次性说完好不好?”

    “洗澡,我不碰你。”蓝斯简单的说道,“但是不允许关门。”

    “……”慕烟苒气急,“那我不洗了!”

    她怎么可能会在一个男人面前宽衣解带?做不到!

    “不洗?”蓝斯冷哼,“我非要让你洗澡了?”

    蓝斯忽然逼近慕烟苒,将她直接比在狭小的墙壁直接,直接拿下淋浴开水,朝着她身上就是一阵乱淋。

    “喂,喂,你这个疯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帮你洗澡呀。”蓝斯看着慢慢变湿的衣服,冷哼,“把衣服脱光,全部扔出来!”

    “……好,只要你出去,门不锁,半掩,我脱,脱光了给你好不?”慕烟苒气的咬牙切齿,没见过如此过分的男人。

    “嗯。”蓝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退到了浴室外面。

    慕烟苒浑身湿漉漉的,不脱衣服也觉得难受。

    只是,藏在内衣处的某样东西,她百分之百的确定蓝斯是发现了。

    “喂,你在不脱,我又进来了!”

    “马上!”慕烟苒气将门关上,然后背靠着门,缓慢地脱自己的衣服,牛仔裤,衬衣,然后内衣。

    全部一股脑的甩出去,“你这个变态,你要的衣服拿走拿走!”

    说完,快速的将门关上,整颗心扑通扑通的叫。

    立刻用浴室里的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手上拿着那一个已经被水淋湿的手机。

    不行,这个东西绝对不能被发现!

    可是,她得藏哪里了?

    忽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伴随着蓝斯的暴躁声,“我说过,不准锁门的!”

    “你要的衣服我都个你了,你还要做什么!”慕烟苒气的大吼,胸口也因为气的而起伏一上一下的。

    蓝斯冷哼,忽然门锁传来一到响动。

    门被打开了。

    慕烟苒瞬间目瞪口呆,依然不忘记将手背在后面。

    “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不老实!”蓝斯面色带着怒气,一步一步的踏入浴室,“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慕烟苒一步一步的往后退,蓝斯一步一步的逼近,热水在两人身上游走。

    慕烟苒已经无路可退。

    蓝斯一把抓住她的浴巾,冷哼,“不交出来,我用强的呢?”

    慕烟苒脸色立刻一白,慌乱的看着蓝斯。

    而蓝斯,却因为耐心被用光了,直接用身体顶着她,两人顿时挨在一起,连热量开始互相传递。

    蓝斯的手,放在慕烟苒的小腹上,果然,此时上是软的。

    慕烟苒大惊,“把你的手拿开。”

    “你为什么不用手推我了?”蓝斯猛的出手,将她翻了个面。

    瞬间,慕烟苒面紧靠着墙,背在后面的手瞬间露了出来。

    蓝斯眯着眼,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手机,紧贴的身体却没有让开,“慕烟苒,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否则就算我不碰你,我也会把你赏给我的兄弟们玩玩。”

    瞬间,冷汗浃背。

    蓝斯冷汗一声,转身除了浴室,留着她一个人无力脆弱的背靠着墙,瑟瑟发抖。

    手机是防水的。

    而且他认得出来,这是妙儿的手机。

    这女人,还真有点小聪明,妙儿的手机居然也被她拿到了手机。

    手机内有一封短信,未读。

    但是其他信息却被删的一干二净。

    蓝斯看着短信上的字,不用猜测都知道是谁发来的。

    立刻气的将手机摔成两半,强行的将慕烟苒从浴室里面拖出来,“不错呀,挺聪明的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
  sitemap